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求求你,骂我吧!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感悟
这几天,公司来客户,这是一年一度的例行考核之外的不定期走访。美其名曰“走访”,其实就是变相考核。这种突袭考核,高大上的大型企业最高能打86分,就已经是高分值,标准是90分及格。换句话说,一般企业卫生及生产环节是达不了标的,这是内行人心照不宣的秘密,更何况是我们这个像候鸟似的刚迁徙过来、还未稳住窝的新公司。设备尚在调整试运行阶段,环境卫生方面也没有做到尽善尽美。客户就是上帝,不能有任何闪失,自断后路。头儿下了最后通牒,这次责任到人,谁的孩儿谁抱走,无论亲疏,只要出了洋相,轻则记过,听候发落;重则直接下课,卷铺盖走人。上司口谕谁敢抗旨不尊?于是公司停工,发动所有的力量,无死角地整改,即使路旁的一个蚂蚁洞都不放过。窗玻璃、墙壁、环氧地坪擦拭得像面镜子,设备也一尘不染,负责设备维修的程林,他是技术兼维修方面的直接责任人,唯恐出错,吃住都蹲在设备旁边,就差给它打躬作揖,烧香磕头了。   中午吃饭时,他破例没有去车间,端着打来的饭菜,从后面一排的座位上凑到我旁边,问我进度如何。我是负责生产的小班长,帽子不大,不像他,科长的头衔戴着,光鲜无限。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时就愈发凸显树大招风了,只要是有关设备的,哪怕是一颗螺丝钉松动了都关乎他的命运。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捕蛇者,只须在属于我的小范围里把持好就阿弥陀佛!告诉他万事俱备,只等风来。他把餐盒推到我面前,异常慷慨:“别亏待了自己,想开点儿,今天我请客!”   天哪!这次简直是逆袭了,竟然盛来的是烧鸡、酸菜鱼之类的硬菜,这在之前,是他从未有过的,简直不是程林被称之为铁公鸡的一贯作风。之前,午餐几乎都是素菜,要么说是减肥,要么说是参悟人生。   “破例了!不参悟人生了?”我不动筷,摇头晃脑地欣赏,我的这个动作极像平时打太极的缠丝劲儿,内涵丰富。   “你听说过哲学家和渔夫的故事吗?”   “没有。”我心不在焉地摇头。   “一个哲学家问渔夫,现在是怎么样生活的,他说,早上驾小船捕鱼,中午到集市上去卖,再买来生活用品,晚上陪牛仔们跳跳舞,弹弹吉他。哲学家说,这种生活不丰满,应该买大船,成捕鱼队,成渔业公司,上市,功成名就,最后再来这渔村买条小船,早上捕鱼,中午换生活用品,晚上陪牛仔们跳跳舞,弹弹吉他,过闲情逸致的生活。渔夫问,我现在的生活不就是这样吗?哲学家哑口无言。生活就是这样,原生态,顺其自然,参悟透了,就不用再参悟了。”程林开始小股地发泄,“之前的生活都是在裸奔,把前程量化得像电脑的程序,人生苦短,自己不爱惜,谁来爱惜自己?就像看到晾晒的渔网,之前关心的是它共捕了多少鱼,现在观念变了,关心的应该是曾破了多少洞,经历多少风浪磨难,光脚的还怕穿鞋的吗?”他说着,用肘捣了我一下,示意我下湖(动筷),见我无动于衷,直接撕下来一个鸡腿砸到我的餐盒里,呵斥,“诚意不足!”   “什么情况?”我知道他是无风不起浪的。他的性格非常随和,无论你说什么,他总是洗耳恭听,附和说是。唯独对我,是铁杆保皇,极其关心我的前途,不依不饶,不让我另起炉灶,以免陷入泥坑,所以我对他也是特别尊重。他的这个性格也是一把双刃剑,成全了一些人,同时也得罪了一些人,至少,得到了上司的赏识,从小职员用他的软刀子一路斩杀,飙升到科长级。不像我,性格倔强,从正科级陡降到小班长。但是,他前途一路高歌的同时,他的妻子倪静却常奚落他是面叶子耳朵,是顺风草。说得久了,就不再说,再后来就移情别恋了,也有人私下里议论说她跟一个头小腰粗的民营老板跑了。具体啥情况,胳膊断了藏到袖里,本着家丑不外扬的理念,他不说,别人也不问。   “这世道我算看透了!”程林夸张地咀嚼着鸡胸肉,再猛咽,噎得憋着气,伸了一下脖子,“打工的命就一个字——‘贱’!逆来顺受!你干得再好,他们可以选择性无视,有一点差错,就只有挨批评的份。林总问我机械运行情况,会不会卡壳,我说再试运行一个周期才知道,他竟然张开嘴就骂,呵责我维护不到位。离子发生器带病作业;气动系统不定性,这都是诟病,打报告,一个个踢皮球,这难道也怪我?”   “哎!别站错了队,原则性问题,前车可鉴。”我指了指自己,给他现身说法,提醒他,“端稳你的饭碗,别人可觊觎着呢!忍字心头一把刀。”   “我只不过是咽不下这口气,王八好当气难受!”程林用筷子毫无节奏地敲击着桌子,发出浑浊而沉闷的声响。这种不和谐的声音引来几双好奇的眼睛,他们见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又低下头去,默不作声地吃饭,好像都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自顾不暇,也没有心思去把量别人的感受。   下午的时候,品管来验收,我也被头儿们像训程林一样如法炮制一番。本来,我按他们的要求做得已经很好,反反复复地检查多次,也没发现什么破绽,正心花怒放地翘首等待着他们满意的褒扬,熟料竟然神不知鬼不觉飞过来一只苍蝇。这个晦气虫隔着数道门帘是怎么混进来的,我无从知晓,反正知道就像是在浑浑噩噩中被不苟言笑的头儿训斥一顿,就像被他搓在手心里的海绵球,晕头转向,随着手掌的力度千变万化,待他松开手时又弹回了原状。好容易平息了风浪,自己也就剩下还能站立行走,还能喘气的躯体,连骨头都是酥软的。我憋屈极了,好容易透过一丝空气,没头没脑地问头儿:“要不要斩立决,头儿?”   “临阵换将,乃兵家之大忌!再议。先把苍蝇问题解决了。”头儿气冲斗牛般地走了,剩下的一个烂摊子就是我们收场。   那墙壁很高,天花板也很高,那只可恨的苍蝇摆出其奈我何的样子,玩起了躲猫猫,拿它毫无办法,直到下班时间,人人使出浑身解数才算收官。   我的家距公司很远,没有特殊情况,吃住都在公司。公司的浴室就为数不多的几个,还分工人专用,领导专用,不能混淆。这公司工人不太多,大大小小的领导倒是不少,我充其量只是一个小班长。帽子再单薄,头衔在哪儿摆着,被分配到领导队伍里,常常面临僧多粥少的尴尬局面。这样,我们就制定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把洗浴时间错开,我就在下午六点左右洗浴,这与晚饭时间发生了冲突。没办法,运气不济,这是抽签的结果。因此,只能常常作出要么洗浴、要么吃饭的单方面的牺牲。   心情再怎么不好,也总不能跟自己过不去,生活还要一样认真地对待,被头儿们攮了一肚子的糟糠,权充是晚饭了,那就洗澡吧!拿着浴巾、沐浴露等,走到浴室门前时,又迟疑了,因为一不小心,就会碰到瞿婶,她是廉局的夫人。廉局是质监局二线退居下来的,在家里闲来无事,加上老总们的盛情相约,他终于隐士般出山了。一来,可以简单地管理一下公司无关紧要的事情,二来,可以支撑一下门面,一些没有入道的牛鬼蛇神轻易不敢到此打扰。瞿婶经常在里面洗衣服,她进来没有时间概念,曾经数次在这儿相逢,面子下不来。因此,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先站在门外听,有没有洗衣机的响声,而后,轻轻地敲门,没有回音,才能放心地进去。当我做第一个动作,侧耳倾听时,程林的电话就打来了,问我那事儿有几分胜算。   其实起草注册“不还口挨骂公司”的计划绝不是我脑子一热做的决定,也是深思熟虑的。仅是取名这一项就伤透了脑筋,取舍几次,最后自己拍板定案就用它了。虽然土得掉渣,但有亲和力,接地气,让人听了舒服。说与几个老铁听的时候,先分析现在人们精神状态,压抑感在逐渐膨胀,急需一个减压阀,这个平台就是有偿性供他们发泄的。全国十几亿人口,即使每人一个电话,就是一个不可估量的数值。摆事实讲道理,好话说了一大堆,他们像怕沾了瘟疫一样地给我划上红线,一个个撂下狠话,警告我说,最好老老实实地呆在公司里,最起码能遮风挡雨,即使搞,也要搞点实体,这种畸形的服务平台跟虚拟的没有本质区别。一味走下去,其实就是末路天堂,把自己逼进死胡洞,是没有前途的,如果搞砸了,别怪他们见死不救!我性情执拗,但还是想获得他们的支持,毕竟成事者要占天时、地利、人和,三元素缺一不可,哪怕是停在口头上,也能增添我任性的底气。   他们拒绝我独闯江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就像程林一针见血说的,在公司履职之前,地毯行业,国际滑坡,我搞地毯,结果砸了;电动车已经问世了,我搞燃油车,又沉沙折戟,总是在人家腚后头作揖,一点也没有新鲜感;没有创新能力;没有超前意识。我反驳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问我:“你究竟哪壶开过?”   说服他们费尽了周折,一一列举实体大咖雪崩的例子,告诉他们现在的实体掘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马云、马化腾等已经挖空了几代人的智慧,高速的信息网络已经让商业利润无死角透明化,随便办一个实业就能石破惊天,只能是键盘侠们坐在封闭的屋子里的一厢情愿。总之,比华山论剑、舌战群儒还伤筋劳神,终于让我一个个攻其软肋,逐一征服。事情的发展就是如法炮制,水至穷处,自然顺渠成流。压在心头最后的一根稻草——程林大脑也受到了冲击,想到安好的日子几乎是空头支票,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脑子开窍了,作了三百六十度的急转弯。   “几分胜算?我是被如来压在五指山下的孙大圣,只要你给我摘了封印,我就能闹得四海翻腾。”我几乎是对着手机在吼。   过了霜降,白昼就短了很多,即使是五点半正时下班,也已经上了夜影,今天全体下班时间晚,开饭更是晚了半个时辰。我刚刚估算了一下时间,如果不出意外,匆匆洗澡之后,吃晚饭应该还来得及。两个动作像电脑拟定程序似的预习一遍,里面果然没有人,我赶忙打开门,身子随机闪了进去,脱衣,冲淋。这时门突然开了,瞿婶抱着一堆衣服走了进来,我这才想起来匆忙间忘记了上内锁,我连忙拉紧淋浴房的玻璃房门,直着嗓门喊:“有人!”   “有人,你相关部门果然有人,一言为定,行!我支持你!”房门像受到了惊吓,“呯”地一声关上了,手机里传出程林的声音。天哪!这么长时间,他竟然没有挂电话!   这个木乃伊竟然开窍了,我喜不自胜,还是心疼刚才的电话费,故作一惊一乍地埋怨,“支持就支持呗!我还是不领你的情,这么长时间不挂电话,浪费我多少电话费?咱们扯平了。”   “哪庙里都有冤死的鬼!靠点谱好不,是我该说与你的,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倒砍一耙!”他不乐意了,半开玩笑半嗔怪道。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理了一下,果然是冤枉他了。      二   有了人脉支持,干起来就有了活力,马上辞职,从公司全身而退,着手办各种各样的手续。员工基本上女士是首选,因为女性大都性情随和,招募资源丰富,不成问题。人员培训这一块,就交于程林,在这方面,是他的强项。虽是兼职,按他的话说,双休日无所事事,有点儿事做,心里踏实,不至于浪费生命。公司选址商榷再三,决定要做就做到最好,就在靠近火车站的金凯隆大厦B座。这是一个全国重要的交通枢纽,古时曾号称坐拥徐州,可管辖九郡之美誉,这儿每天客流量在数万人。   这一次,我做足了功课,厉兵秣马,十年磨一剑,非常谨慎。既然是孤注一掷,就要有穿透力,一举成功。我未雨绸缪,公司尚在雏形阶段,就花重金在火车站对过醒目的位置做了一个LED大屏。不间断滚动着雷人的字幕,心灵鸡汤一样的广告语也不断更新,详细介绍我公司的性质及服务宗旨。大致内容是:“您是否在生活中遇到过各种各样的挫折、困顿、委屈,或上司的辱骂,不敢声张,而忍辱负重?生活中是不是压力山大,又无处释放,无处倾诉?这是一个看不见的深渊,它像一个幽灵,吞噬着我们本应该有的幸福和快乐,为了生活而活着,为了生存而活着,却在上司的斥责中,来自生活各方面的压力中迷失了自我。没有内在质量,这是何其不幸!人生苦短,我们要阳光,要摆脱那种晦涩的生活,来吧!我们想您所想,给您创造了一个这样的发泄平台,不仅可以为您排忧解难,而且无论您怎么泄愤,我们都会用微笑与温和的态度为您疗伤。”   在每一段广告语的后面又生动形像地做出三维立体动漫式的减压效应,和减压之后人体所蝶变式涌动的正能量。   金凯隆大厦雄伟壮观,站在外部看,玻璃幕墙,金碧辉煌,很是气派。高耸入云的楼层,那种俯瞰周围的傲慢就已经显赫了,这是这一带地标性建筑,但凡能在这儿办公的必有来头,不是商业大亨,就是金融标榜。   吉林治疗癫痫的公立医院成年人癫痫发作怎么急救武汉羊癫疯的治疗医院重庆癫痫病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