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老姑_1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一   老姑今年67岁,她是父亲同父异母的妹妹。比父亲小16岁,虽然年龄差距大了点儿,但是,兄妹俩却是知己。   老姑是个可怜人,14岁时我爷爷就去世了。从此她把父亲当成了主心骨,在她心里这个二哥就是她心中父亲的角色。正如人们所言:“长兄如父”,由于大伯长年不在家,父亲就是这个大家庭的顶梁柱。老姑有啥心里话就对二哥说,一切事都听二哥安排,连婚姻大事都由二哥做主。有啥不随心事也从里不反驳。   老姑和我母亲姑嫂关心融洽,亲如姐妹。我们小时候,她干活回来一会儿也舍不得待着。进了家门立刻放下农具,帮母亲看管我们,家务活抢着干。当年母亲也算是个文化人,她和父亲一样读过六年高级班(在娘家时还读过二年私塾,姥爷一年给教书的先生二斗米),“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一有空就给老姑讲大理论,所以姐俩有说不完的知心话。   不幸的是,母亲40岁就去世了,这突发事件让老姑伤心欲绝,十几年后才从阴影中走出来。   据父亲回忆:我母亲去世时,哥哥是最大的17岁、大姐15岁、二姐11岁、三姐8岁、四姐5岁,我最小7个月。老姑21岁,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她不但模样长得俊俏,而且还心灵手巧。可称得上“炕上一把剪刀,地里一把镰刀”,干啥像啥,人人都夸她是“铁人”。干活不怕脏、不怕累,她名声在外,前来说媒的人络绎不绝。老姑让奶奶把所有的媒人打发走了,对奶奶说:“妈,再有媒人来了,你替我谢谢她们的好意。我先不找婆家呢,我二嫂刚走,你又年纪大了。这群孩子你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啊!我得替我二嫂把孩子们看大呀,让她在九泉之下放心啊,哪家小伙子要是真心看上我了,就让他等我几年,等孩子们大点了。我就过门和他一起好好过日子,我说话算数。”奶奶把老姑的话告诉给了媒人们,她们无奈只好摇着头叹息地离开了。临走前,敬佩地伸出的大拇指夸他是个好姑娘。   几个月过后,媒人日益减少。时间久了,大家了解了家里情况,知道来了也是白跑一趟,就不在上门打扰了。      二   老姑的婚事就此打住,她也静下心来耐心地和奶奶一起过日子,照顾起我们兄妹的日常生活。那个年代生产力落后,家家户户日子过得困难。我家孩子多,吃饭的多,干活儿的少。奶奶年纪大了,负责在家照顾我外,还要给一大家十几口人做一日三餐。哥哥在生产队放牛挣半个工分,姐姐们和老叔在上学,只有父亲和老姑在生产队里挣满工分,一年到头还要欠队上钱。为了填补家用,老姑白天去生产队干活儿,晚上也不敢休息,吃过晚饭就去生产队仓库的草袋厂,编织草帘。散工后已经是10点多了,可是到家还不能立刻上炕睡觉。   因为家里日子困难,买不起奶粉喂我,此时奶奶正在用火盆里的碳火,用大茶缸子给我熬的大米粥刚熟,我已经睡醒一觉了,饿得嗷嗷大哭。老姑知道奶奶年纪大了,看了一天孩子不容易,就立刻帮忙喂我。等我吃饱了,睡着了,她让奶奶早点休息。自己把煤油灯光调暗了,坐炕梢把奶奶白天趁我睡觉时打配好的鞋帮、鞋底一针一针地纳起来。一干就是到后半夜,每次奶奶都心疼地说:“老闺女,早点睡觉吧,剩下的明儿再纳吧,还要早起下地呢。”老姑嘴里答应着,却手就是停不下来。她是个急性子,手头的活计干不利索,睡不着觉。在奶奶三番五次催促下,她不情愿地才熄灯睡觉。可是第二天,很早就起来去生产队干活。   小时候,小伙伴们冬天都光着小脚丫,没钱买袜子,就连大人不出门做客也不穿袜子。只有我们兄妹脚上有漂亮的袜子穿。老姑趁生产队中午歇晌午觉,就把奶奶纺的黑白线拿来,用钩针给我们钩袜子。穿着老姑亲手织的袜子,暖在脚上,美在心里。经常去小伙伴们面前显摆。   有一件事记忆犹新:我五岁那年元宵节过后,大姑、二姑、三姑,还有二奶家里四个姑姑都来了。表姐妹,表兄弟来了十几个,家里的兄弟姐妹本来就多,又来了一群小且(客人)可把孩子们乐坏了。我家和二奶奶家是里外院,这下院里顿时乍开了锅,喊的、叫的、哭的,快把房盖儿掀起来了。表兄弟表姐妹都兴奋不已。后院菜园的大粪堆成了我们的战场,男孩女孩分两组,玩抢大殿。   游戏规则为:   (1)粪堆正中间插一个风车,那个组先抢到风车为胜方;   (2)每组一次派三个人参赛;   (3)三局两胜;   (4)大孩子和大孩子比,小的和小的比。我们表兄弟姐妹年龄都差不多,误差不大,因为长辈们年龄都差不多,我们自然也没有多大区别。   游戏奖赏和惩罚分明:   (1)胜方被封“皇上”或“娘娘”;   (2)败者被罚贬为大马或花轿,男孩骑马,女孩坐花轿。   骑马时,要求其中一个人手脚着地,摆出大马的姿势,让“皇上”骑在马背上,余下那两个人一边一个当护卫保护“皇上”安全,防止马撒欢掉下来摔伤。要求绕着粪堆转一圈,每个败者都得当一次马。胜者也轮流骑着大马绕着粪堆,过一把当“皇上”瘾。   遇到耍小聪明的孩子,没等绕大殿一圈呢,就故意大喊大叫,说:“马惊了,撒欢了,”然后快爬几步,把骑在背上的孩子使劲一拱,摔倒在地,吓得两边护卫撒腿就跑,骑马的人弄个灰头土脸的,浑身是土,像个小丑。有时还摔得哇哇大哭。伙伴们就把那个大马又抓回来,从起点重新开始,直到到达终点才算扰过他。   坐花轿时,两个女孩子两手交差,搭成个轿子胜利者坐上去,另一个当“丫鬟”扶着“娘娘”绕着粪堆转三分之一,然后再让余下的“娘娘”接着坐,三个“娘娘”正好坐一圈花轿游戏就结束了。因为女孩体力不足所以惩罚从轻发落。   我性格像个男孩一样活泼开朗,淘气起来比哥哥们都花样百出。在姐妹群里是个淘气包,玩扮演“娘娘”角色不感兴趣,硬加入哥哥们的队伍里。当轮到我出战时,没等指挥官发完口令,铆足了劲嗖地一下冲上大殿上,一把抢到了风车,然后高声呐喊:“抢到了,我的高山我为王,小马驹子,赶紧过来背皇上。”此时哥哥们还在努力往上爬呢,还有的听到我的喊声,失望地停住了脚步,气得立刻原路返回了。嘴里愤怒地说:“这次不算数,违规了,没喊跑呢就开始冲了。”我理直气壮地说:“我没先跑,是你跑晚了。”双方展开激烈的舌战,最后看在我小的份上,算我胜了。   可是骑马时却出了大事,二奶奶家三姑家表兄(小文)比我大一岁,我俩是对手,简直就是“针尖对麦芒”啊,他这次是败方,自然就是我的大马了。本来我加入他们队伍他就不痛快,天不作美,又冤家路窄了,他这匹大马可不好骑呀!他对我挤眉弄眼的,鼻子还发出“啼啼,啼啼”的怪声,表示不服气。他不情愿地趴在地上,我得意地看了他一眼,嗖地一下骑到了他背上。嘴里喊:“驾,驾,快跑。”然后用手使劲打他的屁股,表兄急了,大喊了一声“马惊了,快跑。”在旁边负责保护的护卫也吓得逃走了,他用手使劲一拽“咔嚓”一声响,把我的鞋和袜子拽了下去。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只觉得头晕,随后就“啪得”一声倒在了粪堆旁,满脸都是土,头嗡嗡响……   我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哥哥姐姐们吓得过来查看我的伤情。淘气的表兄把我的袜子挂到了树枝上,鞋扔到了邻居家厕所的粪坑里。她家的表姐气得把它捡了回来,说是洗洗晾干了再穿。袜子被大哥拽了下来,上面有两个口子。哥哥姐姐们都说表兄太不听话了,把他逐出游戏队伍。还有的去禀报了大人,我哭成了泪人,平时我是这个家族里的小“霸王”,哥哥姐姐们都让我三分。今天吃了这大亏,我哪吃得消啊,气得暴跳如雷。三姑得知消息,把表兄踹了三脚,还说抽空给我做一双鞋子。老姑却说都是孩子,做啥做呀,晚上少歇会就做只。   老姑把我从外面抱回来,用温水把头脸脸和脚都洗得干干净净的。拿起拿起那只划破了的袜子,找来钩针和线,一会儿就把洞修补好了,钩完了用牙“咯吱”一声把线头咬了下来,连剪子都没用找。当时我奇怪地问她:“老姑,你咋不用饺子剪呀,多臭呀?”老姑笑着说:“臭啥臭,香油味,你要是不说我还真没闻出来,不臭不臭。”话音刚落,她就把袜子扔进了洗脸盆里,然后从灶堂里捏了一捏草木灰,放到了脸盆里。泡了一会儿就把袜子用力搓了几下,用凉水洗了三遍后,挂到了挂衣服绳子晾好。   哥哥姐姐们弄得像泥猴一样,到家后有的挨了笤帚疙瘩汤,有的挨了一顿骂,有的还被罚在屋里反省半天。只有我没被惩罚,老姑怕我受惊吓整个下午没让我离开她半步。   表兄小文羡慕嫉妒的地说:“还是没妈好,你看看小五妹多好,不挨打还有好吃好喝的。我啥时候也没妈管多好啊!”三姑听他这样说,气得咬着牙狠狠地说:“败家孩子,今天你俩就换换,让你尝尝没妈的滋味,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表兄坚定地说:“换就换,怕啥,不挨打是真事。”他的话把大人们都逗得哈哈大笑。真是童言无忌呀!      三   吃过午饭,老姑给我捧来一捧花生,让我坐在炕头歇着,怕我受惊吓,奶奶特意去园子里给我叫叫魂儿。老姑把我那只掉进粪坑的鞋,扔进了大沟里,很多人都说扔了怪可惜,刷刷照样穿。她说:“多脏啊,穿在脚上怪恶心的,我少待会儿就做一只鞋,明天就让孩子穿上一模一样的新鞋。”二奶奶说:“她老姑,给孩子做鞋没有做一只的,长大了没有好运气,会年轻轻的就守寡,要做就做一双零一只,要不就别做。”老姑听二奶奶这番话,只好照办了。   她找来做鞋的材料开始忙活起来,开鞋帮、粘鞋地、把火盆里放上大硬火,用烙锑把鞋帮和鞋底烙干。开始给我做新鞋,等把啥都打对好了,就先依着做一只,和我脚上凑一双。   整个下午老姑父在炕上忙活着,天快黑时,表兄蹦跳的来到我家,故意气我说:“小五妹我们又去抢大殿着,真好玩,就你一个人没去,着急吗?你着急也不好使,你没鞋穿,嘿嘿!没有鞋真着急,怎么办?气的挠炕席,噫嘻!”   我气得抓起花生皮使劲朝他扬了过去,大喊:“滚蛋滚蛋……”他见我急眼了,吓得撒腿就跑,我光着脚丫,抄起烧火棍就去追他。老姑赶紧把我拉了回来。她拉着我的手说:“小五,别着急,明天一定让你穿上新鞋,都把它做上,咱们两双轮流穿,想穿哪双就穿那双。就是一宿不睡觉,也把你的鞋做好,明天咱穿新鞋去玩。”听老姑这样说,我的气也消失不见了。就坐在炕上耐心的等待。吃过晚饭,她又坐在煤油灯下接着做鞋,借着微弱的灯光,老姑白皙的皮肤像一朵美丽的莲花在绽放。看着她的手拿着针线像能工巧匠一样,一个小巧玲珑的鞋在她的手中诞生了。那个美丽的夜晚,老姑伟大的母爱融化了我,失去母爱的冰冷的心。   那年老姑二十五岁,父亲觉得她也不小了,和她同龄姑娘孩子都四五岁了。而她为了照顾我们兄妹,错过了很多合适的姻缘。父亲没经她同意,就给老姑应了一门亲事。老姑并不心甜,说是我们姐妹还小呢,再过二年也不迟。父亲坚持自己的主张,不能再拖累她了,姑娘大了,不能再耽搁了。同年十月老姑嫁给了姑父,姑父在花尖金矿上班,是合同制工人。姑父一个月有两天假,回来探望。平时老姑和公婆一起生活,家里有一个小叔子,和三个小姑子。老姑虽然结婚了,但是心里一直牵挂着我们,白天在生产队干活,等散工了,就来家看我,她婆家离我家十几里路程,都是步行。下午散工来,第二天起早回去,等到家不误生产队开工。   每次回来她就把家里的针线活用篮子挎走,等做好了就抽空送回来。由于姑父长年不在家,老姑白天去生产队干活儿,晚上在煤油灯下给我们干活儿,时间久了,她婆婆就有意见了。说老姑心没在她家,三天两头往娘家跑,她花钱娶的儿媳妇整天给人家扛活。老姑没把这些话大米回事,说就说呗,虽然说是结婚了,但是娘家这种情况也放心不下呀,说就说去吧,为了不伤和气就忍了。   可是老天不作美,老姑结婚三年也没生育,这下她婆婆可急了眼。   越看她越不顺眼,干活找茬,做饭找茬。婆婆的做法让她吃不消,等姑父回来时对他说说,好减轻一下压力。可是姑父是内向人,从来不爱说,自然也不敢和妈理论。      四   等姑父到家后,母亲把老姑说得分文不值。还让姑父把她休了,再娶个好的,能生儿育女的。姑父知道老姑善良又能干,他才不听母亲的话呢,决心和她白头到老。   老姑的婆婆见姑父没有离婚的意思,自己生的儿子不站在自己这边,气得眼睛冒火花。就拿出自己看家本领,大骂儿子没出息,还指着老姑说:“你整天回娘家扛活,心里只有你的娘家人,三年了,你给我家立啥大功了?我家养个小鸡呀,一年到头还下个蛋呢?三年了,你连个一男半女都没有,别在我家占着好人的位置了。收拾好你从娘家带来的东西,赶紧走人,别耽误我抱孙子。”老姑听婆婆这样说也很气愤,每次都是和婆婆理论。   有一次,婆婆分辨不过她,就把老姑结婚买的东西,合了价钱,让她赔偿损失。还把她的东西顺着窗户,扔了出来(那时候窗户是纸糊的,中间字个大扇,两边各有字扇小的,那个年代不订纱窗。)邻居很同情老姑的遭遇,偷着劝她赶紧离开这个破家,把扔到地上的东西烧掉。她没有听邻居的劝,而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去金矿把姑父叫了回来。姑父是合同制工人,回家种地怪可惜的,可是他不埋怨老姑的决定,于是小两口好好地过起了日子。 武汉较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导致继发性癫痫病出现的病因是什么佳木斯癫痫病医院费用江西癫痫那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