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永恒的爱情天梯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网游小说
武汉癫痫怎么处理 一、发现
  
   二零零一年的中秋
   户外旅行社的众友
   相约去原始森林探险
   让身心与大自然交流
   蓝天翻卷着云头
   吸水眨动着明眸
   鸟儿在枝头高歌
   树叶在金风中招手
   翻过一道道山梁
   越过一道道山沟
   森林越来越茂密
   路也越来越难走
   就在大家为前进的道路发愁
   一架天梯洛阳那里有治疗好的癫痫病出现在峰口
   他们大喜过望
   纷纷踏上这绿海中的青州
   一级级前进
   一阶阶相守
   足足爬了六千多个石阶
   他们才来到了天梯的尽头
   眼前的景象令他们吃惊
   拍打着脑门看是不是在梦里头
   已经现代化了的今天
   这里却演绎着蛮古时的春秋
  
   二、摸牙
  
   一台花轿颤悠悠
   里边坐个俊媳妇
   喇叭唢呐声声响
   全村老少喝喜西安小儿癫痫的中医治疗
  
   新娘还未揭盖头
   大妈抱来了小毛猴
   年方六岁门牙落
   民间良方借秀手
  
   漂亮的新娘才十六
   助人为乐不害羞
   掀起盖头伸玉手
   美艳惊傻了小毛猴
   心中暗暗把愿许
   我要娶她做媳妇
  
   三、欢歌
  
   新郎新娘手牵手
   男耕女织乐悠悠
   娃儿一连添四个
   像爸像妈夸不够
  
   丈夫外面勤劳作
   妻子家里不住手
   合合美美过日子
   恩恩爱爱度春秋
  
   四、悲情
  
   一晃十年不算久
   灾难降临丈夫头
   一场大病赴黄泉
   撇下妻儿风浪口
  
   无米无柴难度日
   难坏了伤痛俏寡妇
   冒着风雨进山去
   采来蘑菇换盐油
   编好草鞋去赶集
   五分一双就出手
   当爹当妈不容易
   夜里清泪湿枕头
  
   五、援手
  
   看见情人日消瘦
   急坏了当年的小毛猴
   如今已是棒小伙
   我不伸手谁伸手
  
   坝地播种除杂草
   砍柴舂米修水沟
   家里外边都忙活
   寡妇心里蜜甜透
  
   六、苦难
  
   这样的时光不太久
   全村老少嚼舌头
   这个婆娘不地道
   偷养汉子不害羞
  
   东家指桑来骂槐
   西家撵鸡又打狗
   孩子出门遭唾弃
   东西无缘无故丢
  
   七、隐居
  
   这种日子太难受
   悄悄逃到山里头
   寻个山洞栖身地
   远离红尘无烦忧
  
   白天老少开荒地
   任凭汗水脚下流
   夜里点个煤油灯
   开凿石壁把路修
  
   日子一天天过去
   小伙老妈情更稠
   新添娃儿一对半
   一家九口靠天酬
  
   八、出飞
  
   日出而作日落息
   不知时光有多久
   娃们个个都长大
   吵着嚷着向外走
  
   眼见不能阻挡住
   再三叮咛闭紧口
   咱们的秘密不能露
   你们尽量城里头
  
   九、留守
  
   七个小鸟都出飞
   泥土屋中剩下了老两口
   小伙不听嘿嘿笑
   奉劝老妈别发愁
  
   有我你就不用怕
   我小你大能长久
   将来我为你送终
   坟前我也把你守
  
   老妈听了直点头
   牵着小伙撵马猴
   一棒玉米两人啃
   夜里赶着缝兜兜
  
   小伙操起了大铁锤
   叮当叮当凿石头
   老妈问他啥个咧
   回说带你山外头
  
   乐得老妈笑眯眼
   小伙筑路劲更遒
   一阶一阶日月久
   六千多阶铺云头
  
   为防青苔滑难走
   小伙常常杂物揪
   扶着老妈慢慢试
   爱情天梯胜美酒
  
   十、牵挂
  
   重庆山城笑意隆
   十大人物感动中
   小伙国江台上坐,
   引来一片赞叹声
  
   记者手举麦克风
   请求小伙说峥嵘
   一声俺想回家去
   全场都被他感动
  
   十一、离去
  
   那是零七的寒冬
   小伙照常去巡更
   地里赶走马猴子
   回家感到头好疼
  
   急得老妈向天叫
   呼唤儿子刘明生
   你爹发昏不得了
   快带他去看医生
  
   经过诊疗才发现
   小伙脑里血满盈
   没过几天断了气
   手心握着爱不松
  
   老妈哭得几欲死
   半痴半傻语低哝
   说好你送我先走
   为何你要负前盟
  
   七天水米未进口
   趴在棺身守亡灵
   边哭边诉边唠叨
   任是无情也动容
  
   十二、圆梦
  
安阳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   小伙安葬深山中
   老妈日夜勤叮咛
   快快把我接过去
   你那孤独我难宁
  
   二零一二秋风盛
   老妈仙逝儿家中
   为圆慈母夙生愿
   与父小伙葬同冢
  
   五十六年风雨路
   五十六年风雨情
   倾心相爱惊天地
   爱情天梯到永恒
  
   注:
   20世纪50年代,20岁左右的重庆江津中山古镇[2]高滩村村民刘国江爱上了大他10岁的“俏寡妇”徐朝清。为了躲避世人的流言,他们携手私奔至海拔1500米的深山老林,自立更生,靠野菜和双手养大7个孩子。为让徐朝清出行安全,刘国江一辈子都忙着在悬崖峭壁上凿石梯通向外界,几十年如一日,凿出了石梯6000多级,被称为“爱情天梯”。在他们共同的生活中,刘国江被妻子徐朝清亲昵地称作“小伙子”,而丈夫则把妻子爱怜地称作“老妈子”。
上一篇:杨柳兄弟
下一篇:有奖金征文路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