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看点】秘密行动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悬疑推理

   一
   梁斌从看守所出来时,一辆豪华车就等在看守所门口。看守所自动门缓缓打开,梁斌从看守所内走出来,那扇门又缓缓关闭。梁斌站在刺眼的阳光下,为了适应三个月来首次灿烂的光线。
   两个人从车里出来到了梁斌面前,毕恭毕敬地对梁斌说,梁哥,老板让我们接你。老板在办公室等着你呢。
   梁斌看了看这两个人,并不认识,便问,你们是……?
   其中一个说,我们是唐国峰老板的人。
   梁斌说,哦,唐老板没有忘记我?好啊,够义气的。
   来人说,我们老板当然不能忘了你了。老板一会给你接风呢。梁哥,上车走吧。
   梁斌走到汽车跟前,正准备上车,突然看到了在看守所墙角处,站着蒋雪,蒋雪愣愣地看着梁斌。梁斌只是冷冷地瞟了蒋雪一眼,他不动声色地拉开了门,钻进车子里。那一刻,梁斌内心翻腾,不知道该对蒋雪说什么。可是,此刻的梁斌什么话也不能对蒋雪说,不能。
   坐在车内,梁斌将车窗摇下去,甚至连再看一眼蒋雪的细微动作都没有,梁斌在车里和前来接自己的人有说有笑,车子走了。
   蒋雪含着泪水站了会儿,怏怏地离开了看守所。蒋雪简直想不到,梁斌怎么一下子会变成了这样。她万万没有想到。
   蒋雪内心始终有个谜团,今天梁斌出来,她就想问问梁斌三个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幻想着梁斌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可是,当看到梁斌那么不在乎自己走向了来接他的车子,蒋雪心碎了。也许,刑警队长说的都是真的。
   一年以前,蒋雪和梁斌都是从警察学校毕业分配到刑警队的。那时候,他们是恋人,都已经商量好了,等过了年就结婚,可没想到,在三个月前的一次行动中,梁斌将抓获的一个人私自放走,还收了人家贿赂。在全市干警大会上,市局做出了对梁斌的处理,开除公职,交检察院处理。因为收受贿赂数额不大,法院对梁斌做出了判处一年徒刑,缓期一年执行的裁决。
   蒋雪始终不相信这是真的。按照梁斌往常情况看,梁斌不会因为一点点蝇头小利放弃做警察的原则,她不信。可眼下,事实明显放在她面前,不由得她不信了。
   此时,坐在车里的梁斌内心也不好受,自己的女友就在看守所门口,可自己却不能和她说上一句话。而且,他还要硬着心肠只当没这个人。
   三个月前,局长召见自己的情景梁斌还会时常回忆起。
   那天晚上,梁斌接到了局长张良的电话,让他悄悄到市局,有很重要任务。梁斌觉得很奇怪,一般像他这样的警员,即便是局长要见自己,也会通过大队长通知,可这次,局长明确告诉梁斌,他到市局,谁也不要告诉。梁斌心里有些忐忑。
   那晚上,在局长刘良办公室还坐着一个人,刘良见梁斌进来,先给梁斌介绍说,这就是省厅厅长,今天叫你来,是有一项很秘密的工作需要你做。
   梁斌向厅长敬了个礼,厅长和梁斌握手后,示意梁斌坐下。厅长对局长说,老刘,你交代任务吧。
   刘良局长很严肃地对梁斌说,我们考虑了很久,决定让你做为卧底,进入到唐国峰的组织内部去。不过,这是一项很艰巨的任务。目前只有我和厅长知道,别人任何人都不知道。你首先要受极大委屈。你可能还要先进看守所,不然一切都无从谈起。如果你就这样被公安局机关开除,没有一点理由,唐国峰也不会相信你。
   厅长接过刘良局长话头说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不愿意干这项工作,我们再做打算。省公安厅常委会议上也针对你们城市这几年来复杂情况讨论过,要想彻底打掉唐国峰那个黑社会团伙,目前没有什么好法子,你们刑警队一直掌握不住这家伙的实实在在的证据,我们必须摸清楚他们内部和上层关系,才能做决定。眼下,市局就你们局长一个人知道这件事,其他常委也不能知道。市局这一头,我们还不知道谁和唐国峰关系是如何。这次行动是绝密的,你连家人都不能告诉,局长说你对象也在刑警队?
   梁斌说,是的,她叫蒋雪,我们准备过了年结婚。既然组织上交癫痫病该如何进行预防呢给我这项艰巨任务,结婚的事先放下不提了。
   厅长和局长对看了一眼。局长说,蒋雪那边,你也不能解释,即便是对你有误会也只能你自己忍着。这就要承受很大压力。还有你父母那边,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啊。
  
   二
   坐在车里的梁斌想到这些,蒋雪影子又浮现在了眼前,他想流泪,又忍住了。
   这次局里挑选人,局长是经过慎重考虑的。那些工作了癫痫病如何有效治疗多年的警察,局长刘良不放心,不放心不是不相信他们,而是里面有很多问题。那些警察都是有家有口的人,如果有一点疏漏,可能会危及到家人。很多原因刘良不得不考虑到。从档案上看,梁斌是最好人选。虽然梁斌加入公安队伍才一年,经过局长了解,梁斌心理素质很好,能应付一些复杂情况,而且,他和社会上那些人没有瓜葛。这里面还有很重要一点,就是梁斌在半年前,曾经救过唐国峰的命。救唐国峰并不是梁斌和他有什么关系,而是梁斌本身职责所在。
   近几年来,洪洞市有一股黑社会势力,黑社会头子叫唐国峰。经过侦查发现,这伙人内部组织相当严密。洪洞市发生了几起大案,始终没有侦破,这给公安局压力很大。虽然刑警队曾经抓过唐国峰组织内部几个人,但都因为没有铁证最后不了了之。这伙人贩毒,组织卖淫等犯罪活动。据线人反应,这伙人甚至还购买了枪支,公然和公检法机关对抗,气焰十分嚣张。
   市局曾下了大气力,一定要打掉这个团伙,但都没有取得理想效果。公安局一直觉得一定是内部或者是上层有人和这伙人串通一气。不然的话,不会一旦公安局有行动,对方就知道了,很快收敛。另一个方面,即便是抓了他们的人,上层也会电话说情。到底他们设计的面有多大,谁也说不清楚。又抓不到确凿证据。
   唐国峰本人,在省里也是挂了名的企业家,手下有房产、企业好几家。市里表彰的企业家唐国峰排在第一位。可以说,也算是省里树的标杆。他的人际关系错综复杂。
   刘良是从外地调来上任的局长。原来洪洞市公安局长,因为违法被免职,交反贪局处理。在来之前,厅长和刘良谈了一次话,很明确告诉刘良,让他来这个城市,就是要揭开城市蒙着的那个盖子。打掉横行的黑势力。
   刘良一来,唐国峰就瞄着他了。上一任局长,唐国峰可没少在他身上花费,可那个家伙太贪,上一任局长的贪,是这个洪洞市都知道的。刘良来洪洞市,厅长也明确告诉了他,千万要注意唐国峰的手段,刘良早就有了思想准备。就在刘良来到洪洞市的第二天,副局长请刘良吃饭,在酒桌上,刘良看到了唐国峰。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唐国峰是个什么货色,从外表你看不出这个人能和黑势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唐国峰戴着一副眼睛,看上去文质彬彬,做事很低调,唐国峰开着的汽车,也是很一般,这可能就是唐国峰会做事的表现。
   曾经有人问过唐国峰,你那么有钱,为什么还开着一辆一般的车子?唐国峰淡然一笑说这就很不错嘛。本来,他是想低调做人,可事情与他想的相反,别人反而高看了他。
   那次宴请,本来刘良已拒绝,可副局长张连清一直邀请,要是再不给点面子,刘良也怕往后工作没法开展。张连清在局里可算是老牌了,从第一次看到张连清这个副局长,刘良印象就不很好。刘良觉得这个人有些狡诈、还有些阴险。怎么个阴险,刘良一时说不清楚,不过,他的眼睛告诉刘良,张连清不可轻视。
   当然了,那天吃饭很一般,唐国峰仅仅是靠这次吃饭摸摸刘良的底。张连清事先告诉唐国峰,吃饭中,不能搞得太张扬。如果按照往常请领导规矩,唐国峰光是酒水这一项,起码也得上万,而那次,唐国峰一共下来花了不到一万。
   那天,本来唐国峰还请了省里主抓各项生产的副省长,张连清告诉唐国峰,最好不要牵扯那么多领导,你只需要在酒桌上稍微提一下就行了。
   吃饭期间,唐国峰果然不经意间提到了副省长的名字。唐国峰说,本来副省长也要来的,刚才电话来说,临时有个会议。刘良当然知道唐国峰提这个副省长是什么意思了。虽然看上去唐国峰好像不是有意提到,刘良明白,这是唐国峰在给自己打预防针。就是告诉你,我上面有的是人。
   刘良明显感受到了酒桌上暗流涌动。
   这次挑选梁斌做卧底,下一步就是要找个合适机会让梁斌出公安局。机会终于来了。那次唐国峰的人和另一伙黑势力为了抢地盘火拼,结果在火拼中,唐国峰的手下将对方一个人胳膊打断,办案人就是梁斌。张连清当即给梁斌打了电话,说让他对唐国峰的人网开一面。趁着这个机会,刘良密告梁斌,对方只要贿赂,可以接受下。
   如果按照正常案子处理程序,梁斌是根本不可能放人。有了局长指示,梁斌在接受了来人的贿赂之后,私下就让人走了。理由当然是证据不充分。明眼人都知道这里有猫腻。此时的梁斌是中队长,放人他需要经过大队长同意,有了副局长指示,大队长也不好说什么,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一切都按照预定计划走。刘良借着这个机会,说有人举报梁斌在办案中收受贿赂,让市局纪检委将梁斌带到了市局调查,梁斌很快就承认了自己收受贿赂的事实。下一步就是交给检察院。
   一切暗箱操作,都是为了梁斌能顺利进入到唐国峰内部。此事,只有刘良一个人心里明白。
  
   三
   梁斌看上去不像个警察,倒是很像个书生模样,白皙,留个分头,头发向一边甩,梁斌喜欢甩自己头发。他和蒋雪是在一次比武中好上的,在整个学刑侦的同学当中,也只有梁斌敢和蒋雪对垒。蒋雪长得漂亮,一副淑女样,可是,蒋雪有个外号,叫假小子。本来蒋雪上学前,留得是长发,后来蒋雪将头发剪掉,留了齐脖短发。蒋雪有股子狠劲,在比赛中,下手也狠着呢。同学们都有点怕蒋雪。
   这小臭丫头一点理都不讲。所以这次梁斌犯了错,蒋雪就认定了是唐国峰陷害了梁斌,她有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查清楚这里的来龙去脉。
   梁斌从看守所出来,坐着车子,想着蒋雪的那股子狠劲和不罢休的执着。如果蒋雪一味搞下去,很有可能会把事情搞砸了。但是,梁斌又不能直接告诉蒋雪。梁斌准备将此事告诉局长刘良,一定要让他想法子尽可能阻止蒋雪过分行动。
   自从梁斌进了看守所,唐国峰就没有放弃对梁斌的营救。这不仅是唐国峰在江湖上讲义气,很重要是梁斌救过他的命。
   半年以前的一个晚上,梁斌值班,半夜时分,突然接到了110指示电话,告诉值班刑警队,有人在公路上遭到劫持。那天,唐国锋从省城回来,下了高速公路进入洪洞市管辖区,就在市郊公路上,唐国峰从倒车镜发现了有一辆车子跟踪自己,紧接着,司机发现在前方似乎也有车子在拦截。唐国峰知道自己有仇人,他赶紧报了警。
   夜深人静,半夜路面上车辆也不多,接到报警后,梁斌带着队员开着警车拉着警笛狂奔而去。赶到出事地点,看到一辆车子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了,可车子里没人,梁斌站在车子前四下张望,月光下看到在远处漫野地里似乎有人在狂奔,一前一后两个人影,隐隐还听到有人高喊救命。梁斌立刻冲向了奔跑的人影。一边跑还一边喊,我们是警察。
   前面人一听是警察,拐了个弯直接就奔着警察方向跑来了。
   被追的人正是唐国峰,此刻的唐国峰是没命的跑啊。他知道,只要自己落到了这伙人手里,那是必死无疑。
   后来谭国锋说,当时他吃奶的劲都用上了。那一刻,他自己都感觉到了绝望。唐国峰往梁斌这个方向跑,梁斌往唐国峰那个方向跑,相遇时,唐国峰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往梁斌身后躲。看来,来人一定想要唐国峰命,看到警察对方也丝毫没有一点停下来的劲。对方手里拿着一把一尺多长的刀,嗷嗷叫地扑过来,梁斌上前躲开了劈下来的刀,一个擒拿动作,将对方制服。直到此时,唐国峰才松了口气,一下子软在了地上。
   唐国峰手下有几个狠角色,一个叫宋涛,一个叫周立,还有一个就是梁斌放走的那个人,叫百吉。
   在警车上,唐国峰给宋涛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在警车上,正在往回走。宋涛带着周立和百吉带了几十号人很快就在通往市里的路上截住了警车,周立站在警车面前不让车子走。宋涛拉开门看到唐国峰坐在后排座位,问老板有没有事?
   宋涛带来的一伙人围着警车,梁斌从车上下来严厉地问你们想干什么?宋涛说,你让我们老板走。
   唐国峰从车上下来,甩了宋涛一个耳光,你们瞎了,要不是警察救了我,今天老子就没命了。我让你们去拖被毁坏的车子,谁让你们拦截警车的?
   宋涛这才知道是自己搞误会了,赶紧给梁斌道了歉带着人走了。
   来到车上,梁斌知道了自己救的人叫唐国峰。
   梁斌对唐国峰说,唐老板,早就听你大名了。今天才认识,久仰了。
   唐国峰说,不足挂齿啊。老弟,今天你救了我,我该怎么感谢你才行?你说,你要什么?
   梁斌笑着说,这是我的职责,我什么都不要。
   那次到了刑警大队,唐国峰看了看要砍自己的人,想了想,很爽快地对梁斌说,梁斌老弟,这件事我看就算了,都是江湖恩怨。冤家宜解不宜结。

共 26793 字 6 页 首页1234...6
黄冈哪看儿童癫痫好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