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缘聚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哲理散文
一   平,是我隔壁商铺卖鞋的老板娘。她叫秀平,我叫她平。平的男人是我浙江老乡,他叫瑞龙,来自于浙江温州。我和他们有缘在同一个市场经营着商铺。   瑞龙的玲珑长相一看就是个南方人,外观有着明显的浙商精明血统。也许是地域原理?或是吃大米原因?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南方人高大肥胖者少见。亲不亲故乡人,在二十多年前的北方与老乡处邻居倍感亲切。我们俩个家庭同属南北结合,有许多话题相对一致。   十几岁就离开家乡的瑞龙,跟着老乡来山西运城闯荡。经过多年闯荡与磨炼,瑞龙已成为一个独立经营者。在一次老乡聚会中他有缘结识了在饭店当服务员的平。   平,家里姐妹众多,她是老小。父亲早在她幼年时已故!平和大哥大姐们相差二十多岁!属于典型的中国式小姨大外甥。在她十二岁时母亲去给城里的大哥家照看孩子,因此把小女儿平丢给本村已婚的另一个女儿,平的小姐姐。   十二岁的平个儿很小,从小营养不良的她瘦瘦小小,比同龄人矮一头。可怜的小身躯能被大风刮走!就这小身板在姐姐家还得当劳动力使唤。姐夫认为平是个累赘,是个负担!他这个当姐夫的不应该供养着她!所以整天不给她好脸色,每天把她当佣人使唤!动不动还得找点茬揍她一顿。   上小学五年级的平,胆儿特别小,性格内向,说话走路做事都是慢腾腾地,弱弱地很小心地那种!平有一颗纯真善良的心,还有一股子仁义的劲。   同班的女友妞娃读不进去书,一心想退学,一个人退学又不好意思。她看准了体格弱小,性格糯弱的平,她鼓动平和她一起退学:“平,咱不上学了,上学没意思,和我一起退学吧?你看你姐夫因为你在上学,家里干的活少,天天地借故骂你打你!你要不上学了他就不会打你了。”   平天生胆小,对妞娃的提议没了主意,不懂得自己该咋办?这蛊惑她的妞娃又是她唯一的好朋友,两人住隔壁,从小玩大的同伴,不听她话又怕得罪了她,胆小软弱的平被妞娃连哄带吓,矛盾地成了她退学的同盟军。   退学后的平,在小姐姐家过着忍饥挨饿的苦日子!她每天干着与身体不符的超强度劳动,时不时还要遭姐夫的嫌弃与打骂,姐姐家里的日子,让平度日如年。平恨母亲狠心丢下她,恨无情无义的姐夫像语文书中的周扒皮。无助的平经常一个人默默地流泪,煎熬地度着苦闷的日子……时间就这样熬过了两年多。   这年底外出打工的村人,陆陆续续都回来了。十五岁的平也想出去打工,摆脱在姐姐家的痛苦生活。她一次次去找回村的这帮人,终于说好了开春后带她一起去打工。平终于摆脱了在姐姐家的牛马生涯。      二   没有人为瑞龙和平操办婚礼。爱不在于形式,感情的深厚在于相互重视,日子过的就是要个简简单单。   平的妈妈病重在床,眼看着将不久于人世!她催促平和瑞龙趁她还有一口气在,赶紧结婚了却她一桩心事!   平回想起那年退学后,每天不停点给小姐家干活,一大早起床去蔬菜地里干农活,等姐姐俩口出工后,她便收工回家带俩外甥。喂猪喂鸡,洗衣服,干完所有家务活,做好中饭等姐姐俩口下工回来。下午俩外甥睡着后,她得去砍捆柴,有时破上两外甥淘气打碎家中物品,姐夫回来她还得挨揍。   妞娃是平受了委屈后唯一能倾诉的对象,妞娃的一点点安慰也能让平静心,让平满足。诉一诉,哭一哭,忍一忍,事情也就过去的了,日子还得过。   可怜的平,最后连这一点点小安慰也被剥夺了!鼓动她退学的妞娃,回家后因承受不了干农活这份辛苦!没多久便开始央求父母她要回学校上学。本来平受了委屈还能找妞娃说说话,这下妞娃出尔反尔丢下平返回了学校。   这时的平面对生活一片迷茫!她属想回学校比登天还难!自私自利的姐夫,怎么可能放走平这个免费的保姆呢?形单影孤的平日子更难熬了……   平心酸地说着过去,微笑地看着今天。结婚后的平小日子越过越甜蜜,小俩口租了一个店面过上了安逸的日子。店铺属人性化市场,有楼上楼下,可以居家过日子,楼上住平一家三口,楼下门店卖鞋。平一边做生意一边养育女儿,勤勤恳恳做买卖,踏踏实实过日子。比起成家前,平觉得自己现在生活在天堂。      三   平向我讲述着与瑞龙的相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五年的打工生涯,平已出落成窈窕淑女,清清纯纯。瓜子脸上翻着红云,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五年的饭店生活让原先矮小瘦弱的平猛窜了一截,当时的平不算美若天仙,却有一副仙骨临凡的气质,清纯秀丽的平招惹得瑞龙两眼放光,怦然心动。那天瑞龙和一伙老乡去平当服务员的饭店吃饭,平那清秀的外表和温柔可人的态度,给瑞龙留下深刻的印象。回去后的端龙满脑子都是平的一颦一笑,想到平秀丽的蓉貌,他心儿突突狂跳,掩饰不住心中的阵阵冲动,似有一股燥热的电流袭击着他全身。瑞龙知道自己爱上了可人儿秀平。很快平便被瑞龙猛烈的攻势所捕获,两个苦人儿终于堕入了爱河,两颗孤独的心有了彼此的安慰!平恋爱了!心不再孤独……   五年的打工生涯,平过得心静,饭店服务员没有重大体力活,饭店管吃,生活稳定。平除了租个小房子要交房费外,工资基本不动,眼看着本本上的数字越来越大,平想着日后自己给自己添点嫁妆。她把饭店当成了家,勤快的她做事踏实,闲遐时间也在饭店,见啥干啥,从没请假休息过,五个除夕都在饭店过,深得老板俩口器重。   平恋爱的这年,家中的老母亲病倒了!家里五个姐姐都不愿出钱送母亲去医院,大家认为老人是带孙子累病的,自然有当儿子的承担医药费用。然而儿子不当家,一帮姑子们都不肯出钱,当大嫂的便要把病婆婆送回老家等死。最后几个女儿一合计,以看病为由,把个老娘送到在打工的小女儿平身边。老实善良的平把母亲送进了医院,看着病怏怏的母亲,平阵阵心疼!她不再怨恨那些年母亲狠心丢下她!不再怨恨母亲让她没有了家。她心疼此时有气无力的母亲,她理解了当初为什么母亲不带她一起去哥家。   母亲出院在平小出租屋继续调养。平为母亲花光了五年的积攒。想不到母女俩分别七年之后的团聚却是在母亲的生死关头。母女俩在小屋里静静地守候了三月余。   我先于平转让了商铺。小保姆自顾贪玩,促使我一岁多的儿子两次走丢,受不了如此惊吓的我,决定回家安心带儿子。不久瑞龙也带着平和女儿回了温州老家……      四   多年后我接到来自瑞龙的电话,惊喜之余才知道他们离开后,回老家温州住了两年,又先后转了几个城市,中间换了几个行业,而今又回到了运城市,开了一家家具厂。离别十几年的老友又联系上了!电话里听着瑞龙带着亲切的,浓重的南方腔普通话,心里甭提有多高兴!   瑞龙和平像候鸟样飞来飞去换地方。再次见到他俩又过去了几个年头。这年他们把女儿送到我住的县城来上高中,巧的是和我儿在同一所学校就读。原来他们在运城干了两年又搬迁到了郑州。省会郑州有个大型家具批发市场,合适他们把生意做大,他们瞅准了把郑州当落脚点,在郑州一干又是六个年头。经过六年的发展,家具厂业已具规模,批发市场里也有自己门店,还有一批固定的客户。   从儿子上了高中,我也不再东奔西跑。想安心当好儿子陪读,由此真好,平在学校旁边租了一套单元,由我来兼顾两家孩子的生活起居。对待俩孩子我不分彼此。   缘份让我们再一次相聚。   我与平有同胞之亲,手足之情。当年俩人结下的深厚友谊,经过近二十年风雨,犹如陈酿老窖般香淳。两双手再一次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彼此珍惜着这份厚重的情义……   我与平一南一北交叉相嫁,平到了瑞龙老家,不适应南方的海边生活。吃不惯大米,闻不了海鲜,不服江南水土,整天有气无力,病怏怏,不得已只好又返了回来。而我嫁到山西,则吃不惯面条,喝不了米汤,从吃不惯到主动做,我克服着这一漫长的过程。   平难忘当年我的义气,她至今难忘当年她俩口吵架出走一事。当年她和瑞龙因一点小事吵架,嘴笨的她在端龙面有理说不清,嘴官司打不过瑞龙,一气之下丢下女儿离家出走。   我把平藏在家里没告诉瑞龙,目的是要惩罚瑞龙,让他独自带一带孩子试试。其实我只瞒了瑞龙一晚上,只想让他尝尝独自带孩子的辛苦滋味!我知道平是生一时之气,当时丢下女儿跑出来非本意。一晚上她想女儿想得彻夜不眠!趁她早上熟睡时,我悄悄跑去店里告诉瑞龙,数落瑞龙几句,嫌他不懂得呵护珍惜平。又吩咐他装作不知,带上孩子来我家找我……   我们两个一样的南北结合家庭,同在北方生活二十多年的南方人,却是两种载然不同的生活。瑞龙至今仍然保持着南方的饮食习惯,当了二十多年北方人,最终也没被北方同化。而我则巳成为了北方的俘虏。我不仅吃北方饭,我还会做各种好吃的北方饭,因为我嫁到了北方…… 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请问癫痫病的发作是什么原因武汉治羊癫疯的医院怎样武汉治疗癫痫十佳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