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卖鸡往事_1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哲理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1871发表时间:2019-01-27 10:39:37    鸡在栅栏里叽叽咕咕叫着,母亲的手伸进鸡窝瞬间,我还是看到她的手微微哆嗦了一下。  武汉看羊角风的费用一般需要多少 鸡窝里的两只芦花母鸡被抓了出来,母亲把鸡用绳子捆好,放进事先准备好的一只竹篮子里,还在篮子里撒上了一把野菜叶。老叔推来他那辆破旧的自行车,母亲让我抱着篮子坐了上去,带上我就出门了。   两只下蛋的母鸡,一直在篮子里不安生咕咕叫着。头几次探出花布篮子上盖的布,都被我按了回去。   去市里卖这两只下蛋没多久的母鸡,母亲是下了很大决心也是瞒着奶奶的。这两只芦花母鸡是奶奶从东北老家带过来的,刚刚开始下蛋,决定去市里卖掉它们,母亲是有苦衷的。   前几天家里杀猪,整个猪肉只留下一个猪头没卖之外,其他卖的钱,都给上大学大姑邮寄过去了。留下的猪头,奶奶和妈妈费了一上午的时间刮毛清洗,放在大铁锅里煮熟。奶奶高兴地对我们全家人说:“这个猪头留下来,全家人可以可劲吃个够。”奶奶还说:“本来这头猪是准备过年再杀的,但是我大闺女上大学着急用钱,只能提前杀了。今天终于能吃上猪头肉了,我真是太高兴了!”   煮熟的猪头肉,放在厨房案板上,等凉了再分切给大家吃。结果猪头肉还没等吃上,就不见了。后窗户一直是开着的,家里人都一致认为也许是被野猫叼走了。奶奶一着急,竟然脖子一挺昏了过去,人事不省。家里人叫来了120把她送进了医院,她的肚子莫名其妙肿大起来,宛如孕妇。苏醒过来一瞬,嘴里不时吐着一些污浊物。她眼睛发直,望着房梁嘴里总是不停唠叨着:“猪头,我的猪头肉……”医院几次下了病危通知书。   妈妈却认为奶奶的病肯定是因为猪头丢了着急得的,如果能再买一个猪头回来,兴许她的病就会好。那时候家里穷,刚给大姑邮寄了学费,家里仅有的钱,奶奶住院也都拿了去。再说东北老叔老婶也来了承德,一家三口都住在我们家里。吃喝都是问题,哪有钱再买一个猪头呀。   母亲从医院回家,就为猪头的事犯愁,她坐在火炕上一宿未眠。突然想起院子里养的刚刚下蛋的两只芦花鸡,就狠了狠了心,决定拿到市里卖鸡。   刚下过雨的清晨,一阵凉风吹来,我抱着篮子的手冻得有些僵硬。几次险些把篮子掉在地上,篮子在怀里也愈发沉重起来。母亲费力地蹬着自行车,老旧的自行车稀里哗啦地响,发出强烈抗议的声音。上拐梁的时候,车链子突然掉了下来,车一个劲往后打着转,我和母亲都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母亲很迅速地爬起身,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急忙看了看我怀里紧抱着的篮子,听着鸡在篮子里咕咕叫,才松了口气,她蹲下身摆弄起自行车来。我抱着鸡篮子,站在母亲身边,一辆辆车从身边紧挨着开过,道路上泥泞不堪,不时甩起泥水溅了我和母亲一身。由于拐梁道路属于很窄的小山路,过往车辆一辆紧挨武汉癫痫怎么检查出来一辆,有的司机一边按着喇叭,一边探出头来,骂咧咧地说着脏话。   两只母鸡显然是受了惊吓,它们扑楞着翅膀,在篮子里不停地叫唤。我用手使武汉治癫痫公立医院劲地按着它们,一不小心,手背上登时被鸡啄了几下,暗红的血液顺着手指直流。我疼得呲牙咧嘴,赌气地摔下了胳膊上的篮子。两只母鸡扑楞着翅膀,趁机从篮子里蹦出来。由于相互捆绑着,它们打着滚扑到了道路的中央。   母亲看见鸡跑了,顿时急了,不顾一切地追了过去。一辆货车疾驰而来,眼看就要撞上母亲,我拼了命大喊:“停车!停车!”大货司机也发现了道路中央的母亲,一个急刹车,货车距离母亲不到一米位置缓缓停了下来。从车里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司机,他抹了一把脸上冷汗喊道:“哎呀,大姐,你不要命了。我这要是一下没刹住,还不出人命了吗?”妈妈手里紧紧抓住那两只鸡,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紧张地说:“哎呀大兄弟,实在对不住。我的鸡跑了,我……”母亲还想往下说下去,开车的叔叔急忙把母亲扶了起来,搀到道边车子前。他看了看车子说:“车子链子掉了,你们也去市里吧,这样你们先坐我的车,等黄冈颠闲病医院过了这道拐梁到了城里,有空余地方了,我再帮你们把车子修好。咋样?”母亲感激地连声说着:“中,中。谢谢……”   司机叔叔把我们自行车放进货车的后车厢里,我和妈妈抱着鸡坐进他的驾驶室,随着他的车进了城。   在车上,司机叔叔听说我们去到市里卖鸡,还热情告诉我们说,有一个专门卖动物的集市,那里也能买到猪头。   叔叔把我们带到那个集市最近的一个道口,帮我们修好自行车,并指给我们去集市路线,然后开着货车走了。妈妈几次问他姓啥叫啥,他都没有说。只说自己是一个四海为家的货车司机,家境大致和我们家差不多,家中也有奶奶、父母、兄弟姐妹、老婆孩子。妈妈感激地望着货车司机离去的背影,由衷地说:“好人呀!好人!”   我对这个货车司机印象最深,至今还能记起他的模样。微微卷曲的头发下面,掩盖了一块额前那块伤疤。他说,那个伤疤是有一次跑夜车打瞌睡一下撞到一棵树上,留下了永久的烙印,也时时提醒他开车的时候再也不敢打瞌睡了。   到了集市,果然如叔叔所说的一样,集市上啥都有卖的。妈妈把自行车立在一个杀鸡阿姨摊位旁边,把鸡篮子放在地上,也学着阿姨的样子吆喝起来。集市上人来人往,不时有人过来问鸡的价钱。妈妈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说:“当年下蛋母鸡,一只十五就卖。”结果有几个年纪大一点的婆婆走过来,只是看了看,然后就摇了摇头都走开了。临近晌午的时候,一只鸡也没有卖出去。倒是身边的卖宰杀活鸡生意特别火爆,摊位上笼子里的鸡也剩下没几只了。卖活鸡的阿姨手不停地忙活着手里的活计,依然有很多顾客在那里排队。妈妈看阿姨实在忙不过来,就跑过去帮着阿姨添柴、烧开水、退鸡毛。妈妈在家干惯了粗活,此时干起来倒也得心应手。妈妈还让我帮着捡鸡毛,把它们丢进附近垃圾桶里。阿姨忙着收钱,称鸡。见到母亲搭手帮忙,感激地说:“谢谢你大姐……”   她停下手的时候,去道边饭馆里端回一碗面,碗上面是许多大块牛肉。她回到摊位上自顾自大口地吃着,一股股肉味香气在我面前飘荡着,我忍不住偷偷望着那个阿姨。妈妈走过来,拍了我一下说:“闺女,看什么呢?来,吃红薯。”她从怀里掏出一块红薯递到我手上。我转过头接过红薯,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一上午没有卖出一只鸡,妈妈开始有些急了,没有心情吃红薯。急得在原地来回跺着步,眼睛左顾右盼找寻着买主,还不时望着远处几个卖猪肉摊位上的猪头。嘴里不停嘀咕着:“等我把鸡卖出去呀,猪头一定给我留一个呀!”宰杀活鸡的阿姨吃完那碗面,抹了一把嘴,看了看我和妈妈说:“你们从乡下来的吧,就为了两只鸡就蹲了这一上午。哎,太不容易了。”她想了想,转过头对妈妈说:“大姐呀,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们的鸡不好卖呀。因为想买母鸡的人家都是家里女人生了孩子,急需母鸡熬汤下奶。谁愿意买当年鸡呀。人家下奶要买也是老母鸡呀!城里人都住楼,楼里哪让养鸡呀。再说,当年下蛋的母鸡,卖也不合适呀。你还是拿回家养着吧,等鸡老了不下蛋了,再出来卖吧。”   母亲叹了口气和她讲了卖鸡原由,只想给奶奶买回一个猪头,或许奶奶的病就有指望了。妈妈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满是期望。阿姨听妈妈这么说,想了想说:“得,我给你出个招,你干脆也别在这里卖鸡了,你去那卖猪头卖家那和他们商量一下,用鸡换他们的猪头,或许还真能行呢。”阿姨还说,那些卖猪头的都是乡下人,乡下人正好愿意要下蛋的母鸡。   妈妈听了阿姨的建议,提着篮子走向那几个卖猪头的摊主,挨个问他们,用鸡换猪头行不行?连问了几个,他们都说之所以卖猪头,也是家里实在需要钱。妈妈失望地走回了摊位,低着头继续等着买家。   日头西下的时候,集市上已经没有几个人。卖宰杀活鸡的阿姨,卖完最后一只鸡的时候,我们的鸡还是没有卖出去。阿姨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了。远处卖猪头的还剩下一个孤零零的猪头,也正在收拾准备回家。妈妈失望地让我抱着鸡篮子,推起车子载着我离开集市。走出不远,就听到后面有人开着拖拉机喊我们。回头一看,正是挨着我们卖宰杀活鸡的阿姨,她停下拖拉机从车上拿下一个猪头,兴奋地对我们说:“我用这个猪头换你们的鸡咋样?”   妈妈激动地一把接过猪头,不相信这是真的。急忙把鸡篮子递到阿姨手里。不停地说着:“哎呀,太谢谢你了!”阿姨说:“看你们娘俩来一次城里不容易,又帮了我半天的忙,要不然我的鸡哪能卖这么快呀。我就买了这个最后一个猪头,把它送给你们。你们的鸡我收下送回我的娘家,好好养着。等哪天老人家病好了,如果想这两只鸡了,就上集市上找我。我十天半个月就会到那个集市上卖鸡……”   “又一个好人呀!”妈妈眼里含着热泪,和阿姨挥着手,直到阿姨拖拉机走出了很远,妈妈还望着。   夜晚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妈妈连夜煮着猪头,小心翼翼守护在灶台前,添柴,拉动着风匣。家里房间里一直弥漫着一股馋人的肉香。我一直坐在灶台前,就等着猪头熟了一刻能吃上一块肉,后半夜还是没熬住睡着了。一早我还没醒,妈妈就把我叫起来,拿了煮熟的猪头去了医院。   奶奶看到猪头,艰难地坐了起来,似乎病也好了许多。她望着妈妈端给她的猪头肉,就如欣赏着一个艺术品,老泪纵横……   妈妈用小刀一块一块切着猪头肉,然后一点一点夹在奶奶嘴里。奶奶那天的精神格外好,一股脑吃下了一小碗肉,外加一小块猪耳朵。奶奶吃了猪头肉,还是没有随妈妈的愿,最终还是走了。奶奶走了之后,妈妈把奶奶吃剩下的猪头肉放在了她的墓前……   很多年过去了,卖鸡的往事一直萦绕着我。想起这件往事,我就会想起我居住的一个下营子老院,想起奶奶,妈妈那年养的猪,以及那个午后丢了的猪头。还有那个帮我们的那个叔叔,那个好心的阿姨。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咋样了?真心祝福他们好人一生平安! 共 375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