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西窗】秀发如云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随笔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5816发表时间:2014-07-26 15:49:27 (一)   临睡前,于梳妆镜前编发辫。刚刚洗过的长发,柔柔顺顺,如丝般的质感穿过指间,很舒服。漫不经心地抬眼看了下镜子,心里一动,呆住了——一个秀发如瀑的女子,鬓云欲度香腮雪,栗色的长发垂至左胸前,松松的发辫刚编了一小半……   这心动的感觉,似曾相识。十五岁的初夏,我在站台等车。公交车到站,车门打开,自车上下来一个大姐姐,素衣白裙,披肩长发,齐刘海。在我看她时,她也抬眼看了我一下,和她眸子相对的那一刻,我的心咯噔一下。她似乎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我们擦肩而过。上车坐定之后,隔着车窗看着姐姐衣袂飘飘走远的背影,有些发呆。后来,我们又遇到过一次,四目相对时,我的心还是咯噔一下。我确信,那是心动的感觉。心被一样美的事物打动了的感觉。我问和我一起等车的闺蜜:这姐姐漂亮吧?她说:一般啊,没觉得。她还笑话我:怎么会对一个女孩子动心呢?对男孩子动心才正常。后来,好长一段时间,每到那个站台等公交车,我都会期盼再看到那个姐姐,可惜再没遇到过。二十多年过去了,遇见了很多很美丽的人,电视、电影、画报上的影视歌明星更是一个比一个光鲜,却再没有一个女子让我那样心动过。   我盯着镜子里的人,看她手指轻翻,慢悠悠地编完发辫,有些迷醉。今晚,我被镜子里侧身编发的自己打动,为这样的自己动心。   偶尔遇上的那个姐姐,打动我的,不是她的素衣白裙披肩长发,而是她的眼神。仅仅是那眼神,让十五岁的我一瞬间如遭电击。后来我还想,这姐姐是白狐变的吧,太迷人了。我还暗自庆幸:好在我也是个女孩子,要是男孩子的话,要被她迷死了。被镜子里的自己打动,在镜子前发呆,也并不是镜子里的人多么倾国倾城,就像十五岁时我看到的那个姐姐,闺蜜并不觉得很美一样,那会儿,触动我心的,不是我自己如何美丽,而是一直以来藏在心底里的一个秀发如云的女子的影像:   西施晓梦绡帐寒,香鬟堕髻半沉檀。   辘轳咿哑转鸣玉,惊起芙蓉睡新足。   双鸾开镜秋水光,解鬟临镜立象床。   一编香丝云撒地,玉钗落处无声腻。   纤手却盘老鸦色,翠滑宝钗簪不得。   春风烂漫恼娇慵,十八鬟多无气力。   妆成婑鬌欹不斜,云裾数步踏雁沙。   背人不语向何处?下阶自折樱桃花。   李贺描画的这幅美图画,一直深深刻在我的心里,让我心仪不已。      (二)   从知道爱美时起,就知道在头发上做文章。小时候怎样子戴花扎头绳不太记得清了。十一二岁时,学校里有一位女老师,长发飘飘的样子让我好生艳羡。有心模仿老师的装扮,同学之间又不流行,大家多是扎个马尾,或者剪个学生头,不好意思第一个跟老师学样。我就变着法子,一周给自己创造一次长发飘飘的机会。以往都是星期天不上学在家洗头发,有一段时间,改在上学期间的某天中午,回家吃好中午饭,再匆匆把头发洗一下,然后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去上学。下午半天,就美得极其傲气——瞧我长发飘飘!家里有一张那时候的照片,稚气的脸,长发垂肩的样子,按现在的审美观,一点也不漂亮,头发毛毛糙糙,一点也不顺滑,像个傻大姐。也不知道当时别人怎么看我,是好看还是不好看,没人告诉我。不过我确信,那时的我,心里挺美的,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美丽的女老师的样子。   花样年纪,一直跟着潮流换发型。马尾巴,一边高一边低的短发,鞠萍姐姐的发式。记忆深刻的一次,师范里校规不许烫发,不知是逆反心理还是受了谁的诱惑,偷偷去烫了一个卷毛,被老师找过去谈话。   后来,头发长了。有一段时间,学着电视里民国时期的女学生,将长发编成两条麻花辫垂在胸前,配上那样的衣裙和鞋子。就是《金粉世家》里冷清秋的模样。有一次这样子装扮走在大街上,遇上一个学生家长,她特意停下自行车和我说:老师,到哪里去演出吗?   再后来,有一阵子喜欢将头发中分,自脑后挽起一个发髻,配以晃晃悠悠的银质耳环。那时刚刚做了新嫁娘,有一次和同事去她朋友家,她朋友悄悄问她:你们那里结婚了就要盘发吗?“谁将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同事说给我听时,觉得好好笑,却又忽然想起老狼的歌来,莫名地勾起一丝淡淡的忧伤。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喜欢那个韵味,鬓挽乌云,眉弯新月。   跟着潮流,烫卷、染色、软化、拉直,再烫再染再拉,耐着性子刚刚蓄长的头发,一个兴之所至,瞬间又被咔嚓咔嚓成短发。因着头发能够不屈不挠的生长,几十年来,都这样随性而为对待自己的头发。   这几年,随着年龄渐长,对头发也慢慢珍视起来。不烫发,已有三年多。三年里也只染过两次色,平时只做护理,发尾开叉只舍得修剪掉一点点。如今,秦皇岛怎样找到好的癫痫医院我的长发已及腰。我的发式,也都是简简单单。偶尔,闲暇时分,会任长发飘飘一下;更多时候,我喜欢编一个麻花辫或者扎一个马尾巴。去理发店护理头发,他们有时会和我说:姐姐的头发有一点点自来卷,其他都挺好的,做个拉直吧。有时又会说:姐姐头发这么长,碍不碍事啊,剪短一点烫个发型吧。我和他们说:我舍不得。见我意志坚定做不通思想工作,他们也就不提建议了,只向我推荐护发产品。   不知为什么,和长发飘飘比起来,我更喜欢秀发如云这个词。可能是因为我的发质,不太适合长发飘飘。“晚云如髻,湖上山横翠”,读过宋人的这一句词后,更爱了秀发如云。   对镜梳头,我常常想到秀发如云。      (三)   女人盘弄自己的头发,除了悦己,还有就是悦人吧。   女人有别于男人,女人秀美柔媚于男人,很大一部分来自女人的如云秀发。你看,电视剧里的男主人公对女主角深情款款时,充满爱意的一个动作,就是撩一下她垂在耳边的头发,爱抚地挠挠她的头。   想起一些从书里得来的和女人秀发有关的故事,不妨录来一笑。   有一日,读到“张敞画眉”的典故。一个大男人,天天如此,怪则怪哉,倒也很让女人心动。还有一个和张敞有得一比的,就是《红楼梦》里的那个宝玉了。且不说他乐于做胭脂腮红这些事儿,只看这一段:   宝玉说:“早上你说头痒,这会子没什么事,我替你篦头罢。”麝月听了便道:“就是这样。”说着,将文具镜匣搬来,卸去钗钏,打开头发,宝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的梳篦。   宝玉其时还是个孩子,服侍他的都是些女孩子,对做胭脂膏子擦脂抹粉梳头这些女孩的勾当感兴趣,只不过是小孩子好奇罢了。   最近读的一篇小说,写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两个老人的故事: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觉得有人在背后轻轻拨弄她的头发。她小心地回过头,看见是他抱着女儿站在身后,是他在指挥着女儿的小手。从此,看见或者听见“缠绵”这个词,她都会想起百货公司的那次排队,他抱着女儿站在她身后,让女儿的小手抓挠她的头发。那就是他对她隐秘的缠绵,也是他对她公开的示爱。如今他们都老了,浑身都是些病。他们的听觉、味觉、嗅觉和视觉一样,都在按部就班地退化。但每次想起半个多世纪前的那个星期天,她那已经稀疏花白、缺少弹性的头发依然能感到瞬间的飞扬,她那松弛起皱的后脖颈依然能感到一阵温热的酥麻。   还有一篇小说,略去其他,关于头发的部分,故事情节大致是这样的:   男女主角初相拉萨治疗癫痫的费用大概是多少?识时,女孩子留着长发。他抚着她的长发说:秀发如云呀,如夏云般的头发,我喜欢。   女孩子用情很深,她用心对待的男孩却总给她漫不经心的感觉。   有一天,女孩对男孩说:我想剪个短发,你说好不好?   男孩说:长发我还没看够呢。   就这一句话,女孩再没动过换个发式的念头,她像珍爱宝贝一样爱惜着自己的头发,只因为他说喜欢。   几年后,女孩长发及腰。河南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呢男孩还是给她心不在焉的感觉。   有一天,她和男孩说:好多人都说我头发太长,而且好多年不变,建议我剪成短发。   他说:换个发型也好。   她的心痛了一下,忍了忍,还是和他说:我舍不得。   他说:有什么舍不得的,剪短了还会长。   她说:几年前,我问你剪成短发可好,你说,长发我还没看够呢。你还记得吗?   他说:是吗?我说过吗?……   她心里哗啦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倒塌了。她泪如雨下……      共 306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