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他年我若为清帝,报与杜鹃一处开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待到盼得红军来,岭上开遍映山红。”我是从这首歌里认识映山红的,于是想象,它有怎样的热烈才能表达人们盼来红军的激动心情。再后来,在电视里第一次看到了映山红,在春风中惬意地摇曳,似乎把我的心也勾去了,于是心里就滋生一种想法,一定要找个恰当的时间一睹映山红的芳容。   但是成行却一直很难。我住的地方离映山红景区有二百多里的距离,每年,不断地打听,因为受气候的影响,不是还没盛放,就是已经凋零。于是这种想法一再搁置。但是今年,我觉得我不能再等了,一想到映山红那漫山遍野的火一样的热情,我就恨不能插上翅膀飞过去。   为了不虚此行,我还是经过了多方的打听,可结果却令我更加踌躇,因为今年刚刚下过雪,春寒料峭,所以映山红的花期也拖延了。不过也有人说,映山红已经开了,再不去恐怕今年就错过了。这一次,我下了决心,就算映山红没有开放,我也要亲自看看。   可是坐着车行走在去杜鹃山风景区的路上,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如此美景,如果真不能亲眼目睹,不能不说是有很大的遗憾。好在,路上也看见很多辆车风驰电掣地向同一方向奔去,料想应该也是和我同样的迫切吧。于是心中升起了一缕希望。一路走,一路想象自己见过的映山红的美好形象,不仅几分沉醉,但是离景区越近,心儿又不安起来,因为听人说,在接近映山红景区的路上,就有零星的映山红开放,可是我竭力搜索,看到的只有杏花和梨花,我的映山红呢?为什么迟迟不见呢?老公见我如此焦灼,不禁打趣道:“看你样子,怎么像是初恋一样?”我赶紧点头,又摇头:“不,比初恋更热烈,更深沉。”   老公笑着不语,忽然安慰似地说:“看,那向阳的山坡,一树的红花,该不会就是映山红吧?”   我立刻睁大了眼睛寻找,看见了,在半山腰,我看见了那火一样的映山红。不,比我想象的更有动感,更富魅力。面积辽阔的黑色大山,点缀着为数可数的映山红,显得那么庄重,那么富有生机。我的心似乎也飞出了窗外。还是老公及时制止了我:“不要失去理智,要知道杜鹃山的映山红才是真正迷人的。”我只好压抑住这种似乎喷之欲出的情感,期待更美的映山红的到来。   可是老天似乎与我作对,看过那几棵后又不见了映山红的影子,老公怕错过景区,只好下车打听景区的位置,哪知当地的人告诉我们还有三十里路呢。我的天啊,怪不得。驱车继续前行,我的眼睛始终没有停止在路旁搜寻映山红的影子。可惜,它总是迟迟不见,千呼万唤不出来,叫我的心再次回到焦灼状态,心想:该不会真的没有开吧,那样我岂不太遗憾了。那种感觉就像想顶礼膜拜什么而错过了一样。一路之上,一边走一边打听,也是众说纷纭。但是总结起来,应该是说没开的多。终于在地图上看就要到达目的地了,老公下车再去打听那里的老乡,哪知老乡的一句话我的心立刻凉了半截:“马上就到了,不过你们来早了,还没开呢,去了就知道了。”   难道我担心的真的发生了吗?但是我不到目的地不死心,反正就要到了,索性加快了车速。到达了杜鹃山景区门口,我顿时傻眼了,连一朵杜鹃花的影子都没有看见。不时有人从景区门口走出,满脸的失望之色。问之,答曰:“回去吧,来早了,骨朵还不大呢?”   怎么办呢?来都来了,难道就这样无果而归吗?还是老公斩钉截铁:“走,没进去看看怎么知道开没开。就算没开,权当咱们登山锻炼了。”我们怀着半信半疑的心情踏上了爬山的路。   山路好陡啊,有的地方直上直下的。抬头望去,很多松树树叶正绿,还有白桦的叶子才刚刚舒展开,盛开的是山梨花,那么小,那么多,总觉得缺少了点艺术感。白得有点土色。缺少生命力。我的眼睛始终四处搜寻,像寻宝一样。在路上只要遇见人就忍不住打听,结果都大同小异:“回去吧,满山的映山红花枝子,就是不见映山红花的影子。有的地方才长骨朵,估计半月以后吧。”   我的激情再一次被秒杀,恨不能翻遍整座山,看见我日思夜想的映山红。忽然,在一丛树后面,我看见了那种梦寐的红色,有三四棵,我赶紧跑了过去,没错,正是映山红。那花儿在阳光的衫托下十分美丽、妩媚动人。远远看去那映山红花像一群彩蝶在空中翩翩飞舞。那花儿像人用一张张剔透的红色的纸做成的,格外鲜艳。虽然没有绿叶的映衬,虽然脚下的枯草还在春风里摇曳,虽然身旁的松树正枝繁叶茂,虽然山梨花用满树的白花招摇,可是我的心还是一下子被映山红所吸引。那是怎样的红色啊,不是鲜血,比鲜血更有活力,更令人震惊。在万物刚刚苏醒的时候,它就把火热的生命奉献了出来,而且不敢身居何处都把生命盛放。这使我忽然想起宋代杨万里的一首诗歌——   “何须名苑看春风,   一路山花不负侬。   日日锦江呈锦样,’   清溪倒照映山红。”   我实在是忍不住对它的喜爱,虽然只有几株,在偌大的原始森林里显得那么落寞,那么不值一提,但是它就像人的眼睛一样,立刻激活了整座山的活力。我靠近它观察,一朵花并不妖媚,那么多花组合在一起却是无与伦比的画卷了。微风一吹,花也跟着起舞,似乎是一条红色的河流在流动,一直流到我的心里。我贴近了轻嗅,有淡淡的幽香漫溢开来。我的心也沉醉。我把脸贴在上面,叫它划过我的面颊,是那么温馨,那么幸福。我摆出了各种姿势想把它留进我的记忆,迟迟不肯离去。直到老公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催促了:“走吧,无限风光在险峰。”   我赶紧跟上向山顶攀去,在路上碰到了一个年轻人我仍忍不住打探:“请问,山上的映山红开了吗?”   “开了,不过要翻过这座山,山顶有一片映山红开得很旺盛。尤其是爬到山的东边冰石河附近,开得十分漂亮,不过还有六里路的距离,山路很难走,原始森林很容易迷路。”   我听后,又惊又喜,总算不虚此行,别说六里路,就是六十里路爬我也要爬过去。老公看出了我的心思再次打趣道:“怎么着,为了见‘情人’什么也不顾了,那就快马加鞭吧。”   沿着曲折的山路我和老公加快了攀登的速度。快到山顶的时候,映山红开得逐渐多了起来。大家开始照相。我不敢停下来,决定快点看到山顶成片的映山红,在经过一块“走‘象’成功”的巨大石头之后,我终于到达了山顶,也就是在那一刻,我被震悚了。火红火红的映山红在青山绿树之间云蒸霞蔚,一团团一簇簇,开得那么热烈,那么绚丽。朵朵花儿如红色的玛瑙,迎风玉立,娇艳欲滴,花瓣儿密密匝匝,蕊靠着蕊,瓣贴着瓣,相互依偎竞相辉映,引来无数的蜂碟飞舞。每一朵花儿,都空灵含蓄,如诗如画,美不胜收,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   我就怔怔的站在那里,被眼前红色的花海融化。美丽的映山红花开得红火,开得灿烂,满山满谷,红色,粉色此起彼伏,如海浪翻腾,铺铺展展,烂烂漫漫地绽放着,千枝万朵在献媚,密密丛丛在舞蹈,在风中泼泼辣辣的摇曳着,浓浓烈烈的张扬着。它怎么可以如此繁华,繁华得叫人目瞪口呆,是怎样得生命力才能如此蓬勃。似乎要点燃我所有的激情,我浑身的血液都加快了奔流的速度,我恨不能立刻告诉全世界,我看到了最美最美的映山红。虽然每一树的花色不是同一的花色,但是或淡或浓总相宜。淡的那么雅致,似乎可以和那些隐士们比肩。浓的那么稳重,好像要凝聚我所有的血液。风起的时候,花枝轻拂,随风摇摆,翩翩起舞,那是一条流动的富有动感和美感的河流。无论怎样流都富有音乐感韵律感。似乎我的心也想与之舞蹈,沉醉其中,忘了时间,忘了人间天上。   被吸引,被征服,被融化,我一步步走进它,那么虔诚,像是在膜拜走进了一种图腾。走进它,那么庄重,好像走进了一种信仰。那每一朵花并不出奇,虽然只有五瓣,却那么艺术,是最完美的组合。花蕊出自花心,点缀得如此得体。每一朵花都是一个生命力的展示。一树映山红就是一幅艺术的画卷。横看竖看,远看近看都有各不相同的美感。那种美很玄妙,很真实,一时间又找不出最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正如着名诗人白居易的一首诗写得那样好:“闲折二枝持在手,细看不似人间有。花中此物是西施,其蓉芍药嫫母。”“回看桃季都无色,映得芙蓉不是花。”早听说过映山红又叫杜鹃花,是中国十大名花之一,但是说到杜鹃,我忽然想起了“杜鹃滴血”这个词,这到底又是为什么呢?   这时,我看见导游正在指着映山红给游客讲着什么,我赶紧走了上去:   “传说古代蜀国有一位皇帝叫杜宇,与他的皇后恩爱异常。后来他遭奸人所害,凄惨死去。他的灵魂化作了一只杜鹃鸟,每日在皇后的花园中啼鸣哀嚎。它落下的泪珠是一滴滴红色的鲜血,染红了皇后园中美丽的花朵,所以后人给它起名叫杜鹃花。   那皇后听到杜鹃鸟的哀鸣,见到那殷红的鲜血,明白是丈夫灵魂所化。悲伤之下,日夜哀嚎着“子归,子归”,终究郁郁而逝。她的灵魂化为火红的杜鹃花开满山野,与那杜鹃鸟相栖相伴,所以这杜鹃花又叫映山红。我听着,突然想起了一首白居易的诗:“映山红花与鸟,怨艳两何赊。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   我听后,自是良多感慨。没想到映山红有如此凄美的故事。这时,再看映山红,似乎每朵花都有了灵魂一样。我又仔细地看看了那些开放的映山红,映山红花依然风风火火地开放,无拘无束。它们从不孤芳自赏,而是极尽生命的全部,向人们展示自己最纯朴自然的美。这是一种精神的释放,更是一种精魂的极致升华。   我开始在映山红花丛中穿梭,忘记了游客的存在,觉得自己要迷失在在这大自然的美好创意中。我想,也许陶渊明一定体会到了这种世外桃源的感觉吧。我发现映山红花的体态风姿也是多种多样:有的枝叶扶疏,有的千姿百态;有的郁郁葱葱,俊秀挺拔,有的曲若虬龙,苍劲古雅。它们总是能随遇而安,因地制宜,无论生命长在哪里,就在哪里灿烂,绝不辜负大好春光。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感觉眼睛有点模糊了,肚子有点饿了,腿有点酸了,其实我真想躺在花丛中永远都不归去,老公已经催促很久了,我才恋恋不舍地往回走,心中的激情却一直汹涌:是啊,不要埋怨,生命无论生长在哪里,只要全心全意盛放,就不虚此生。活过,灿烂地活过,无论时间的长短,就是无悔的。不知不觉间心里涌上一句话:他年我若为清帝,报与杜鹃一处开。 武汉羊羔疯哪个医院比较好武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里什么药治疗癫痫最好新乡治疗儿童癫痫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