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天涯”牡丹皇后杯“征文】自行车上的微笑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玄幻奇幻
六月骄阳温似火,行人挥汗如浆。泥随风起卷沙扬。素颜图彩墨,云鬓上秋霜。北京的天空,永远压抑着沉闷,所以,小山更喜欢北京夜的黑。黑色掩盖了所有,一瞬间,没有了美丑、善恶、孤独,更重要的是没有了自卑。   小山来自川南农村的北漂一族,务工于顺义一家纸箱厂。早起五更鸡,晚来月枝头。小山与往常一般,总是先到夜市的烧烤摊上抽上两瓶啤酒、再辣一下麻木的神经,不仅冲过一天的疲劳,还能微笑下自尊。   路过银行,存好刚发的工资,顺便在反光的玻璃前糊弄下形象:一七五的身高、壮实的身板、端正的五官、一头飘逸的碎发,嘴一咧,两个酒窝无限精神。小山对自己的“帅”从未怀疑过,既使身着老土的工作服,出门回头率也杠杠滴。   弄好形象,推上跟了自己三年的“凤凰”牌自行车,往着那条熟悉的街道走去。忽然,一道剌眼的灯光迎面飞来,伴着刺耳的急刹声,小山倒飞出去,自行车的两个轮子各自飞向一方。小山心疼地挣扎起来,摸着七零八落的散件,拉拢着脑袋,居然后悔着刚才要不是舍弃自行车逃命,以不至于今后走着路上班。渐渐地,小山把怒火瞄向银色的宝马轿车。   宝马车上的中年贵妇还惊魂未定,傻傻地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小山,瞬间,爆出一声惊叫:“有鬼啊!”随既昏了过去。   小山本是满脸怒气,走近车前一看,却发现车里的人昏迷不醒。小山转身就跑,已然不顾散了一地的自行车了。最近电视、报纸上可常报道的交通事故,有多少人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特别是“韩寒事件”的头条新闻,这些城里的有钱人太不厚道了。刚跑几步,忽然觉得有种作贼心虚的感觉,忍不住四处看看有无人经过,一瞟哪银色宝马,似乎车里那张苍白的脸在眼前晃荡着、隐隐有丝许可怜。   “我不能这样一走了之,否则对不起我自己的!”小山终于转过身,几步上前,用力地拍着车窗。车里的贵妇慢慢地在一阵晃荡中睁开眼睛,弱弱地按了下开关,又昏迷过去。车门瞬间弹开,可怜的小山同志又捂住额头向后倒去,这回,他是真的受伤了。   小山拍拍屁股上的灰,大起胆子靠近车门,轻轻戳了下贵妇,也没个动静,反而一身珠光宝气显得刺眼。小山伸手试了试贵妇的鼻息,可贵妇耳垂上的金耳环实在太诱人了,小山哆嗦的手不由地碰了碰。还好,贵妇还有得救,要是钱不够,这对耳环也能解决一部分。想到这儿,小山胆子大了起来,坚定了想法。   小山小心翼翼地抱起贵妇,一脚踢上车门匆匆往附近的小诊所赶去。这家小诊所小山来过,条件是差了点,但收费不是很高。小山怕贵妇赖上自己,不敢报警,也不敢拨打120,总之,如果说贵妇赖上自己的话,小诊所的费用,小山还是付得起的,何况贵妇的一身“珠光宝气”也值不少钱吧!如此想到,小山便让医生用心看、用最好的点滴药水挂上。   所幸,贵妇只是酒醉,又逢“撞人”惊吓,医生说休息一晚便没事了。只是交费时,小山傻了:住一晚院加各种费用,要八百多块,要知道小山这个河南治疗癫痫到哪家医院比较好月只留了五百块的生活费,不交清费用的话,诊所居然不准住。   听了小山苦口婆心说了事情经过,医生连让小山马上去取钱的机会都不给了,医生严肃地说道:“你要是走了,她醒来不认帐杂办?再说谁知道你出去了跑不跑路?你给我乖乖的在这儿等她醒过来,别到时候没人付钱。要不然,咱就报警!”医生指着贵妇,警告着小山别跑了。   小山无奈地守在病床前,越想越窝火,肚子也发出抗议的雷声,可一看床上的那张苍白的脸,又慢慢地心软了下来。小山再次找到医生,乞求道:“医生,俺才刚下班,还没吃饭呢,您就行行好,让我出去吃一点东西吧!要不,我把身份证给您压上?”   医生也着实看小山可怜,让小山交出身份证,才同意小山出去半个小时。小山郁闷地来到银行,可ATM也被拉上了卷连门,小山抬起脚就踹:“连你他妈个破门也欺负我!”   怏怏地 回到小诊所,医生不由地点点头:“你小子还挺老实的嘛!怎么吃得这么快呢?”   小山懒得理医生,低着头生闷气,嘀咕着:“你们这城里人都一个德行!”   “哎、哎!说啥呢?有气?等她醒来冲她发!我救人还错了?”医生不满地指着小山。   看着鼻尖上的手指,小山火起了,一巴掌拍开,盯着医生一字一句的说:“我、麻、烦、你、放、尊、重、点,有、点、医、德、好、不、好?”   “嘿!看你一表人才,没想到还挺横的哈!信不信我让你们滚出去?”医生鄙视地看着小山。   “好!你赢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小山妥协了。   “没钱也学人家救人,真是乡巴佬!”医生还喋喋不休。   “你,…”小山气得站起来,又愤愤地坐下。   “我说得不对吗?要是你有钱,我还在这儿陪你?我早关门回家睡觉去了我!”医生边说边摇头,一股脑地收拾东西,准备关门。   “是啊!要是我有钱,以不至于二十五六还打光棍儿了!要是我有钱,能在这受窝囊气吗?到现在,我他妈还饿着肚子呢。”小山想通了,心里也好受了些,大不了,忍一晚吧!   “嗡嗡!”兜里的手机震醒了出神的小山,小山掏出一看,是条垃圾信息,删掉信息又把手机放回兜里。忽然,小山一拍脑袋,大声骂道:“我他妈真是猪脑子!有手机居然不知道打!”   “喂!刘姐,我王小山!”小山拨通了还算是老乡刘姐的电话,纸箱厂里唯一一个算得上的朋友的朋友。   “小山,还不休息啊?有事吗?”刘姐乐呵呵问道。   “姐,我想跟你借点钱!”小山试探性的说。   “小山,不是刚发工资吗?这么快花完了?出门在外,省着点花,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你要多少啊?”刘姐很爽快,但也不忘说小山几句。   小山平时最怕刘姐叨唠了,特别是在小山女朋友的问题上,刘姐也费了不少口水。小山怕刘姐又扯远了,赶紧哄着:“姐,我就借几百块,明天上班就还你,你看能不能给送到步行街小诊所来?”   刘姐一听急了,“生病了?小山,你先等等,我马上过来!”刚说完就挂了。   小山听着手机里的忙音,鼻子酸酸地,回过神,面颊已湿了。   不一会儿,刘姐坐上老公的电动车风风火火地赶到,刚敲开门,便拉着小山左看又瞧,摸摸额头:”小山,哪不舒服?”   “哥,姐!是她!”小山无奈地指着病床上的贵妇,不过看刘姐着急的样子,心里暖哄哄地。   “她?是谁啊?”刘姐一脸茫然,平时小山可以说没什么熟人和朋友。   小山扶着刘姐坐下,又耐心地把经过说一遍,只是医生逼着交费的事没说,小山感觉说出来有点丟人。   刘姐听了不像以往那么激动了,反而严肃的对小山说:“小山,好样儿的!放心吧!人在做,天在看,最重要的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相信好人有好报的!”说完摸出一叠红票子给小山。   小山拿过一数,整整两千块,是刘姐今天刚发的工资。小山只拿了五百,剩下的赶紧退回去,忙对刘姐说:“姐,只差三百多块,太多了!”   刘姐推回小山的手,说:“小山,多留一点做防备吧!事情还说不清楚,放心,你哥工资也还没存,我们不急。”   “那谢过姐和哥了!”小山索性不客气,拿着钱准备把欠的费用交了。   医生不知何时已在门口,也许良心现、又或是受了几人感动,居然说:“等她明天醒来再交吧!对了,小伙子,去吃点东西吧!别饿坏了!”   小山以为自己听错了,随手抽出四张红票子递过去,医生却转身走了。一会儿,手里端着个饭盒,边递给小山边说:“这是我老婆中午送的,我没来得及吃,如果你不嫌冷,就将就一顿吧!反正我马上回家了!”   小山不好意思地端过饭盒,对医生说:“医生,你走了,就不怕俺跑了?”   “哈哈!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哎对了,你们明天上班吗?”医生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转弯。   小山还真有点不适应,不过还是对医生疑问道:“上啊!早上六点,怎么了?有事吗?医生!”   “没什么事,我是想说,如果你们忙,可以先回去,别影响工作。而且病人也没什么事。再说这事吧,我觉得你们先回去好些,等她醒我跟她说!“医生忙着解释。   “这?不好吧,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小山在迟疑。   医生急了,指着小山说道:“我说你这小伙子怎么一根经呢?我是医生,她有事我能不知道吗?快回去休息吧!”   小山和刘姐夫妇一合计,还是把药费给付了再走,免得再出差错。医生推辞不过,索性也就收了,还目送了三人一程 。   回到租的地下室, 小山反覆久久不能入睡。还想着那贵妇此刻醒了没有?身体好些了吗?明天会不会上门找麻烦?这次也不知要赔多少钱,估计今年又要白干了吧!不说贵妇身体,就单说撞到宝马轿车上的漆,也是一笔不小数目。报警吧,自己无靠山、背景,自己一穷光蛋怎么去和人家打官司?看来今年不能给老父老母寄钱了,明天想个法骗下家里吧!小山就这样想着、担心的昏沉入睡。   一阵闹铃,小山搓搓眼角,无精打彩地伸个懒腰。如果以往,小山定是早忙开了,买菜、做饭、上班。一看钟,才凌晨5点,再想睡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就到诊所看看吧,反正躲也躲不过。想着,也不像往常打扮下帅气的脸蛋了,顶着两个黑眼圈忐忑不安地来到诊所。   诊所医生早开门了,小山进去轻轻地问医生:“医生,那女的杂样了?”   医生抬头一看是小山,脸上堆满笑容,乐呵呵的对小山说:“小伙子,天下还好人多啊!好心总会有好报的!”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札红票子,递给小山说:“她早就醒过来了,已经出院了。来,这是那女的给你留的,一共二千块,你数数。”   小山茫然了,“医生,要不了那么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才花了八九百块,这太多了!麻烦你拿回去!”小山大喜,却没贪心,只拿出九百,剩下地退了回去。   医生看小山一脸坚定,于是也就收回来锁上,对小山说:“难得啊,对了!那女的还给你买了辆自行车,来,跟我去取。”   “自行车?我的自行车不是撞坏了吗?”带着疑问,小山和医生来到后院。只见医生摸着一辆英文牌的山地越野自行车,对小山说:“这可是人家半夜打电话叫人送来的!我估计至少要一千块以上,小伙子,钱,可以退,这不能退了!那女的特意交待了,一定要让我亲手交给你,这是人家一片心意!”   小山惶恐,喃喃说道:“医生,这太贵重了!我不能…”   “我说你小子,怎么老是气我我呢?我…”医生脾气也上来了,气得指着小山直摇头。   小山赶快接过自行车:“医生,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觉得这样子不好!”   医生板着个脸,盯着小山说:“推上自行车,滚蛋!赶快!”   小山还真纳闷了,这有钱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出门,骑上自行车一溜烟跑了。医生悄悄地一瞅,瞬间,忍不住握住肚子,笑得眼泪掉了出来。   回到厂里,刘姐看见小山骑着新自行车,不相信地擦擦眼睛,拉住小山便问:“小山,自行车不是被撞坏了吗?你不会是去取钱了吧?这也太贵了吧!”   小山心情高兴,笑着说:“姐,你不知道!那女的没找麻烦,反而把我垫的药费给我了,还给我赔了辆新自行车!”   刘姐没有小山期待的表情,反而认真地说:“小山,你是不是敲人家竹杠?老实说!我们人穷志不穷,做人,要无愧于心!”   小山急了,跳下车,扶着刘姐说:“姐,知道了,你就这么不信我呀?要不,我带你去问问那个武汉小儿羊角风如何治疗医生?”   刘姐笑了,”姐信了!小山,带姐溜一圈,现在上班还早。”   小山转过自行车,高兴地叫上刘姐:“姐,走嘞!”   “这自行车比咱家电动车还跑得快啊!”刘姐紧紧抱住小山腰。   “那是,姐,坐稳了!这是山地越野自行车,可以调档速的。听说要一千块左右一辆呢!”说着又是一个加速,飞了出去。   “慢点、慢点,姐不行了,姐怕了!”刘姐赶紧制住小山,非要下来走路回去。   小山也下来推着自行,和刘姐叨唠:“姐,要不,以后我送你算了,哥来回跑也麻烦,反正我们没隔多远!”   “哪杂行?要是有了女孩看到了怎么办?”刘姐想都不想就一口回拒。   “有哪个女孩能看上我这穷光蛋?再说了,你是我姐,让别人看去吧!”小山说着有点落寞。   刘姐哈哈一笑,指着小山说:“我们小山这么帅,怎么尽说丧气笑呢?”   “这年头,帅有啥用,钱!才是硬道理!”小山说到钱,才想起兜里的钱,马上还给刘姐:“不好意思,姐,刚才高兴,忘了!”   刘姐也不客气,放好钱边对小山说:“对了!小山,我侄女也要来这里打工,人挺漂亮的,到时候见见?” 共 10241哈尔滨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家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