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军警】怀念过去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悬疑推理
破坏: 阅读:1146发表时间:2016-06-19 08:19:12

【军警】怀念过去(散文)
   远去的日子什么,那是承载生命里的一艘船,它经过大风大浪的颠簸,它孕育着岁月更迭的丰满。其实,远去的日子,只不过是生命里的一位匆匆过客。温暖自己的同时也在温暖他人。几十年过去了,想起的时候依然是那样清晰。我不知道自己是在退化,还是思维有问题。但我想只要是心里的那份想念,就是美好和难忘。
   那一年,母亲把我送到爷爷奶奶家看管。记得母亲长得眉清目秀,年轻漂亮,穿一件白底兰花的棉布旗袍,站在那里宛如一幅水彩画。
   人的嘴唇所能发出的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亲,最美好的呼唤,就是“妈妈”。 老舍说过: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
   小时候就喜欢缠着大人的我,不知道母亲把我送到爷爷奶奶家是啥意思,反正当母亲离开我的那一刻,拽着母亲的衣襟不让母亲走,“妈妈,妈妈”的哭声一直伴随在村口。在外人看来实在是让人揪心。母亲抱起我亲了亲,丫头,妈妈去省城学习,没有时间带你了。等妈妈学习结束后,一定来接你。母亲放下我,快速要离开,我跑过去,再一次拽住母亲的裙角,不让母亲走。“妈妈,妈妈”的哭声飘向田野。母亲走了,一步一回头,偷偷摸着眼泪。望着母亲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在期待母亲早点儿来接我。
   这段经历在我幼小的记忆中太清晰了。母女连心,母爱情深,但为了工作和学习,不能两全。大约过了半年左右,母亲来接我,见到母亲的那一刻,似乎没有太多的惊喜。因为我已从思念母亲的日日夜夜,学会了理解大人的苦衷和培养自己独立的性格,依赖性也渐渐退缩。再说爷爷奶奶对我也疼爱有加。
   在那以后,母亲再也没有离开过我,我也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长大了。学会了帮助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在农村的时候,我比那楞小子还楞。特别喜欢一个人登上雪山砍祡。沿着白雪皑皑的雪山,聆听雪风弹奏,脚印深深浅浅,身背小竹篓,把一个个小树根砍下后装在竹篓里。然后迎着午后的阳光回家。我想,那是一种劳动后的欣喜和快乐。一次,因砍柴不小心从山坡滚了下来,正好赶上母亲来找我。还好,没有什么大碍,受到了一点惊吓而已。母亲见我的那刻,心疼把我搂在怀里,眼泪唰唰流。丫头,咱不砍柴好不好,家也不缺你那点儿柴草。你上山,妈就提心吊胆。我说,妈妈,我现在长大了,帮家里干点儿活是应该的。您不是常说,爱劳动的孩子才是好孩子吗。母亲微笑地望着我,是啊,丫头长大了,懂事了。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母亲背着我走下山,靠在母亲的背上,心里暖暖的。武汉儿童羊角风的医院
   高尔基说:“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母爱是人类情绪中最黑龙江哪个羊羔疯医院较好美丽的,因为这种情绪没有利禄之心掺杂其间。
   母亲爱我,我更爱母亲。
  
   二
   生命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但命运却又各有千秋。都说命运捉弄人,命运不得不捉弄人。其实,我不太相信命运,但事实却不得不让我相信命运。
   我从小学到中学一直都是学校的文艺骨干,提起唱歌跳舞比吃白面膜膜还兴奋。想当演员也就成了青春时的梦想。
   那年,也是我初中毕业后的第三天,父亲过来对我说,丫头,想不想考县里的文工团?你好好准备准备,过两天老爸带你到城里面试。当时的我有些腼腆也有些顾虑,一是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再就是担心自己能否考上。不过听到这个令我梦寐以求的消息,还是很高兴。准备准备也不知道准备啥,父亲说就准备一首你拿手的歌。拿手的歌很多首,不知道哪首最拿手。父亲给我三天的准备时间,我就在家里唱了三天的拿手歌。临去面试的头天晚上。父亲母亲一同坐在炕上。像是两位考官。父亲说,丫头把你的拿手歌唱几首,我和你妈帮你参谋参谋。母亲说,丫头是久经沙场了,唱啥都行。当时,我还真有点紧张。站在父母面前还有点儿束手无策,因为是一次正式为父母唱歌。我连续唱了三首歌曲《浏阳河》、《我的祖国》、《红星照我去战斗》。父亲听完后问母亲,哪首好适合去面试。母亲看看我说,还是让丫头自己做主吧!
   就这样带着母亲的牵挂和鼓励,带着父亲的期望和支持,和父亲风尘仆仆来到了县文工团。文工团的办公室很宽敞,窗明几净,墙上挂着中外音乐家的肖像。还有一架钢琴“亭亭玉立”。我和父亲在等主考官。大约九点钟,主考老师走了进来。和我们寒暄几句,就径直坐到钢琴旁,笑着问我,都会唱什么歌,有没有人指导等。我一一作答后,便让我听音练耳,音域、音准、节奏、节拍、音阶等一一考察后,便说把你准备的歌曲演唱一遍吧。随着流畅清澈优美的前奏响起,我开始《红星照我去战斗》的演唱。演唱很成功,只有父亲的掌声在那“啪啪”响,并伸出大拇指夸奖。再看主考官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时主考官把对父亲叫到门外,耳语了几句。我在等两人谈话结束,没有五分钟,父亲和主考官一起走了进来。主考官过来轻轻摸着我的头说,表现不错。回去听消息吧!
   返乡的路上,我一直想问父亲主考官都说了啥,父亲只是眯着眼睛笑着。不回答我。我也就不再追问。回到家都两个星期了,一直没有县文工团录取的消息。我想当演员梦破碎了,也就不再想了,命运就这样捉弄了我。当时我想父亲肯定对母亲说了实情,我到底是考上还是没考上,总得有个说法。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却接到了去村小当教师的通知。
   考文工团的这件事儿一直在我心里是个谜。时隔经年,有一天,我问父亲,那天主考官究竟和您说了啥?父亲说,主考官说你唱的不错,这丫头有天赋。回去办手续吧!后来办手续的时候,却出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公社管文教的领导不给开介绍信。就这样我与演员失之交臂。
   父母一直没有把真相告诉我,是担心我的承受力和精神打击,所以就一直隐瞒。后来我也不再为那件事儿烦恼,也很感谢文教的领导不给开介绍信。演员是吃青春饭的,还真不如当教师的“铁饭碗”。
   命运其实也应该说是缘分,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不管你从事什么样的职业,都应该脚踏实地去做。三尺讲台也是人生的舞台,教师也是舞台的主角。当桃李满天下时,你的演员角色也就会成为学生心中的偶像。

共 2336 字 1 页 首页1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里好e="1" />转到
武汉中际癫痫医院="?PHPSESSID=6tupgls2fnepj5heftaimf0cc1">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