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暖冬有你】温暖的呼唤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诗歌
李大爷年轻时是生产队长,身强力壮,辛辛苦苦养大了儿女,娶妻成家,可以儿孙绕膝颐养天年了,谁料想晚年时节被儿子赶到荒郊野外,在两间孤零零的小房子里苦度光阴。大儿子和老人积怨已深,多年不进门,二儿子抱怨爹娘偏心两个弟弟,对老人不管不问,三儿媳说结婚时房子是瓦房不应该给小儿子建平房而对老人心存怨恨,小儿媳想独处就在自己的农田里给公婆建起了两间老年房,匆忙让老人搬了进去。   想起他们几个我就上火。   四年前,上级有了惠民政策,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每月有了六十元的养老金,但是有个条件,老人的子女户籍在本村的必须每个人缴上自己的养老金老人才能领到钱。我把银行卡送到每个老人手里,六十元虽然少了点,在农村老人眼里也是希望。几个月后,老人们很多人领到了有史以来属于自己的养老金。李大爷拄着拐杖,拖着那条有点跛的腿,一连几天走遍整个县城的农村信用社,也没有在卡里拿到一分钱。老人失望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钱?我立刻想到了大爷的几个儿子,很快查到是老人的三个儿子没有上缴自己的那份钱。中午没有吃饭,我就走进了兄弟们的家,苦口婆心,终于说服二儿子和小儿子,最后我去了老大的家里。他们父子向来不和,很难说动他们,我还想试试。   刚进入他家的时候,夫妻俩很客气,当我说明来意,他们的脸色变了,首先是他儿子一口回绝:“不缴,当年他们做什么了,他眼里只有二,三,四几个儿子,我算什么,现在求我了,晚了。”   我笑笑说:“大哥,那是过去的事了,大爷已经老了,不能计较了。”   他妻子说话痛快:“我们不缴,就是不想让他领到养老金,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说了也白说。”   我不甘心:“嫂子,要想想老人的好处,把那些不愉快都忘了,老人养大我们不容易。”   “他们没养我,对我没有好处,只有坏处。”她冷冰冰的话让我的火差点就冒出来。   “大哥,既然如此,我也不说什么,只求你想一想,你小的时候大爷是怎么疼你的。”我真想和他们理论一番,强压住火说完我走了出来。   我上了拗劲,一定让老人用上养老金。一连几个月,我把这个当做工作的主题,找镇领导,区领导,分管农村养老保险的领导,终于领导被感动,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批准了我的请求,当李大爷第一次领到钱的时候,他找到我,老泪纵横“:好闺女,多亏了你,大爷才能领到钱,让大爷怎么感谢你呢。”   我笑了:“大爷,这是我应该做的,只要您和大娘生活得好,就是对我的最大感谢。”      今年的冬天不冷,只是下了雪气温有所下降。我小心翼翼的推着车,终于来到了李大爷家。这是两间远离村庄的小屋,没有院落,屋子一头,用庄稼秸秆搭起一个小小的棚子,算是老人的灶屋。大爷没在家,大娘坐在在门外晒太阳,她患有老年痴呆。我蹲在她的面前,静静地看着她,她呆滞地目光已经不认识我。小时候母亲经常带我去大娘家玩,大娘很喜欢我,每次都给我找很多好吃的,我记得那时的糖块特别甜。眼前的大娘已经被岁月雕琢的变了模样,干净利索的大娘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感觉心里一阵酸楚。   前几天,凌晨两点,我被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惊醒,朦胧中摸起手机,是邻居打来的。他夫妻在街上开着一间小小的早餐店,每天很早就起床去店里。话筒里传来急促的声音:“你们村是不是有个李大爷啊?”   我一愣:“是啊,他怎么了?”   他说:“他老伴在你家门外坐着呢,你快出来看看。”   我住的这个地方紧邻县城,邻居都是各个乡镇来买的房子,对村里人不熟悉,很多人和事他们都来找她。   我闻言急忙起身,穿好衣服开门走了出去。外面很冷,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院子外面的石凳上,坐在一个老人,真的是大娘,我摸摸她的手,冰冷冰冷的,她手里紧紧地握着几根小木棍,夜里这么冷,一整晚她怎么受得了。   我心疼地问:“大娘,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不回家?”   大娘话里带着焦急:“我到集市捡了一把柴禾回去做饭,就回不了家了。”   早就知道她有点老年痴呆,没想到已经糊涂了,我气极可笑:“大娘,你是掉向了,集市就在你家旁边,现在你都到了城里了。前边不远就是河,你掉进去怎么办?”就在几天前,邻居老太太据说是梦游,半夜里出来掉进河里死了,刚刚葬了。   她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我告诉了老公一声,送她回家。她有哮喘,几百米的路程走了四十多分钟,我们说着话,走走停停,歇了几次,终于来到了她的小屋,屋里亮着灯,大爷躺在床上没睡着正着急呢,见我们进来松了一口气。本来想抱怨几句,看到大爷满面焦虑,到了嘴边的话我又咽了回去。他的身体本来身体就不好,自己照顾自己都困难,黑灯瞎火的出去找老伴,根本不可能。我把大娘扶到床边,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走了半夜,累了,衣服没脱就躺下了。我给她脱下鞋,轻轻地盖上被。这空档里,大爷告诉我,大娘这是第三次出去了,那两次十点多就回来了,这次他以为老伴一定没了,走丢了,正暗自落泪,没想到我送回来了,总算可以安心睡了。   我带上门走了出来。   天没亮,黎明前的天空里黑漆漆的。从小就胆小,晚上很少出门,来的时候一路和大娘说着话没感觉怕,现在让我一个人走回去,周围漆黑一片,真的没勇气。幸好带了手机,几次呼叫,终于把睡梦中的老公吵醒。   “来接我,我回不去了。”   “还迷路啦?”那边传来老公不情愿的声音。   老公不知道大爷的家,在我的遥控指挥下,他很快来到我身边,不高兴地说:“多管闲事。”   我陪着笑脸:“你媳妇干的就是多管闲事的官,不管闲事怎么行呢?”   回到家里我再也没有睡意,不能让悲剧再发生,应该想办法让大爷大娘搬回儿子家,不能让老人再孤独了。      早晨吃过饭,来到了他小儿子家。我和他们夫妻同龄,有共同语言,就从他们入手。我年长他大一岁,他们叫我姐。我进来的时候,他们刚吃完饭,见我来了热情招呼着。我准备打持久战,顺势坐了下来,他们好像知道我来做什么,静静地等我开口。   我想起了那个死去的老人,就从那里开始:“四弟,杨婶掉到河里淹死你知道吗?”   弟弟没开口,弟妹答话了:“太可怜了,那么大年纪,怎么就淹死了?村里议论的可难听了,很多人在暗骂她儿子媳妇呢”   我顺势接过话头说:“是啊,不孝子应该受到谴责,特别是他们这代人生活困苦,能把几个孩子养大真的不容易,老年该享福了,却是这个结局,真让人寒心。”   他们似乎听出了我的话外音,都没有说话。   我不想绕弯了,开门见山地说::“你们不知道吧,大娘昨晚就差点步入后尘,她又走失了。”   下边的话我没有说,静静地我等待他们的反应。   果然,母子连心,弟弟急忙起身就要往外跑,我一把拉住他:“不要去了,我已经把大娘送回家了。今天早晨两点,幸亏我的邻居早起做生意发现了她,不然真的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   我看见弟弟松了一口气,他看了妻子一眼没有说话。   我继续说:”还告诉你们一件事,今年夏天的那场大雨你们记得吧。大爷的房子进水了,水差点就到了床上,是书记把大娘他们接到了办公室,在那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晚上水退了才回家的,生活用品全湿透了,是村里出钱买得新的,家里也是我们几个收拾的。你们真的不知道?这么大的雨,没有人一个过去看看。”   他们的头低下了。   其实我知道,他们夫妻心肠软,特别是弟弟,老夫妻最疼爱他,他们父子有很深的感情,至于为什么让老人搬出去,外人不得而知。弟弟坐不住了,起身走了出去。我看见他落泪了。   弟妹红着脸很久才抬起头对我说:”姐,我也不想让婆婆搬出去,就是气不过。他们四个儿子为什么就该我一个人养?家家都有房子,没有一个让他们住,太不公平了。”   我让她把心里的不满说完。   过了一会等她的情绪平复了,我才问:“你去过大娘家几次?”   她摇摇头:“那些年住在一起时,因为小事吵架公公骂了我。我一气之下给他们造了房子,就让他们搬出去了。一直没有去看过。”   “抽时间去看看吧,又潮又暗又冷,大爷身体不好,腿脚不灵便,大娘的老年痴呆更厉害了,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大爷照顾好自己已经不容易,还要照顾大娘,真的让人担心。有个万一……咋办?”   “那几个儿子不能去看看吗?”   我笑着送过去一顶高帽:“兄弟四人,就数你孝顺,你都不过去,他们会过去吗?”   她不说话了。   “弟妹,你想一想,如果是我们的父母,哥哥嫂子对他们这样,咱们心里会是什么感受?人总有老的一天,将来我们老了,孩子们这样对待我们,我们又会怎么想?他们这一代老人养儿育女吃尽了苦,晚年了该享福了却是这种境况,咱们做儿女的于心何忍。“   这时弟弟进来了,不等媳妇开口,就说:“姐,你不要说了。我去把父母接回家过年,以后的事情等过了年再说吧。”   他的话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   弟妹接着说:“先让他们在家过一段时间,婆婆的房间我没动,收拾干净一下就可以住。”   我高兴了:“好,就让大爷回家过年。你们放心,他们兄弟几个我和书记去做工作,一定要让他们每家给大爷准备一间房,几家轮流住。”   我知道要兑现这句“大话”不容易,可我想试试看。这个温馨的暖冬给了我兑现大话的勇气。      我赶到大爷家就想着把这好消息告诉大爷,他正巧拄着拐杖提着一个包回来了。   看见我在,高兴地说:“闺女,我今天领了二百元钱。买了年货,还买了一挂鞭炮呢。”   “好啊,大爷,”大爷高兴我也高兴。   “您看屋里,我给您老送年货来了,这是上级领导关心您们,给您的米面,还有二百元钱。“我从衣袋里掏出钱交给大爷。   大爷再一次落泪了:”闺女,这几年多亏了你照顾,比我的亲闺女还亲。“   “大爷,我是您看着长大的,就是您的女儿,虽然我出嫁了,还是这里的人,我永远是您的女儿。”看着老人,我想起了去世的父母,落泪了。   快中午了,太阳暖洋洋的。   我说:“大爷,我还要告诉您一个好消息,一会四弟两个人来接您和大娘回家呢。”   大爷虽然老了,可是一点也不耳背,他听了一愣:“你说什么?是真的?”      大路上出现一辆电瓶三轮车,是四弟他们,他们来了,近了,更近了……大爷哭了,四弟哭了,弟妹哭了,我也哭了。   目送一家四口越走越远的身影,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武汉羊癫疯的治疗有哪些洛阳好的羊癫疯医院是哪家儿童服用丙戊酸钠有效吗荆门哪里治疗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