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有诗人生才精彩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重生小说
摘要:伴随着诗的人生一路走来,却在诗的圈子里迷茫、胆怯,一度停止写诗,文友们的精神,莫言等文学前辈们的写作精神,尤其我与汪国真通俗诗极度相似,让我好像饱尝了一次思想的洗礼,终于重新踏上诗样人生旅程。    小的时候我们一路背诵着古人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那种通俗易懂的表达,那种合辙的韵律,那种优美的意境,从那个时候就在我们心里播下诗的种子。   上学的时候诵读着毛主席诗词《沁园春雪》一路走来。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毛主席以坚定的自信和伟大的抱负,写出了震撼千古的词语,发出了超越历史的宣言,道出了改造世界的壮志。那一刻思接千载,那一刻洞悉未来,那一刻豪情万丈,那一刻傲视古今。   我感叹毛主席诗词的豪迈气势,更被毛主席诗词的遒劲文字所折服,常常朗诵着就进入了那种气势磅礴的意境,浑身充满着斗志和无比的力量。   “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我们背诵着周恩来总理这气势宏伟诗句,雄心勃勃地进入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建设中来,伟人的诗鼓舞着我们的斗志和信心,伟人的诗让我们充满了青年人的抱负和远大理想,周总理的精神鼓励着我们坚定不移地走向充满幻想的人生。   学成归来的我开始从事外语工作,一度痴迷于字母文字,整天充斥在脑子里的是西方国家的社会文化、风土人情、语言交际等等,觉得是在空中楼阁里跳舞,又像无土栽培新奇怪异的东西。总之,是在搞一些脱离生活情趣的东西,为了事业,可能必须那样。但是,看似很高雅,甚至被人投以羡慕的眼神,我却觉得没有多少快乐。因为这一段时间,诗远离我去,诗在我人生中形成空档,那是我艰难和低迷的时段。   我觉得好像纤夫一样,光着脚丫子,深深地弯着腰,在江边浅水里使劲地拉纤。乌哩哇啦地呼着号子,没有自己目标,随着一群人吆喝着,无奈地撒着欢,疲惫地在泥泞中行走。又像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部落,在教授这群人公共语言,沟通尚且困难,哪里还有诗,即使有诗,有谁能懂。但是我骨子里那诗的欲望在燃烧,有时碰到一篇英文诗,便有着强烈的渴求,蛮有兴趣地去欣赏、去研究,但终没有太多的快感。   后来离开专业,走上领导岗位,终于有了诗的土壤。我的讲话、讲座便有古体诗文字开头,便有现代诗在高潮时激情,在讲演结束时也过一把诗隐,把气氛再一次推向高潮。我在工作中经常采用诗体文字,觉得那诗体文章的分行、成段就有着美感效果。我制定的一些规范、规则、制度甚至用古体诗的格式呈现,便于记忆遵守。   文化建设更离不开诗词、诗歌的诠释,这样更能达到理想效果。而且横成行、竖成排的文字整齐美感效果和美图相得益彰、相映成辉。仅是因此创意,受到国家级、省级、市级相关部门领导对我的这一做法赞不绝口。一时间我小有名气,使我更加迷恋、如痴如狂,我感觉到了诗样人生。   我并非中文专业,写诗是我的乐趣和向往。我没有从写诗的基本知识、专业技能技巧开始学习,我是在写作中成长,有感而发,有悟而诗。有意境、有气势、有深度、有思想、语言通俗易懂,表意性极强,读起来有诗的强烈磁场。被朦胧诗的爱好者们认为很直白,却被不懂诗的人很推崇,因为说出了他们想说但却表达不出来的思想和观点。我沾沾自喜,又惴惴不安。   江山文学网给了我鉴定的平台,我就像一个跃跃欲试的毛头小伙一股脑地发表,得到鼓励和肯定,有时得到极其宝贵的指点如获至宝。这段时间我把古体诗韵、现代诗歌玩了个淋漓尽致,说出了好多心里的思想,抒发了无限情怀。   之后我又小试散文发表,竟然有半数精品;我开始尝试小说创作,多半成为精品小说。我开始迷恋写作,疯狂发文。半年有余,与江山文学签约;不足一年,成为江山之星。所有这一切都是诗打开了写作之门,诗的光辉照耀着我,给了我走上写作的勇气。   后来我写的一首现代诗《邂逅》成为精品,这使我万分狂喜,比拿到十个散文、小说精品还激动,因为诗是我的最爱,我跳起来还是可以摸到诗人的肩膀。   写小说让我为之动情,我会扮演每一个塑造的人物,揣摩人物个性、心理特征,在故事里语言对话、心理活动,推动情节的发展、高潮,表达主题思想,达到小说思想作用和教育意义。我写散文需要动脑,而且,是在我多姿多彩、喜怒哀乐等生活和多种体验在一刹那因为一个邂逅而爆发时才能写,是可遇不可求的。有时经过几年、几十年的沉淀,就像白酒一样,经过陈酿发酵,才能酿成最美的甘醇。而写诗只要有话想说、有情可抒、有感而悟就可乘着灵感尽兴;甚至看到社会的阴暗面、不正之风,便可奋起批判,发泄愤慨。简单几句话,就可以倾吐为快,换来轻松、超脱、爽然的心情。所以,写诗我是一种享受,越写心情越好,已经成了与我分隔不开的最爱,轻松而快乐。而我虽然能写好散文、小说,但很辛苦,是累之后的快乐。   我曾一度迷茫,也是浮躁心理作怪。因为写小说给我带来了成功体验,写散文让我不断获得心里快感,而写诗一直处于低谷,一而再,再而三地不能如愿,我很悲观消极。我跨不过写古体诗韵对仗工整那个坎,我阅读现代诗歌,高手们的朦胧诗让我丈二摸不着头脑。连诗都看不懂的人还怎么写诗,种种暗示给我的结果便是我写的那不是诗,那是不伦不类。思想上自己把自己打到了,我不敢写诗了,甚至觉得自己不具备写诗人的文学功底和心理基本素质,只是凭一时灵感胡乱涂鸦。   矛盾思想之时,我开始浏览网络写诗作者,发现有好多已经发表上百首,无一加精而笔耕不辍、津津乐道。我敬佩这些人的坚韧不拔、锲而不舍,定当能成大器,开始嘲笑自己的懦弱和胆怯。但是我并没有真正放下写诗,在我的小说里依然不断表现我对诗的情有独钟。根据人物角色的文化水平,我设计小说人物以诗对话、人物对诗,我甚至为了写诗把小说人物写成像我一样的所谓诗人。一篇小说,惊现几首甚至十几首小诗。我写完小说,也过了一把诗隐,却把一个疯狂爱诗但又没有勇气的胆小鬼暴露的像乞丐一样可怜。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压抑,压抑了长达近三个。我对诗狂热的内心需要,却畏惧自己的诗登上诗的交流平台,不敢以个性诗作呈现在读者面前,那是多麽压抑和痛苦啊。   我在痛苦中挣扎,我在痛苦中徘徊,我在痛苦中继续压抑诗的创作。没有诗的日子是暗无天日的,没有诗就像没有阳光一样,那样阴森恐怖,那样悲切寒凉。于是,我偷偷小作在QQ日志,以弥补我无诗空档的寂寞,疗伤无诗的时空对我的创伤,慰藉无诗的煎熬。真的到了,没有诗我断难呼吸,怎能苟活的境界。   我在无诗的这段时间没有停止过反思,没有停止过为自己再度写诗寻找理论依据和成功人的经验。无聊中我开始阅读,一本两年没有读完的《莫言文集》,每日午休我要看上几页。莫言的写作经验里说道“把坏人当成好人写,把好人当成坏人写,把自己当成罪人写。”一时把我惊吓不已,我想莫言是不是疯了,然后又想,也许功力深厚的作家才有这种体会,是真正达到写作的最高境界。我只不过是个尚未修炼好的霹雳狐子,哪里懂得成仙之后仙界的道理,便半信半疑,却又不得不深信不疑。   散文前辈欣雨文萃老师讲:散文可以用不太合乎语法的句子,跳跃、单列,达到读起来明白,念起来悦耳的效果。散文尚且如此,诗则更然。   我在文友空间里读到《缅怀汪国真》,他的诗通俗易懂,凝练向上,好像一缕缕清新的春风,击打着我的心,引起我强烈的共鸣,唤起了我重新写诗的信心。汪国真的诗语言通俗,甚至直白,浅显易懂,适合大众群体阅读,尤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掀起了“汪国真”热。有一些人批评汪国真的诗像格言、像口号、太直白,汪国真不以为然,继续走自己的路。就像莫言说的那样,只要自己认准的路,就要坚持写下去,哪怕最后剩下一个读者。在一次售书签名会上,汪国真发现读者找他签名的书全部都是盗版,但他笑了,他关心的不是经济利益,而是他的诗被更多的人认可了。为什么被盗版,是市场需要旺盛,也就是读者喜欢读他的诗。   这些事对我触动很大,之所以这些人能够成功,是因为他们的执着坚持,能经受热嘲冷讽,能够承受别人尖锐的批评,坚持走自己的路,闪亮自己的特色。   实际上任何事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尤其现代诗歌的变化更大,好多人,甚至写作圈子的人都不知道什么叫诗。过去的古体诗讲韵律、讲对仗,要求严格,后来人也并不完全遵守古人的做法,也在改变,只是利用那个文体,表达思想是目的,不太看重是否严谨。现代诗就宽松多了,汪国真的诗,以前的那些名家,还有基本的韵律,后来人就不管这些了,一行诗可以标点,可以半截句转下行。韵律可以不讲,但诗的灵魂和性格还是要有的,那种朦胧的美,诗的意境、气势还是有的,否则就不叫诗了。单从字面看,像抒情散文分行而置,所以好多写作的人都不知道是诗还是散文。   诗的创作五彩缤纷,各有风采是必然的。不能因为写不成和别人一样风格而失去信心,只要保持诗的基本特点就足够了。按照自己的风格,走自己的创作模式,只要自己喜欢,没有必要要求自己和别人完全一致,有自己的个性特点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我的思想如同经受了一次洗礼,我觉得明白了许多。继而诗的创作激情如雨后春笋蓬勃而发,跃跃欲试的心里回到了我的身上,我又像一个毛头小伙子,开始在诗海里乱撞。   我吮吸诗海的营养,我在诗的环境里被熏陶而成长。我时而古诗风韵,感受古人发明的韵律和谐;时而现代诗歌,飘移朦胧的边缘,进入那美好意境,创作那波澜壮阔的瞬间,力求多一点韵律,极尽所能合辙押韵的美感。   我荡漾在文学的海洋,张开思想的翅膀,扬起智慧的风帆,驾起诗的航船,开足灵感的马力,乘风破浪,谱写新的诗篇。   愿人生有诗相伴,精彩的人生,诗样人生。      武汉看癫痫的好医院有哪些武汉治疗癫痫去哪里才好沈阳的专科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武汉羊羔疯哪里治疗效果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