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赌书消得泼茶香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随笔散文
破坏: 阅读:4100发表时间:2013-02-04 20:45:07

『流年』赌书消得泼茶香(散文)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容若《浣溪纱》
  
   很久以来,对于纳兰的这阕词,我是只倾心于最后一句的。当时只道是寻常。每每吟及此处,总是会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缭绕心头,挥不去,散不开,就像罂粟般妖娆而肆无忌惮的啃噬着早已不再空明的灵魂。
   许是这诗句倾注了词人太多的情愫,又或者是我早已深陷在这缠绵凄婉的追忆中,以至于我从来都未曾在意过这阕词的其他几句。很久以后,当眼角不经意的掠过“赌书消得泼茶香”一句时,我硬是还要在脑海中细细搜索半天方才寻得来出处。
   赌书消得泼茶香。轻吟此句时,我刻意的忽略了纳兰作词的初衷。也许追忆太过沉痛,生命之轻又怎能承担的起那一场早已寻不着痕迹的思忆。茶香如故,却已人去楼空,那种怅然不是每个人触及都能淡然相对的。不如,就此略去。
   我固执的只愿在这字里行间去寻找易安夫妇茶余饭后赌书泼茶的雅致情趣,硬是将那份每每忆及便心痛难耐的思念生生尘封在某个不去碰触的角落里。我想,我是偏执的,就像很多事情明明知道它是假的,却还是会固执地为它细致装扮妥帖安放,就像它原本清貌如是,只不过尘世的浑浊令那一方清然超脱沾染了一丝烟火尘埃,只要掸去,它就依然可以清明如前。
   我想我是这样的人,总是想当然的按自己的心意将多姿多态的社会描绘成一张白纸,而后躲在那自以为是天地之初最原始的本色里,像只鸵鸟一样的生活。纵然生命的底色五彩斑斓般如跗骨之蛆,挥之不去。我却还是躲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看花开花凋零。生活过的越来越散淡,就像前尘后世皆寻不到踪迹,我只能一个人在飘渺朦胧不知天地何处的虚无中行走一般,方向渐渐模糊。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话却是越说越少。我常想,有一天,我会不会就此失语。从此,天高海阔独一人,听晨钟暮鼓,看日走云迁,而后慢慢老去。
   都说随性的人最好相处,也许是吧。可恰恰也因为性子懒散随和,反倒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仿佛触目可及的旧人,明明就在眼前,却总觉此间咫尺仿若难以抵达的天边一样。
   世事总是难以揣测。而人,却总是习惯于苍夷满目后才记起那日灿烂的阳光下也曾肆意张扬的身影,总是在收起满身疲惫后才会想起在这凹凸不平的道路上似乎从没给过自己一个灿然的微笑。然后,再去抱怨是这冰冷的钢筋水泥造就了我们早已习惯了在一段渐行渐远的光阴最后,感叹一场奢靡花开也逃不过如斯荒凉的结局。
   生活,似乎总是少了份古人的惬意。闲时煮酒吟诗,品茗书画般的惬意。
   想到这,我便越发喜欢那句“赌书消得泼茶香”的悠然自得,恰似在光阴丛中的小径上漫步行过,无需你刻意驻足,只要心情空畅,远近景致便能尽收眼底一般,看时光慵懒,岁月闲凉。
  
   【与谁相伴与谁归】
   千山落叶岩岩瘦,百尺危栏寸寸愁。有人独倚晚妆楼。楼外柳。眉暗不禁秋。
   郑州癫痫病医院口碑好不好——乔吉《喜春来.秋望》
   我是极少读元曲的,却于无意间的一瞥偶遇了这一曲。
   ——有人独倚晚妆楼。
   晚妆楼。我极轻极轻的吐出了这几个字,眼前蓦然浮现出那一抹满眼都是寂寞的清影,她倚靠在晚妆楼的窗边,用手轻轻地梳捋着长发,夕阳下波光粼粼的秦淮水倒映在她眼里,却依旧泛不起丝毫涟漪。
   那是个集六朝烟水于一身的女子,清华绝世,风流无俦。顾盼间有着世人难以企及的高雅淡定,凛冽处亦有着万千男子也不及的潇洒风慨。她是萧如。
   临安无过朱妍,金陵唯有萧如。因着她的存在,那座六朝繁华早已褪尽的金陵粉都在浊浊尘世间依旧保留着一丝难得的清朗。
   《杯雪》一书中,我是偏爱萧如的。因着她的清雅,因着她的淡然,因着她的清明壑智,因着她的顾世无俦。很长一段时间,金陵城的千姿风情都被我倾入一个女子清瘦的影子里,一缕旧梦,一世传奇,只一眼,便娓娓道来。
   在那样一个风雨飘零的乱世,一个久负丽名的女子原本不足以令天下人景仰,人们提起她的时候,多喜欢把她和袁大亦或文家扯到一处,从此丽名远播,冠绝一地。而在我眼中,即使没有袁大,没有文家,仅她的清凛,她的洒脱,她的超卓,她的决然,便足以驰艳江湖了。
   她这样的女子,生就的空寂。或许,她本就不该踏足红尘,守着一方清静,安然而依便好。红尘本是浊世,一旦踏入,万劫不复。她与生俱来的清冷浅淡,于这样的尘世格格不入。但她又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普通到也会耍耍心眼,也会有女子生来的任性。她会因着袁大的承负而悄自欢喜,也为因着家仇羞辱而决然相对。
   一个女子,尤其是像她一样清雅卓绝而又宛弱骄傲的女子,是很容易寂寥自伤的。余晖下,清泠泠的烟水仿佛蒙着一层凄迷的面纱轻轻的笼罩着水阁的一角,她依旧独倚窗前,素指轻叩窗棂,击节而歌。
   那一曲旧词,令她轻吟喟叹的许是只有那一句吧。
   ——与谁相伴与谁归。
   与谁相伴?与谁归呢?他在远处,不曾归来。她在彼岸,亦不曾离去。因为她是萧如,那个惊才绝艳世人难匹的女子,虽一直被辜负,却依旧会执着的独拜在顺风老庙的月老像前,用高洁的傲气淡然的面对他人嘲弄的目光。虽看重袁大,亦不会追随,任情的保持着一个独立的姿态,而不是依附他人的仰望。于世事的无奈,她只是微微的浅笑,将内心的伤痕千兜百转后化作风中优柔美丽的轻吟。
   至今犹记得那个凄艳黯淡的夜色下,她决然的撕碎大红庚帖,很轻很轻地道,“我是恨他从不曾顾我。但我也不会跟着你走。”
   她是这样的女子,即使姿态低入到尘埃里,她的骄傲,依旧轮不到他人来践踏。
   她虽从不曾奢望有朝一日他会翩然而归,从此青山独对。却不想在他那永远也理不完的事业中属于她的那个角落是如此的微弱。她独拜红烛,为他亲身督战,翻飞的广袖在暗夜中翩然如蝶,嫣然一笑后,只余那一刀的烈艳。身子极倦极倦的坠入一人的怀里,只是那人,却不是她所心念的。
   她的悲哀在于她爱上的是一个英雄。是的,袁大是个英雄。英雄癫痫是怎样引起的换句话来说,就是要以一己之力,承担那些原本可以不用承担、牵挂那些原本可以不用牵挂的人与事。那是一条最孤独最寂寞的路,以至于他虽会将她妥帖安放在自己内心的某个角落里独自收藏,但那个角落永远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萧如一直都知道,所以她孑然而居。
   她不是朱妍,袁大也不是淮上的那个旧衣少年。终究半世倾心,生生相错。
   一吻江湖,一刎江湖,如此惊艳决绝,恰似应了那句话——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一生一世一双人。于她,这只是一场六朝遗梦吧。她此生,不过是守着这个梦,经历着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秋窗风雨夕】
   又是一季秋风起。
   窗外,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小雨,飘飘洒洒,纷纷扬扬。
   独坐窗前,聆听雨水敲打竹叶的声音,稀稀簌簌的。借着路边昏黄的灯光,看那漫天的雨丝飘落在竹叶上,渐渐化作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滑落地上时,突然间就觉得此情此景又为这潇潇雨夜平添了几分哀怨,几分惆怅。
   回望几案上放着的书本,却正好是那一页:“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思绪悠悠,不由飘回了潇湘馆。
   自古红颜多薄命。你纵拥有韶华容颜,绝世才情,却也是柔弱之躯缠绵了一身娇袭之病。一如娇花嫩草的你面对着如此风雨,听着暗夜里稀稀簌簌的雨点敲打着窗棂,在倍感寄人篱下的凄苦之时,又怎会不愁肠百结,又怎能不痛断肝肠?
   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然而,在风吹竹叶雨打窗棂之际,又有谁一如你心中的愁绪,百般感伤?秋风秋雨,秋景秋愁,刹那间弥漫了潇湘的翠竹,洞穿了雨夜的凄寂。而你,削瘦的肩,单薄的臂,终是担不动人生的悲。
   林黛玉,你生的太美,遭天妒。红尘紫陌上,哪一方寸土能装得下你的纤尘不染,能容得了你的清雅孤傲。你知道的,没有,没有。于是,在那个凄迷的夜色中,你决定离去。你惨然一笑,将所有的诗稿散入到熊熊火盆中,烧尽了所有的痴病,再无留恋,回到了来时的那一方净土。
   稿焚处,痴情断,韶华才情已不再;泪洒尽,万物休,一缕诗魂天外飘。
   然而,你虽已黯然离去,却留给人们无限的回味。你看见了吗?在你身后,物景依旧。院中的那几竿旧竹,随风摇曳,一摇就是几百年,枝枝叶叶上都记述着你的点点滴滴,故事虽已破碎,却美丽依然。
   风雨潇潇复依旧,物换星移几度秋。
   潇湘歌处影飞动,青灯无语湿罗裘。
   寒塘鹤影犹自在,冷月花魂何处休?
   试看阶前点滴泪,谁道秋心不是愁。
   秋风秋雨,秋情秋景。秋心,原来真的能变成愁。
   你的清雅,你的才情,你令人心碎的美丽又怎能不让人哀惋叹息?而我,却只能将你的美丽注于笔尖,留在心里。
   夜已深。
   窗外,风雨依旧。

共 3327 字 1 页 首页陕西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current" hr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299099&pn2=1&pn=1">1郑州癫痫病能治好吗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299099&pn2=1&pn=1" class="next">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