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西窗我看见你的天空我独自行走外十一首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微散文
◎我看见你的天空,我独自行走
  
   我看见你的天空
   我独自行走,独自微笑
   甚至,独自痛苦
   可我的生命,依然律动
   只有你——我的爱
   你的灵魂稀薄
  
   我是否可以看见你
   你的双手依然温暖
   牵着我的双手
   在阁楼里,用一颗生硬的弹壳
   结束我的命运
  
   仆人们忠实地祈求
   愿我在另一个世界
   安静地醒来
   我却怀着诅咒的心灵
   痛苦地死去
  
   我的爱
   倘若我能够与你在另一个世界重逢
   我绝不
   再受你的蛊惑
   去品尝“善恶树”上的那枚苹果
  
  
   ◎南京路
  
   “英吉利”与“法兰西”
   臃肿的“国名政府”和头戴白色橡树的
   人民警察。南京路上
   一名美丽的毒妇与我的妻子
   一起,陷我入霍乱与繁华
  
   “噢!哪天我死了,就要去南京路上
   作为它的腐朽的灵魂。”
   或许我还能在黄浦江里洗濯黑色的皮肤
   那位吉普赛乞讨女
   向我的表哥问好——美丽的中国人
  
   是的,应当是黄色的皮肤,黑色的眼睛
   ——南京路
   这位说着汉语的老人
   像我过世的爷爷
   时不时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路过你的闺阁,有粉红色
  
   透过横隔小镇的柏油路,我路过你的闺阁
   有粉红色,与凌晨的悸动
   甚至包括蓝色的幽暗的灯火
   印照着水面——蓝色的幽暗的人间
  
   “请不要吻我脖子上的那颗珍珠,
   要吻就去吻1991年的大雪吧。”
  
   透过小镇的玻璃
   我路过你的闺阁,有三月的桃花
   和咸咸的泪珠,仿佛
   海水里第一颗骨肉里的珍珠
  
   噢!滨海城市的第一个早晨
  
  
   ◎你安宁的容貌——是我手臂上的暖炉
  
   你安宁的容貌——是我手臂上的暖炉
   我不知觉的向你靠近——你温暖的身影
   空旷的对白里——“你冷吗?”
   却不知我独自停留——一截低垂的世界
   我的摇头只表达——“谢谢你!”
   任何人都曾路过你——你却路过我
   ——这颗火焰的动静
   “我是海域里的诗人。”
   “我是荒野上的过客。”
  
  
   ◎你的美艳的容貌是我隔世的芬芳
  
   你美艳的容貌
   与原野上的花朵一齐向着我
   展露出漫过天空的湛蓝
   我愿向着你奔跑而去
   迎面拥抱你的安详
  
   你美艳的容貌
   是秋天下的清爽
   我只愿化作梧桐
   在你的世界里扬起我隔世的金黄
  
   你美艳的容貌啊
   那是我在历史的尘土中
   唯一的芬芳
  
  
   ◎那时(我的初中路途)
  
   那时,天边的夕阳正红
   你打着灯笼——雪地正红
   我的初中路途,一行脚印歪歪斜斜
   毗邻天堂的马路上,行人匆匆
   只有我,这个安静的少年
   背着母亲从外婆居住的小镇上换来的书包
  
   独自飞舞。路边的小树你不要惊慌
   我的双手善良,带着夏天的暖炉
   抚摸你多年不见的乳房。
   淮河边,我的心脏随着河水流淌
   ——一艘载着我的祖国的轮船
   在我的肋骨上缓缓行驶
  
   那时,我的初中路途
   你是头戴花环的缪斯女神
   在归家的雪地里
   放下一瓣饱满的嘴唇
  
  
   ◎天空
  
   这深灰色的天空,这执着的
   排列着闪电的天空
   如果你不是“凯瑟琳小姐”的暖床
   那就作为岩石吧
   攀援在吉普赛少年的额头上
  
   这磅礴的天空
   你的脚下的那片墓园里
   住着“我的爱”
   尽管我生活在华贵的殿堂
   来自伦敦的舞女们戴着上流社会的王冠
   但那依然改变不了我的夜晚
   那齐腰深的黑暗
  
   “进来吧”“进来吧”
   寻着我手臂上流淌得烛泪
   骑着“希斯克利夫先生的白马”
   从墓园的尽头
   带我去那个久远的天堂
  
  
   ◎夜啊!
  
   夜啊!这间烟雾缭绕地房间里
   我的床铺,已经面向北方
   ——那棵长在莫斯科的白桦
   让我在你的枝丫下,看见出生
   看见死亡。嗅见你不经意的芬芳
  
   夜啊!你为何早早地降临?
   你看,我浑浊的血液,是否在遵从大地的走向
  
  
   ◎三套车
  
   ——歌唱俄罗斯民歌
  
   你要相信——我的唇齿
   长满倒刺的歌声
   甚至是否有莫斯科血统
  
   听见你,我的天空无处不是湛蓝
   我愿意与你分享女人的风韵
   或者小作坊里的谎言
  
   风雪有如第三棵白桦
   正以一种彷徨的节奏
   压倒我的双肩
  
   啊,歌唱你,我恍惚间看见的巨钟
  
  
   ◎家书
  
   ——给我的爱人
  
   (当我执笔,所有的夜色都将在苍茫中沉陷)
   爱人,我所得到的任性
   仅在夜色中——沉寂
   我的眼睛不再去崇拜眼睛
   我的嘴唇,不再亲吻嘴唇
  
   爱人,今夜这是唯一的永恒
   这是唯一的,值得我一再叩北京哪里能根治癫痫拜的沉沦
   就让海水拥吻海水
   就让你黑色的眼睛里
   一直闲适的春天,住着我的睡眠
  
   爱人,在这一刻
   我放弃流浪与诗歌
   放弃我唯一的抒情
   我只有你,你在另一个夜晚看着我的
   含着眼泪与模糊脸庞的家书
   (我的颤抖的灵魂!)
  
  
   ◎书信
   ——写给诗人“茨维塔耶娃”
  
   当一朵花的上升,接近诗歌的瞳仁
   它的纯白,看清诗人的足印
   因而从中透析出寒冷的考验
   或者,单调的歌声
  
   我握不住的羽毛,自上而下地飘落
   划过低垂的睫毛
   我看见——一位女诗人的意愿
   悬浮于俄罗斯的上空
   她的钟声回响
   她的哀怨仅于书本上痛楚着
   那段铺满灰尘的时代
   于是她的脸颊再也不能散发光芒
   春天呐,你依旧走在冬日的背后
  
   别这么瞧着天空
   就让雪花分叉,以你的高度
   去认知枪声,或者
   枪声里慢慢放大的深蓝色的眼睛
   它那么幽深,它武威市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的深处正安放着故乡啊
   与我的姓氏,共同组成寒冷、消瘦的乳房
  
  
   ◎我想成为诗人
  
   我想成为诗人
   别让黑夜里的语言魅惑我的心灵
   别让我的文字躺在发霉的书案上
   黄石癫痫医院那家好 我想成为诗人
   用双手折射黎明
  
   请别用夜晚的软语
   搪塞我怒奔的马蹄
  
   我想成为诗人
   不交好运与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