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永不失色的落叶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都市
摘要:总有一些东西会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前进,失去一部分或全部价值,被人遗忘,就如同这落叶。尽管,那些扫落叶的时代嫣然走远,树叶的价值在如今,只剩下单一的成分,成为装扮树的羽毛,美化季节,供人们养眼的风景,但它在我的心灵,依然浑身是宝,在我的记忆是永不褪色的。因为它陪伴了我整个的童年时光。    北方的春色向来姗姗来迟。春天在即,二月末的春天于小城,树木的枝头光秃秃的,还看不到芽冀,不要说“二月春风似剪刀,不知绿叶谁裁出。”了。这当然是此时只有南方春天才特有的景致。但不管怎么说,到底是春天了,枝头即将萌生新的生命,柳绿花红指日可待是迟早的事,心里的欢喜自不用说。按理,在这样一个充满希望满怀生机的季节,我不应该来写落叶,但我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写了,因为这份情怀在心中积聚已久,只是错过了抒发的季节而已。   每每深秋树叶开始飘落的时候,不论是在上班还是在下班的途中,看到马路边的清洁工,穿着橘色醒目的上衣,将脸和头包裹得严严实实,躬身手握一把大扫把在路旁专心致志,亦步亦趋扫落叶的情景,我定然会情不自禁放慢脚步,充满敬畏,投去虔诚的目光,直到目光掠过他们的身影看不见为止。   一片片金黄纤细的落叶在扫帚的追赶下,忽远忽近,漂泊不定,最终都逃脱不了魔掌般扫帚庞大的身子来回往复地追赶,乖乖聚拢在一起,等待命运的宣判。落叶多时,为了节省车厢容量,避免一趟趟拉送,他或她会把扫好的一堆堆落叶点燃。那些着火的落叶,瞬间熊熊燃烧,浓烟滚滚。冒起的阵阵烟雾,熏呛着过路人,有人甚至会捂着鼻子走过,我是不怕的,反而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生命只不过是一团火。当那些落叶随着烟雾的消失,顷刻间香消玉损,化为灰烬的时候,一种揪心的疼惜在心间漫延,触动尘封的岁月。   然后清洁工会将化为灰的落叶揽入垃圾车内,送到特定的垃圾盛放地点。如果落叶少,他们就直接装进带斗的垃圾车里,连同我的记忆一起载向那个地方。   脑海中还储存着另一副画面,虽不至于驻足观看,但也能使我放慢脚步,心海泛舟,浪花翻滚。那就是,我和夫每天清晨都有将八岁的女儿送到学校后晨走的习惯。秋天到来的时候,在女儿的学校门口,总会看到一些小学生,男男女女,穿着校服,拿着笤把,扫帚在校门外做卫生。那些稚气的脸庞,被清爽的秋风吹红了脸颊,幼小的身子移来移去,漫不经心清扫着地面。这个时候的地面,大多是一片片从树上潸然坠落的柳树叶片,像迷途的蝴蝶被学生们追赶,最终落入他们的垃圾斗,运送到了他们该去的地方,作为垃圾处理掉。   我之所以会为之动容,是因为小时候的我,没少扫落叶。而我扫落叶,是有用途的。   是落叶,让我懂得了生命的价值在于奉献。   那时候的落叶浑身是宝,不像现在,一到秋天,就成了影响市容市貌的城市垃圾。春夏叶子长在树枝上时,绿油油的叶片层层叠叠,是人们纳阴乘凉养眼的好风景,凝聚着和平和希望。秋天落地的时候,被人们纷纷扫堆拉回家,积攒下,是羊冬天最好的食料,还可用来烧火煨炕,化为灰烬后又是土地上好的肥料。   落叶一般是羊的美味佳肴,其它牲畜是不吃的。   小时候家里养羊,我有一段放羊的经历。那是一九八三年,土地刚刚承包给个人,本是集体饲养的各种牲畜都按一定比例分给了各家各户,我们家也分了七只羊,一头牛。那时父亲是生产队长,管理着队里的事物,对家里和地上的活自是完全顾及不到,大多靠母亲一个人搭理。我们兄妹几个,谁来放羊并做母亲的帮手就成了问题。我刚好升入三年级,家里大姐已出嫁,两个哥哥都在上初中,作为家里的男孩子,父亲自然不忍他们的学业半途而废。二姐上五年级,但二姐身体盈弱,不堪重负。父亲权衡再三,毫无疑问这件事就落在了比姐姐高出肩头的我身上。父亲决定让我辍学放羊,同时也好让我帮家里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减轻母亲的负担。十来岁的我还意识不到上学对未来的重要性,母亲和我一样目光短浅,她认为作为女孩子,只要学好针线持家,懂得相夫教子就行,没必要学那么多知识。当父亲说不让我上学了,要我来放羊时,母亲没有反对,我亦没有一点不舍,毅然拿起了羊鞭,和几只羊做起了伴。   那一年,我十三岁。十三岁的农村孩子,在家,不仅能帮母亲洗衣做饭,做很多家务,还能帮家里干好多农活了,如拔草,割麦打场等等。因此,放羊之余,我成了母亲的得力助手。   那时候的羊都是放养,不像现在有专用的配合饲料圈养。荒滩上的青草,树上落下的叶子就是它们最好的食物。吃大自然的草生长的羊长得慢,要一年才能长大,肉食原汁原味,鲜美,不像现在的羊,四个月就出栏了,肉质也大打折扣。   那时因各家羊都不多,因此三五家轮流去放。挨上放羊的那几家,又会把羊混在一起放。每天天一亮,饿了一晚上的一群群羊从各家各户的后圈子里被主人赶了出来,像脱缰的野马,都奔跑汇聚在村庄后的那条长长的土路上,成为一个庞大的群体,羊一边跑,一边咩咩叫着,路上尘土飞扬,负责放羊的那几个人拿着鞭子跟在后面快速追赶,不一会儿就把羊赶到和庄稼地相连的草滩上。   羊到了草地上立马乖巧下来,低头悠闲地去吃草。如果有同龄的孩子,我们会坐在草滩处有沙土的空地上玩石子,或者跟一些妇女学做针线活。也有嘴馋不安分的主,偷窥着庄稼地,乘我们一不留神就跑到了庄稼地里大快朵颐。因此我们一边坐在草地上玩,一边要时刻关注着羊的动态。   放羊其实是件很快乐的事。羊在草地上吃草,我们无忧无虑玩。但村子里的孩子大多都不喜欢放羊。那时候村民的观念普遍认为放羊是最没出息的事。谁家大人教育自己孩子不好好上学时都会说:“再不好好学习,长大了就放羊去。”因此放羊的人大都是些上不起学或上学时因学习不好而辍学的孩子,还有就是一些干不动体力活的老人。家里没有老人,孩子都上学的,挨上自家时迫不得已大人才去放羊。   冬天田野收尽,万物枯黄,草滩上就没了羊吃的草,积攒的树叶就是它们最好的食物。其它时候,即便大地上草枯了,但还有散落在田间地头的树叶,庄稼地上的枯草,也能供它们充饥,但也只能吃个半饱,要让它们完全吃饱,就要靠储存下的落叶添圈喂养补充。地上没有了庄稼,羊可以随处乱跑,有树的地方就是它们的最佳去处。而落雪天,大地被茫茫白雪覆盖,什么也看不见,羊就得整天圈在圈里,靠落叶喂养。因此,村子里各家各户储存落叶非常重要。   每当深秋来临的时候,我们就要早早为羊过冬的食料做准备。   家乡名为黑树窝,因树得名,大多是白杨树。因此,家乡的田间地头,渠沟路旁,房前屋后,到处都长满了树。一到深秋,黄叶纷纷,铺天盖地,树叶随处可见,蔚为壮观。大约半个秋天,只要是不放羊的时候,我的身影就忙碌在这些地方。   紧挨我家的后墙是一条连接一至六队的路,有四五米宽,路两边长满了树。同时我家南墙几米外是一条浇地的水渠,紧挨水渠是一条横贯东西通往其它村镇的好几米宽的马路,路两边和树沟沿一样长满了笔挺的白杨树,像一个个英姿飒爽的士兵守卫着村庄。在树叶飘落的时候要抓紧扫落叶。全队家里只要有羊的人,都盯着这些落叶。家里一般会派和我一般大的孩子扫落叶,也有老人扫的,大人们一般不扫,他们忙着干地上的农活。扫落叶谁都选择离家最近的地方开始,为的是运回家时减少距离少费劲。这个时候就要抓紧干,手脚慢了,就会有人捷足先登,就得多走路,去远处扫。   落叶一般会持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拉一架子车,四周围上两米高的席子,里面放上笤帚,笈笈做的长柄大头扫把,放上一两个笈笈筐子,还有蛇皮袋子,就出发了。   近处的落叶扫完了,就去远处扫。我一般是会选择大路旁和树沟内。落叶大多集中在这些地方。落叶从树上晃晃悠悠漱漱落到地面,秋天风多,经风一吹,就聚集在路边,隆起厚厚一层,用大扫帚从两面一赶,三下五除二就扫成一大堆。然后用筐子一筐一筐揽起装到车里。没风时,满地都是落叶,就用大扫把一方一方地赶扫。一点点吹落沟内的树叶,越积越多,也是颇厚的一层,只需用笤帚来扫,几笤帚就赶堆了。   年少不识愁滋味,更不懂得伤春悲秋,只知道一股脑儿干活。一筐筐树叶装满车厢,再把那些蛇皮袋子装满一个挨一个整齐有序垒在车顶上面,用一根绳子勒得紧紧的拉回去,卸堆在草圈里,任凭汗水浸透衣衫而无怨无悔。落叶不十分沉重,这么一大车拉起来颇不费劲。每天扫上这么一两车,如此往复,一个多月后,草圈里的树叶堆积成高出草圈墙的山,就够羊一个冬天吃了。望着那堆积如山的树叶,就不愁羊冬天没吃的了,我也不用冷冻寒天赶着去放羊了,心里满是欣慰。   霜降一过,秋意浓浓,树叶铺天盖地落,房前屋后,大路,沟旁,田间地头,到处飘满了落叶。那时候的落叶可好扫了了,经风一吹,全聚集在路边或树沟内,形成大大小小的叶堆或叶垄,不用扫,直接拿着袋子对着落叶,一手撑开袋口,一手往里塞,不一会儿就是圆鼓囊囊满满一袋叶子。这样扫落叶变得轻而易举,心里自是欢喜。   秋天庄稼收割完后,父母忙着整地,我就开始扫树叶。轻飘飘的叶子,沉甸甸的日子,被我一车一车拉回到土块砌的三米多高的草圈里,山似的堆起来,就够羊儿一个冬天的食料了。   那一年,家里的七只羊在我的放养下,竟添了五只小羊,变成了十二只。那些羊,一看到我端着树叶筐走到圈门前就咩咩地叫个不停。倒在圈里的树叶一会儿就被它们哄吃一空,然后再聚站在圈门前翘首期盼。   虽然,我只放了一年羊,有幸又返回了学校,但在放假期间还是会放羊,每到秋天还是会利用下午放学后的时间做扫落叶的事情,这个事情一直持续到了我小学毕业,从未间断。进入初中后,村里家家扩种棉花,棉花的叶壳都是喂羊的好食料。摘完棉花,父母会把棉花秆拉回家,叶壳扫回家喂羊,加上玉米秆,冬天羊的草料绰绰有余,秋天再也不用扫我扫落叶了,树叶失去了其食用价值。   总有一些东西会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前进,失去一部分或全部价值,被人遗忘,就如同这落叶。尽管,那些扫落叶的时代嫣然走远,树叶的价值在如今,只剩下单一的成分,成为装扮树的羽毛,美化季节,供人们养眼的风景,但它在我的心灵,依然浑身是宝,在我的记忆是永不褪色的。因为它陪伴了我整个的童年时光。   时光远去,记忆犹存。那时候并不懂得生如夏花般绚丽,死如秋叶般静美的人生哲学。几十年的光阴一晃而过,现在才明白,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生命是一个过程,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必然会跌岩起伏。我们都是大自然的一份子,道法自然,当命运无力改变时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未尝不是一种生存之道,人生哲学。重要的是不失本色,不曾虚度光阴,一直尽自己所能努力着,奋斗着,奉献着,即便默默无闻也是无悔。   如今,离开家乡已有些年了,我不扫落叶也二十多年了。如今的家乡人也早不扫落叶了,羊大多有用玉米秆和麦草棉花秆混以配合饲料喂养,电磁炉,暖气炕的盛行,也不用落叶来烧火煨炕,落叶的实用价值早已退出历史的舞台,但那段扫落叶的时光,依然鲜活在记忆里,温润生命。   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郑州那里能根治癫痫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效果好癫痫病患者需要怎么进行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