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残页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哲理散文
摘要:中国与日本一衣带水,希望我们的国家世代邦交,永无战事。说完这番话后,老人坐在窗前,陷入了深深的记忆当中。智子告诉我,自己是老人的养女,母亲云子终身未嫁,她的心里除了酒井光夫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了。 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在即,作为《山河》杂志社的金笔王,我被主编派往黑龙江省虎林市。临行前,他意味深长地说道:“采写抗日题材的文章必须深入生活,那里是你的故乡,派你去再合适不过了。切记,一定要深度挖掘那些尘封的历史事件,相信你会写出让读者满意的作品来。”不得真金不归来!魏和平你是最棒的!我在内心暗暗为自己加油。   一周的时间快似白马,我在魏家铺子看过三爷爷耕地时挖出的日军指挥刀,锈迹斑斑。往事不忍回首,九十六岁的老人对我说:那一年啊,你爷爷魏勇义和全村的壮劳力都被小日本子抓走了。小鬼子要在大山里修工事,他们怕苏联大鼻子抄自己的后路。三百多人就跑出我一个来,得伤寒病的,狼狗咬死的,机枪打死的,还有累死的。那黑松林下面都是全村的寡妇们埋的衣冠冢啊!尸骨无存呀,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两行清泪滑过沧桑的脸颊。继而,是长久的沉默。我没有打断老人的回忆,停下笔,再一次把目光投向黑黝黝的虎头山。连日绵绵的大雨终于停下来了,半块残月挂在幽蓝的夜空,秋虫缄默,清风无语,虎头山显得尤为静谧。站在山脚,头上的月光划开树荫落在湿漉漉的枯叶上,无声无息。黑松林下成川字型排列着三百零三座坟堆,月光如泄簇拥着群山。我在每座坟前都摆上了一支黄菊花,肃立片刻后默默地鞠了三个躬,我知道那三百零三支黄菊花中有一支属于我的爷爷。父亲数次讲诉过的虎头要塞就沉睡在这荒草丛林之中,我的爷爷和全村三百零二个劳工的亡魂早已笑慰九泉。每每想起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翻涌的波涛就在身体里激荡着,仿佛要冲破这道肉体的禁锢,不由得我把控。思绪就这样一次次飞进了六十九年前的那个秋天,飞进了那个战火燃烧的岁月。从三爷爷家出来,我深深吐了一口气。连日阴雨带来的压抑一扫而光,这里的月亮温和地照在头顶上。魏家铺子是我父亲的出生地,那种亲切感让我丝毫不感觉陌生。马上就结束此次采访了,我的脑海里满满的都是素材,真是不虚此行啊。第二天,在村里找了一个向导,我决定登山去探访虎头要塞。脚下就是当年日军的军事重地,东方的马奇诺防线。由于雨水常年累月的冲刷,不时有长着绿锈的子弹壳露出地面。我在中猛虎山钢筋混凝土的巨大堡垒旁拍照留念,之后就再无游览的心情了匆匆下山而去。   我的案头放着一个纸张泛黄的牛皮笔记本,上面的几张残页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日文。这是离开魏家铺子的时候,三爷爷送给我的。他说:“这是消灭小日本那年,我避雨时在山洞子里捡到的。我猜想是日本鬼子的密码本,你也许能有用。”凭直觉,这个残缺不全的小本子非常珍贵,它在我手里忽然之间变得沉甸甸的。可是我不认得日文,只得求助远在东京求学的侄子帮助翻译成汉语。我把日记本的内容用电脑传了过去,然后静待回信。三天后,侄子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打来国际长途。他说:这个日记的内容非常珍贵,不是什么军事密码本,而是一个叫酒井光夫的日本兵写给恋人云子的。电脑里显示日记的译文如下:   昭和20年4月7日晴天   亲爱的云子:非常想念你,你好吗?离开日本以后,我非常想家,想北海道登别的温泉和滑雪场。想那些会泡温泉的猴子们,想我们堆在海边的雪人。我来到支那战场已经三十天了,这里的气候和北海道没什么差异。此刻,我是坐在冰冷的地下工事里写日记的,你知道这是我的老习惯了。你在学校还弹钢琴吗?还记得每到秋天芒草摇曳的午后,我们一起坐在山坡上看天空奔流的云朵吗?你说天上有条浩瀚的大河,白天流淌着白云,夜晚流淌着繁星。真的很美,很美。今晚的星空和北海道的一样,那颗天枢星还是那么明亮耀眼,这是我刚才站岗时看到的。小野队长很凶的,不让我们给家里寄信。所以,很抱歉。只能写在日记里了,希望有一天你能看到。如果胜利了,不,一定会胜利的。小野队长说:天皇必胜!如果胜利了,我还会回到学校继续上学吗?这是我愿望,应该也是你的。呵呵。云子,我就要休息了,祝你好梦!晚安!   昭和20年4月28日小雨   还是忍不住写下这些话呀,云子。我想知道札幌校园里的樱花是不是开了呢?你能告诉我吗?没有你的一点消息,小雨淅淅沥沥的让人烦躁。原本我是喜欢小雨的,去年这一天我们一起看樱花的,你的笑声真好听。支那的东北没有樱花,也没有摇曳的芒草,只有呼呼叫的冷风。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呢?做梦时梦到你,我会高兴一整天呢。今天,小野队长非常暴躁,他狠狠地打了你哥哥两个嘴巴。可怜的山田君嘴角流血了,因为他忘记了擦拭炮身。唉!如果有地狱,我祈祷小野下地狱。每次写完日记我都会把它藏在岗哨旁的石头缝里,很隐秘的,只有山田君知道。小野每个周末的夜里都会喝一瓶清酒,然后不停地唱歌。难听死了,真是难听啊。又要站岗去了,如果让那个家伙发现我就完蛋了。就写到这里,想你的光夫。   昭和20年8月9日有雾   云子:战斗就要打响了,苏军在乌苏里江的彼岸集结了大量的兵力,我很紧张。山田君得了痢疾,很严重。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来,一周前小野就把他与我们隔离了。这是一场传染病,已经死了很多士兵。我的身体很棒,你放心。胜利之后我们就可以见面了,真想听你弹钢琴啊。还是弹那首贝多芬的月光曲好吗?再过三天就是我十九周岁的生日了,还能为我唱首生日歌吗?拜托你了。   看到这里我的心中也同日记的主人一样,似乎又听到了1945年4月28日晚上的那场小雨,还有小野狼嚎般的歌声。眼前慢慢浮现一个穿着军装的日本青年嘴角挂着无奈,伏在弹药箱子上写日记的情景。惨白的灯光下,他唇上淡青的茸毛若隐若现。译文一共三页,经年历久的日记残破不堪。侄子抱歉说,只能翻译出来这些了。这本日记只留下开头的一页和最后的两页,其余都被雨水浸泡得模糊不清了。酒井光夫怎么也没想到,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就在深夜打响,漫天的炮弹如暴雨一样倾泻而下。我一边在脑子里描绘着战斗的场面,一边百度了虎头要塞当天的战况。资料显示:1945年8月9日零时30分,苏军远东第一方面军第35集团军打响了进攻虎头要塞的战役。霎时间,苏军重炮一齐向日军阵地发起猛烈轰击,打得日军措手不及。苏57边防总团在炮火掩护下,首先强渡乌苏里江和松阿察河,占领了日军边防哨所,控制了边境线。接着苏264师和109筑垒守备队经15分钟的火力攻击,从三方面强渡乌苏里江和松阿察河,又在火力掩护下,越过河滩和沼泽地带,向纵深推进5至12公里,切断了虎头至虎林县城的交通,并很快攻人虎啸山麓。   飞往日本大型客机在万米的云海中穿行,我坐在舷窗边发呆。此次日本之行是应山田智子女士的邀请而来,她将揭开困扰我多日的那个历史谜团。思绪又回到一个月前,我采写的稿子主编大人非常满意。可是我并不这么认为,总觉得没有挖到真货。庆功宴结束得很晚,那天夜里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日本兵,隆隆的大炮在耳边轰鸣。突然,我的身体被巨大的冲击波掀到半空,到处都是鲜血、头颅和残肢。我被自己的大叫声猛然惊醒了,原来是个恶梦。醒来后,再难入睡。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我打开电脑,下意识地浏览着酒井光夫留下的三篇日记。他是否还活在人世间?内心竟然萌生一个大胆的念头。如果他没有战死,想必也该有九十岁高龄了吧?我把日记的残页照片传到互联网上,把发现这本日记的过程和汉语译文一并做了说明贴在下面。没想到的三周后竟然有人给我留言了,对方是住在日本札幌的山田智子女士。她是偶然在网上发现了我发的那个帖子,作为战争的遗孤,她对那段历史非常敏感。今年七十二岁的智子说:酒井光夫日记里提到的云子就是自己的母亲。这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书房地毯上被我踩出了一条清晰的小路。办签证,办护照,一路匆匆非常的顺利。直到坐上飞机我才意识到这不是梦,用手掐了掐大腿,痛感神经非常活跃。   飞机缓缓降落在札幌机场,二十分钟后我已经坐在山田智子女士的汽车上了。蓝蓝的天空,万里无云。田野里的九月菊开得正旺盛,不时有一缕缕的香气飘进车窗,悄悄地钻进你肺叶,再也舍不得呼出来。在大仓酒店的房间里,我看到了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她就是山田云子。老人家精神矍铄,听说我是从中国专程来看望她,老人显得有些激动。没想到今年九十岁的山田云子,思路非常清晰。智子的汉语也非常好,就由她充当我们的翻译。云子老人向我讲诉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昭和20年的4月,我的同学酒井光夫参军去了中国的东北,那时我们已经相恋了。尽管我非常难过和不舍,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的哥哥也和光夫一起去的,这让我稍稍放心了一些。毕竟相互之间可以关照的。到现在为止我和光夫分开整整六十九年零八个月十七天,因为我们都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记得很清楚。其实,早在昭和20年9月我就收到哥哥和酒井君阵亡的消息了。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酒井君当年写给我的日记,真的非常感谢你魏先生。中国与日本一衣带水,希望我们的国家世代邦交,永无战事。说完这番话后,老人坐在窗前,陷入了深深的记忆当中。智子告诉我,自己是老人的养女,母亲云子终身未嫁,她的心里除了酒井光夫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了。 郑州市治疗儿童癫痫病哪里最好湘潭最好癫痫医院在哪陕西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癫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