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请给孩子真正的爱_1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一   今年一月十三号凌晨,我因突发“严重晕眩症”住进了医院。邻床是个五年级的小学生,他因为耳朵痛,比我先住进医院,经医生诊断,这个孩子患的是“中耳炎”。因为床铺挨得近,这孩子性格比较活泼,外向,我和他的关系便很快升级成好朋友了,好朋友当然是无话不说的。   看着他们全家老少围着孩子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我跟他妈妈搭话,说:“现在的孩子呀,实在幸福,都是在爱意融融的甜水里泡大的。”   听见我这样跟他妈妈说话,小学生撇着嘴,显出蛮大的不乐意。   我转脸问孩子:“怎么了,难道老姨说错了?”   孩子回我说:“没觉得有谁爱我们呀!甜水不就是糖水吗,难道你觉得很稀奇?”这话让我满脸惊讶。      二   于是,我谆谆善诱:“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看,妈妈工作那么忙,下班回家还要给你洗衣,做饭,操持家务活,多累呀。你爸爸赚钱养家也非常的不容易。爷爷奶奶这么老了还每天都来看你,为你买这买那的,你都成小皇帝了。怎么还说觉得没谁爱你呀?”   孩子一脸漠然,瞟了我一眼,说:“那算什么呀,谁让她们是我爸我妈的呢?当了爸爸妈妈,难道不应该这样做吗?”在我还没有回过神来时,他又接着说:“等我长大做了爸爸妈妈,也会和她们一样对自己的孩子好呀。如果这也叫爱,那这个爱未免太寡淡了。”   一时之间,我哑然,竟无语对他!      三   但此时我明白,我们小时候一个水果或一块糕点,众兄弟姐妹与家人一起,要分成若干等分,哪怕一人只有一小口,那是亲情的牵挂,是爱的分享。不像我眼前的这个小学生,他是千亩一苗,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世界里的乾坤,成了独步天下的小霸王。   在这个孩子的眼里,一切对他的好,都是理所应该的,他毫无感恩之心,就像一条不会呼吸的小鱼儿,一旦离开家庭呵护的池塘,流到社会的江河湖海,他会因为不懂付出爱,获取爱,不会爱,而窒息死亡。   培养孩子,也像育花一样一样的。记得我开始给我家君子兰上根肥时,第一年按照科学的方法上了一点,那年君子兰显得郁郁葱葱,长势喜人。   第二年换花钵,我以为多给些肥料,君子兰可能会长得比去年更好。谁知多上肥料后,它不长了,虽然没有迅速死去,但却像渐冻人似的,神智清醒地亲眼看着自己的生命慢慢消亡。后来请教了养君子兰的高手们,才知道,我的君子兰是死肥了,死于我的不科学施肥。      四   以这个孩子为代表的一代人,从他们降落人间,就跌进了福窝窝。不管是农村的孩子,或城市的孩子,他们所接触的,通通都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因此,在他们眼里,这些好,都是理所当然的,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就像天上的雨露阳光,不用付出,好人,坏人它都滋润,都普照。天经地义,一点也不稀罕,家家的父母都一个样。   不懂感恩,不会付出爱,不是他们的错,错在给君子兰施肥的人,不懂科学管理。如果爱就是照料,那真的就像这个孩子说的:“这个爱未免太寡淡了。”我还加一句,太简陋了。   遭受过亲人离世,父母离婚;挨过冷,受过饿的孩子,能体会爱与感恩,珍惜幸福的味道。   可是,我们不能说为了教育他们懂得感恩,懂得爱的付出,就特地拿人去折磨。   但,有一点是大家都懂得的,当一个孩子降临人世,在接受母亲甘甜的乳汁时,就欠下了日后播撒甘霖的债务。因为,爱是一架天平,收支必须平衡。   我养花,爱花,我为它们施肥浇水。它们在开心的接受哺育后,会在花期回报养育它们的人,赤橙黄绿青蓝紫,尽兴开放,妆扮美丽人间。   因此,在给孩子施爱时,不要把大人的所有积蓄,能量,稀里哗啦,尽数砸下。砸得孩子生痛,找不着北。让爱的天平失衡,孩子跌下去的那端,本应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他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不要让孩子只有收入,没有支出。爱的账簿也和现金账一样,只有收支平衡的账才不是烂账,才经得起国家审计。      五   中午,医院食堂送餐的工作人员喊开饭了,我问我的邻床小朋友:“你吃不吃医院食堂的饭呀?”   他马上摇着头,显出一种藐视的样子,用不屑的口气说:“不吃,食堂的饭菜超难吃。”   这时,我的肚子有点饿了,不想家人多麻烦,就打电话告诉家里,不必给我送饭,我决定就吃医院食堂的送餐,感觉挺好。   于是,去走廊上参加排队打饭,在我前面排着一扎羊角辫的小姑娘,看那小身板,比我临床的小孩可能小一两岁的模样。轮到她时,她有点胆怯地对打饭的人说:“阿姨,你可不可以给我打半个饭?”   打饭的人说:“不可以,我是打工的,送饭来病房,老板只认饭盒,一个饭盒就要一个饭钱。”   我们县医院,一个普通病号饭是六元。   我问小姑娘:“你咋只要半个呢?是你吃还是大人吃?”   小姑娘回答我说:“我妈妈刚做完手术,不能吃东西,是我自己吃。”   我说:“那你为什么只要半个饭呢?”小姑娘说:“我吃半个饭够了,省下半个吃晚饭。”   我说:“哦,原来你在照顾妈妈呀?你爸爸呢?”   小姑娘说:“爸爸在浙江打工,挣钱给妈妈治病。他不能回来,他昨天打电话跟我说,钱要省倒花,他们的工钱还发不下来。”   看着小姑娘天真无邪的眼睛,听着她充满童稚,甚至还带着奶音的稚嫩话语,我心里发堵。于是,我跟打饭的那人说你先打给她,饭钱一会算我的。小姑娘拿了饭,小脸荡开了笑意,连声说:“谢谢阿姨!谢谢阿姨!”   到我打完饭,我交代那个卖饭的人,说:“等你卖完,你就来我那里一下,我跟你定餐。”   她高兴的回我说:“好,告诉我,你在哪个科,哪个床?”   我回答她:“眼科,五床。”   一会,打饭的那人来我病房,我问她,那个小姑娘的情况,她说:“小姑娘蛮可怜的,她爸爸妈妈都是孤儿,好像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他爸爸是本地乡下的,妈妈好像是四川那边的,两个人是在一起打工才认识结婚的,听说她妈妈这个手术还是民政救助才做成的。她爸爸的钱又接不上,所以,两娘母的生活费成了问题。”   听完她的话,我交给她伍佰元钱,说:“她家两母女住院期间的生活费,就从这个钱里出。等小姑娘的妈妈可以吃东西的时候,你给她整点排骨汤吃。”然后,交代要记好账,并留下我的电话号码。   看着两个家境完全不一样的孩子,一个执拗任性,一个乖巧懂事。心理真不是滋味。 兰州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癫痫病的预防都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呢武汉癫痫病的起因伊春癫痫病危害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