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海角】情迷编辑部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随笔散文
【海角】情迷编辑部(小说) 一、
   整个中午,禹鼎侯都阴沉着脸,闹得整个编辑部人心惶惶,不知这位帅哥怎么了。
   小宿昔用胳膊肘碰了碰嫣然,说:姐,你问问领导,有什么心事。
   嫣然撇了撇嘴,说:我才不问呢,他就不待见我,管他呢,装什么酷,哼——
   小宿昔叹了口气,嘟囔着说:要是天涯大哥在就好了。
   嫣然说:天涯大哥,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找不见人。
   一旁的午荷听了,笑了笑说:你不是有他的电话吗?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问问情况。
   嫣然一听,很不高兴,一个劲说:我哪有,我哪有。说完了,就说,我去趟洗手间。
   小宿昔和午荷相视一笑,伸出手掌,拍了一下,异口同声的“耶”了一声。
   禹鼎侯“咳咳”了两声,小宿昔和午荷回头一看,领导那一双帅气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两人吐了吐舌头,赶紧埋下头假装认真的工作。
   禹鼎侯见自己的“咳咳”效果不大,换来的只是无声的抗议,再也忍不住了,就指着小宿昔说:我说小梳子啊,你小小的年纪,就是个来实习的学生娃,整天和一帮娘儿们唧唧歪歪的,成何体统?
   小宿昔很不服气,但不敢回头,只是在自个的座位上小声的嘀咕着:你才唧唧歪歪,你才唧唧歪歪。
   你说什么?你还不服气么!
   我——服——气——小宿昔说。
   服气,服气就这么个态度么?禹鼎侯脸色铁青,忽地站了起来。
   午荷忙赶过去,拉住禹鼎侯,说:消消气,你两个孩子斗什么嘴啊,大家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行么?
   还有你,就来做几天兼职,就以为自己了不得了,弄不好,我把你们都开了,信不信。
   你开,你开,你开个电脑我看看。午荷一生气,一扭身坐在椅子上,谁都不理了。
   呵呵,猴哥,我错了。小宿昔看事情闹大了,赶忙陪着笑脸说。
   这时,嫣然进来了,她在外边已经听到了里面的情景,一进来,就拉起午荷,又拉起小宿昔,瞪了一眼禹鼎侯,说:咋了,咋了,吃炮弹了?我们走,不理他,反正现在也没稿子审。天涯联系不上,我们出去找,俺那大哥太老实,估计又被谁骗了。
  
   二、
   其实,嫣然猜的没错,天涯还真让人骗了。
   一大早,天涯急急忙忙往编辑部赶。昨晚睡得晚,连闹铃响都没听见,真是悲催。好不容易挤上了公交,一路净碰的是红灯。
   这时,站在天涯身后的一个人碰了他一下,他起初不在意,以为是惯性的缘故,但,接下来,碰一下,又碰一下,天涯才回过头,看见身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朝他挤眉弄眼。天涯经过反复地揣摩和分析,才低下头朝脚下看去,在他的脚边,有一个鼓囊囊的钱包。在小伙子的掩护下,天涯洋装系鞋带拾上了钱包,正要举起来,大声询问,小伙子一把抓住他举钱包的手,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又是挤眉又是弄眼的,故伎重演一番。天涯又是经过好一阵的揣摩和分析,终于明白小伙子的意思是说,钱包是他看见的,他们俩应该一人一半,有福同享。天涯被小伙子控制住了,没办法实施自己的意愿。车上的乘客们不知就里,看小伙子把天涯又是搂又是抱的,都向他们投来鄙夷的目光。这样一来,倒让天涯觉得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但又不好发作,怕这个小伙子狗急了跳墙,对自己暗里动手。好容易捱到了站口,天涯随着人流下了车,控制着天涯的小伙子也随之下了车。
   小伙子拉着天涯来到一个背人处,才合肥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呢?丢开了天涯。天涯舒了口气,将钱包甩给了小伙子,说:你要贪不义之财就去贪,干嘛要我拾。本来这个钱包我没看见,你硬要我看见了,现在还给你,你看着办吧,我走了。
   小伙子接过钱包,又一把拉住天涯,说:大哥,我看你人实诚,当时车上人挤,我就想着咱俩打个配合战,事情才能顺利进行,才能天衣无缝。
   你以为你在搞地下党啊,无聊。
   小伙子没再说什么,匆匆打开钱包,里边一沓红版,看得天涯眼馋,但还是咽了咽口水,准备走人。但小伙子从里面抽出大概一半的钱,然后连钱包给了天涯,说:大哥,这是你应得的。
   唉唉唉,天涯一叠声的唉着,那钱包在手中向跳舞一样,但一直没能跳出去,可小伙子已经迅速地走远。天涯无奈地拿着这个像是滚烫的山芋一样的钱包,走在大街上,连自己要去上班都忘了。正走着,和一个低着头的妇女撞了个满怀。
   天涯不好意思地说:嫂子啊,对不起。
   妇人瞪了一眼天涯,说:叫啥嫂子呢,叫啥嫂子呢?你长一对猪眼是吧?我明明看起来比你小四五岁,你叫我嫂子。
   哦,对不起,我错了,嫂子。
   还叫,还叫。妇人说着,扬起手就要打天涯,猛然看见了天涯手里地钱包,惊得长大了嘴巴,忙一把抢走了钱包,说:我的妈呀,我的钱包,怎么在你的手上?是你捡到的吗?
   妇人的一惊一乍让天涯比她还要一惊一乍,天涯看着妇人的样子,摇头,点头,点头,摇头,最后,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摇头,还是要点头,最终,他也不点头了,也不摇头了,对着妇人,傻愣着。
   妇人翻看着钱包,翻看的结果就是一把抓住天涯的衣领,大声地质问:你把我的钱呢?我里面明明五千元,怎么只剩两千五了。妈呀,剩下的这两千五还是冥币啊!
   傻愣着的天涯倒是没有完全糊涂,他睁着一双冷峻的目光看着妇人惟妙惟肖的表演,说:你怎么能证明这是你的钱包?
   啥?!你还要证明?好,你等着!妇人继续在钱包里翻弄,然后,翻弄出一个身份证,举到天涯跟前,说:睁大你的猪眼,好好看看,这是敝人的身份证。
   天涯用依旧冷峻的目光仔细一瞅,仅存的一点自信彻底瓦解,那身份证上的模样,和这个举着身份证的妇人一模一样,且姓名为——桂影子。
   桂影子抓住天涯的衣领,吵嚷着让天涯还她的钱。
   天涯说:我没拿你的钱,我也没钱。
   桂影子说:但我的钱包明明在你的手上,你敢说你没拿钱,谁敢信呢?你哄三岁的孩子呢?赶紧把贪污的钱拿出来,不然我就打120。
   天涯说:妹子,你应该打110。
   桂影子说:我偏要打120,咋了?你还敢叫我妹子?
   天涯说:120是急救电话,110才是报警电话。再说了,你不让我叫你嫂子,又不让我叫你妹子,那我该叫你啥?
   没想到天涯这么一说,桂影子“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哭天抹泪的吼上了:快来人啊,有人偷了我的钱包,还调戏我,天理何在啊!
   这样一来,街上围过来好多看热闹的人,指指点点,天涯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此时此刻,他真后悔自己贪图小利,而且,他现在一下子明白了,自己估计是上当了。然后,他义无反顾地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三、
   接到派出所的电话,禹鼎侯便赶紧向派出所赶去。同时,在派出所里,翎雨正在给天涯“上课”。
   翎雨说:我真没想到,你一个堂堂的编辑,竟然让人给骗了!这样的钱包你都敢拾?你这分明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要不是你及时报警,你就惨了,但是,你的报警把一个惯犯给白白吓跑了,要知道,这个惯犯,可是我们长久以来放的长线,那大鱼还没上钩就让你给搅黄了。
   我下次一定注意,再也不拾钱包了。
   不是再也不拾,而是不该拾的不拾,该拾的还得拾。
   那什么钱包是该拾的,什么钱包是不该拾的?
   那得你自己判断啊,我怎么知道。翎雨有点不耐烦了。这是,天涯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问翎雨:电话,我能接不?如何才能治疗好癫痫病 />   翎雨摆了摆手,示意天涯可以接。
   天涯按了接听键,只听那边传来韩墨香娇滴滴略带哭腔的声音:天涯哥哥,我惨了——
   怎么了?天涯心里一惊,这个香香,该不会和我一样,也上当了吧。
   天涯哥哥,我们大家都惨了,你说,我们将情何以堪?
   天涯望了望用怪异的眼光看着自己的翎雨,把身子转了转,尽量不让吕泽看到自己的表情:什么事,你快说,我还在拘留所里呢。
   天涯哥哥,你跑哪里干嘛去了,难道你未卜先知,改行了?
   休得胡说,快说,什么事,那个臭警察正盯着我呢。
   哪里的臭警察这么没礼貌?好吧,天涯哥哥,我长话短说,大事不好了,听说,总部要下来人接管我们编辑部,说是我们运营不好,可能,可能……
   可能什么?
   禹鼎侯要被革职了,文明一点说,就是让他去进修学习,实际上就是免去其职务。
   哦,那你呢,现在在哪儿?
   我在伤心,我没有心情上班,我,我……
   好了,我知道了,等我出来了再说。说完,天涯挂了电话,坐正了身子,看到了翎雨的脸色阴森而可怖,并且,喘着粗气,仿佛要把天涯一口吞掉。天涯不好意思地陪了个笑脸,说:你继续说,说完了我还有事。
   翎雨清了清嗓子,说:你认为我还能继续说下去吧,你竟然当着我的面说我是臭警察,亏得你还是文人。
   天涯马上醒悟了过来,赶紧拍打着自己的脑门说:哎呀,你瞧我,我还以为我在我们编辑部呢。那个韩墨香真是讨厌,偏偏这个时候来电话。
   依我看,和人家韩墨香同志毫无关系,问题在你身上,你的语言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我现在命令你闭嘴。如果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在你们的领导到来之前,你还说话的话,我就把你送到神经医院去!
   天涯吐了吐舌头,然后闭紧了嘴巴。
  
   四、
   一路上,天涯都无语,和满怀心事的禹鼎侯默默地走在大街上。翎雨已经给禹鼎侯说了事情的经过,禹鼎侯也代表编辑部做了保证道了歉。
   沉默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禹鼎侯终于忍不住了,他问走在前边的天涯:天涯,你怎么不说话?
   天涯头也没回,就说:你不是不让我说话吗?
   我什么时候不让你说话了?禹鼎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天涯回过头,才终于看清跟在后面的是禹鼎侯,忙说:侯啊,我还以为是那个臭警察呢。他不让我说话。
   天涯,你受苦了。
   没事,那个臭警察,还说要把我送到神经医院,我看他才有神经病。
   这些警察,真是该打!
   天涯忽然想起了韩墨香打来的电话,忙说:候社,香香说,我们编辑部……
   我知道。禹鼎侯沉下脸来。
   这么说,是真的了。
   禹鼎侯点了点头。
   这可如何是好?这么说,我们都保不住了?
   他们针对的是我。禹鼎侯说着,赶上来一把抓住天涯的手,说:天涯,我走了,我只想默默地走,我怕和大家说了实情,不免伤心难过。编辑部,就靠你了。
   靠我?如果你不在,我也走。天涯很果断地说。
   不,天涯,不能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们就坚守着吧,等待时机。不然,大家一哄而散,我们真的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我听说,新来的总编,认识你的。
   认识我?不会吧。
   不管怎样,你一定要和大家同心协力,守住编辑部,我们就还有希望。说着,禹鼎侯流出了激动的泪水。
   望着禹鼎侯,望着这个和自己并肩战斗多年的战友,天涯的眼睛也湿润了。两双手就这么紧紧地握着,街上,起风了。
   天涯,我就不回去了,就此别过,等我回来。禹鼎侯说。
   天涯抓着禹鼎侯微微颤抖的手,不想松开:侯,等你回来。可是……可是这个等不知到何时?
   天涯,相信我,不会太久。
   可是,你难道就这样一走了之吗?你要去哪儿?
   我去找香香,我们一起去总部讨个说法,不成功便成仁。
   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成功的,侯,香香是个好女孩,可不能让她受委屈啊。天涯语重心长地说。
   天涯,别说了,我现在不想提这个,编辑部就是我的生命。
   可别这么说,编辑部是我们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便宜的医院大家的命,大家的希望,这是两码事。
   天涯,谢谢,我知道。等到编辑部起死回生的那一天,我们再说曾经吧。
   好,我和大家一起等你们的好消息。
   风越来越大,掀起了禹鼎侯和天涯的衣角。
   天涯,大哥,赶紧回去吧,嫣然和午荷,还有宿昔弟弟看你没来,出去找你了。我怕他们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会闹翻天的,你一定要稳住他们,我走了。等我回来,我们再喝庆功酒吧。禹鼎侯流着泪说,尽量装出踌躇满志的样子。
   兄弟,保重。天涯也流着泪,站在风里,看着禹鼎侯孤单的背影渐行渐远。
  
   五、
   天涯到编辑部门口的时候,编辑部里已经炸开了锅,只听嫣然咋咋呼呼的说:这是怎么回事?禹鼎侯这个小人,就这么扔下这个烂摊子,不辞而别了,连天涯也拐走了,香香这个死丫头,也真是不近人情,不顾全大局,一定是和禹鼎侯串通好的,我们真是有眼无珠啊。
   午荷说:嫣然,先不要激动,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我们先不要激动。
   宿昔说:是呀,嫣然姐,先不要激动嘛。
   你们,你们两个,就是叛徒!嫣然说着,背过身子生起了闷气。
   天涯赶紧走了进去,嫣然已经开始收拾家当了,天涯忙说:嫣然,你这是要干什么。
   宿昔说:她说她要回老家。
   天涯说:你老是这样冲动,禹鼎侯是没办法才走的,我们得坚持下来,看事态发展如何再做决定。

共 16251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