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青苔_1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奇幻
   冬雪刚化,碎石上就生出了点点绿意,像是撮随手洒下的抹茶粉,又像白瓷瓶上的一抹锈痕。苔藓是最不值钱的,一年四季都有的长,土盆里一丛,房檐上一丛,就连用旧了的拖把上也能长出来。还好现在是一月,梅花水仙还没开,不然红的黄的一遮,这点绿意就全然不见了。   看老电影的时候,我总会想起苔藓来,如果说斑斓的花瓣是现代剧,那它就是黑白默片了,没有声音,也没有色彩,在一片幽暗中悄寂地弥漫开。那小小的叶子,低矮的姿态,不知怎的给人一种卑微的感觉,教人想起落寞的旧时光。   从前医院边上有一栋楼,上头的窗子就像电影里一样,细细的铁栏杆,蓝绿色破碎的玻璃。有个女人常常站在那儿,痴痴地望着外头的景象。每回走过的时候我就会想,她在回忆什么呢?是死掉的孩子,还是消失的丈夫?有时候下起雨来,那副老窗就更添黯淡,像一颗被剜去了瞳孔的眼睛,穿着白色病服的女人站在那儿,几乎成了一尊大理石雕像。可惜她不美,也没什么神采,人们总是喜欢沉浸在过去的泥沼里,以为能从那些蒙尘的记忆中筛出些金沙来,可不管怎么说,时光都在流逝,无尽的回忆只会在脸上平添皱纹。   古人似乎对这种隐忍情有独钟,战国时诸侯割据,都说乱世出英雄,孙膑庞涓,苏秦张仪,一个个都赫赫有名。可据说他们都有着同一个老师——鬼谷子,这个名字来自他母亲,一个去给丈夫上坟,吃掉上头长出的稻谷而后怀孕的女人。他被野史说成通天彻地,无论数学星象,还是兵法巫术,全都了如指掌。可偏偏却隐居在深山里,靠着教导弟子来操控全局,庞涓遇羊而荣,孙膑逢战不输,苏秦佩六国印,张仪做秦国相。想象一下,一个白须飘飘的老人坐在岩石上,周围是一圈未来的文臣武将,明明看不远也听不远,却能凭一叶落而知天下秋。要是真有那么厉害的话,他自个为什么不去当皇帝呢?   虽说如此,他好歹还在史书上留下了一笔,而真正青苔一样的平民百姓,他们匆碌的生活,柴米油盐,就像一汪流入大海的泪水,几千年也不留痕迹。   也有人说,青苔自有青苔的好,君不见望天树遭雷劈,倒是底下小草活得自在。的确,只要时光足够长,苔藓也会开出花来,那些小小的圆球,像一枚枚橙色的戒指,带着同春天的约定,纷纷地探出脑袋。战火过后的土地上,歌声像小鹿似的游荡,在那些烧焦的枯木上,青苔寂寞地生长着。它会慢慢分解那些过去的故事,供给种子营养,而等到花开遍野,是悲是喜,都同它没有关系了。   就像某一天我去看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      武汉癫痫症哈尔滨的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郑州癫痫病的最新治疗医院伊春癫痫病医院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