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十九岁的天空_1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评论
无枕叶癫痫病怎么治疗>破坏: 阅读:977发表时间:2018-05-01 19:43:01

【丹枫】十九岁的天空(散文) 三月是放风筝的季节,梦玲给齐齐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风筝,参加学校的比赛,倒不是能得个什么奖,就是重在参与。让孩子体会一下快乐。再者学校的活动本就不多,有活动就让他积极地参与,在青春的时候,在学习不太紧的时候,留下一些些回忆。
   漫天飞舞的风筝,忽高忽低,大的小的,衬托在蓝蓝的天空中甚是好看。拍照,发视频,不到两个小时,活动就结束了。
   这一会,微信圈里都是飞舞的风筝,梦玲把齐齐放风筝的视频也发到微信里,不一会儿,老大在下面留言:想起咱们上学时的风筝节了。老八也留言:印象深刻。
   这一说就有二十年了,回忆里点点滴滴涌现。回到十九岁英语班的自习课上,推开班级的门,可以看到:班上每个同学都忙得不亦乐乎,每个同学都参与了制作,从骨架到染色,粘贴,再到何地买绳,那时也没有风筝轮,一切都是手工。而后整齐划一地各个班级队伍,拖拽着每个班自己做的风筝,我们班的大风筝很大,很漂亮,记忆里是个很长很长的蜈蚣,而且是个比较笨笨的蜈蚣,最后也没飞上去。遗憾留在那时的天空,十九岁的天空。
   其实青春真的过得好快,想想那个时候,迷茫,懵懂,青涩,简单。
  
   一、上午的班级
  
   清早,来到五层教学楼,推开一楼的玻璃大门,可看到一面宽宽的干净明亮的镜子,上面印的是校训。在镜子边上,站着颐指气使的学生会会长张洋,此时此刻她正掐着瘦瘦的腰,往外看。
   外面是我们班的分担区,在学校的大门口到教学楼之间这重要的“脸面”,本来早上,小组同学已经打扫过了,但是今天好像是有来参观的,要求我们再一次认真打扫。
   卫生委员姚文琳是个女汉子,一听这要求,还要返工,立刻带领全班同学齐上阵。同学们带着“武器”,路过张洋,都很气愤,各种不满的表情,可是还得如同一排排小蚂蚁,排队出楼打扫。
   她马上分小组,一小组男生大扫帚往前推扫:二小组,女生们小扫帚细扫,排成一排往前清扫:三小组矬子,纸壳子上阵收垃圾。这阵势,就是在古代打仗也不过如此吧,尘土飞扬,从东到西,从后到前,井然有序不到一刻钟,分担区干净的可以光脚走。姚在同学里威望很高,也的确如此,她要是在古代,一定是穆桂英之类的人物。
   马上就要上课了,同学们满脸是灰的,却趾高气扬,再次排着队静悄悄地上楼,张会长对姚说:你们班就是厉害,速度也够快。班级在三楼,快到班级时,同学们小声地议论着:看那“舞爪”的样子,就对咱们班如此,她怎么不把这分担区给她自己班。
   “就是呢。”语气里就是不满。因为她叫张洋,有个词叫张牙舞爪。同学们给她起了这么个外号。
   “咱们班干啥都像样!”
   “第一节什么课?”
   “阅读。”
   “什么?”几个女同学加快了脚步,这是我们最喜欢老师的课。回到班级,几个同学飞速地拿出小镜子照照,哎呀我的妈呀。马上冲出教室,到卫生间去洗脸去了。
   阅读老师是刚毕业的一枚年轻男老师,只比同学们大五岁。阳光帅气走路带风。中分或是偏分蓬松的头发,一双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不知道是谁打听过,说老师属虎,就给他起名“大虎”,就是那种英武的毛色漂亮的老虎,顺势就这样叫他了。美丽的铃声刚落,大虎拿着阅读书,虎虎的,一阵风吹过地推门进来了。
   刚才还叽叽喳喳的班级一下子静了下来,老师看看我们比较狼狈后假装的镇静,还有没洗干净的一个个小脸,站在讲台上不好意思地微微笑了一下。我们也笑,我们笑他不知道给他起的外号,他笑我们可爱吧。
   大虎知道我们刚干完活回来,说要教我们学一首英文歌,想让大家放松一下,Edelweiss雪绒花。他把歌词写在黑板上,如果说大虎的帅是真帅,那他的英文字可真是反比,郑州最好癫痫病专科医院当然这并不影响我们喜欢他。
   大虎的声音真是美极了,那时没有那么多教学设备,老师在教歌曲的时候,都是清唱。
   Edelweiss,Edelweiss
   Everymorningyougreetme
   Smallandwhite,cleanandbright。
   我们一句一句慢慢跟,怎么世界上还有这么美的歌,歌声飘扬着,飘在班级每个认真听的灯上,飘在窗帘的每个淘气的花边里。整个教室都是美丽的音符在跳跃,在传递。不一会就传来了下课铃声。
   这节课怎么这么短呢。在大家还沉浸在歌声里,大虎早飞回办公室了。多年后同学聚会,都会说,自己在教学时,也是上课铃进班级,下课铃就离开,这就是大河北有专业癫痫医院吗虎给我们的帅气榜样吧。
   第二节课是班主任玫老师的精读课,无论是多大的学生,都对班主任敬畏,尽管我们的班主任看起来那么瘦弱,羸弱。一节课,大家都在默默地细细地记重点,各种词汇,词性,用法。前半节课我们还在认真记,我也认真的记,记得书上本上都是黑压压的字。后半节课,我看前面的同学倒下一片,不是干活累了就是实在不想写了,我也把书立了起来,把头藏在书后面,结果下课时,老师留的作业是把最后三段的译文写出来。
   同学们醒了大半,都面面相觑,哪知道讲到哪里了。我赶紧回头看看学霸许雪静。她已经开始写作业了。我赶紧近水楼台先得月,照着她的书划出重点,标出要点,没一会,大家都围了上来,左一句右一句的,雪静也不生气,耐心地给大家标注。男同学干脆就说,你写完给我看。那个也说,给我看。
   做眼保健操后,三四节课是听力课。刚来上学时,大家还是很积极的去听力室的,毕竟新鲜,可听力课太闷了,两节课连着上,而且还得一直带着耳机,听冗长的一段,而后点名回答问题。再听,再回答。老师的意思也是让我们耳濡目染,熟悉纯粹的英语语音语调,可我们还是在爱玩的年纪,渐渐地从最初的争先恐后,到后来的磨磨叽叽。
   听力老师好像和阅读老师年龄差不多,不过长得很老成,我们不怕他,有的女同学还假装气气他,上课前下课后调皮地拽拽他头发,拿走他耳机等等,他也不生气。但老师的粉笔字很漂亮,可是听力课,也基本不用写黑板,即使他写了,也就在听力黑板上呆很久,就像现在的黑板报,也是美美的。
   上课铃声都响了好久,大家还在班级里,只有雪静和几个爱学习的到听力室了。听力老师看看稀稀拉拉的学生,想着让个男生回班级叫学生。这时,班主任从办公室挪步往班级去,哪能让班主任知道,生气,一个眼尖的,在班任到班级之前,赶紧跑回班级发布这个消息:玫老师来了。同学们马上灰溜溜的,小跑着到听力室。
   上午就是在这整齐,美好,懒散,调皮中度过。
  
   二、中午的片刻
  
   十二点才下课,这肚子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从班级到食堂的林荫道,也被同学们起名字了,叫“小跑道”。尽管林荫道都是郁郁葱葱的大树,可是同学们根本无暇顾及,吃乃人生第一大事。各个班级的学生们都蜂拥而出,排队抢饭。
   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固定大圆桌,打完饭大家都围坐在一起。或米饭或馒头,不论是凉不凉,菜好不好吃,都会吃个精光。太饿了。那个时候,我竟然连肥肉都吃,雪静的同桌王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凯,一怕食堂管理说浪费,二自己不爱吃,就绕半个桌子,把肥肉夹到我饭碗里。我也不嫌弃,照吃不误。现在想想,我也太男生了,他也太女生了,而如今再看到肥肉,真是无法下咽。
   中午回到宿舍休息一会,又下午上课了。有时候吃饭晚了,没时间回宿舍休息,就再回到班级,趴在桌子上睡会。
   这一天,最后一节课老师拖堂了,同学们吃饭晚了,就都没回宿舍,直接到班级休息。雪静学习好,进入梦乡也是最快的,我呢趴在桌子上根本就是挨时间。王凯呢,根本就不睡,他喜欢看各种书,文采很棒。一边看书,一边手摇格尺,没一会格尺甩在了雪静的头发上。雪静也不理会。他想着赶紧拿开,还没等拿开,就顺势量量雪静的耳朵,这耳朵可真是大呀,王凯也不看书了,他拿格尺捅捅我,又捅捅我同桌,说他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我同桌的耳朵,七点五厘米。你过来,我量量你,”他拽着我那班级里比较帅的同桌。“看,不到六厘米。”
   “你的,”他不依不饶来量我的。“也不到。”
   我抢过尺子,量他的,“你也不到。”
   王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谁都没发现,是他发现的这大耳朵,要是有申请吉尼斯纪录,他非去不可的。
   然后呢,他一本正经从本上撕下一张长纸条写道:此耳朵七点五厘米。贴在还在梦里雪静的头发上。
   快上课了,同学们陆续进班级,他让同学们都来“参观”这情景:他安静地端坐在一边,贴着纸条的雪静在展览。就像一个摊位,或者一个雕塑,他就差贴上:此处收费。同学们都笑嘻嘻的,点点他,意思是你要找揍了。
   雪静醒了,发现同桌的捉弄,三下五除二,把他捶到桌子底下,王凯呢还是沾沾自喜,因为他觉得是他发现最大的耳朵,还因为他就是这么个奇葩的同学。我们班三十五个女生,五个男生,在这个阴盛阳衰的班级,男生们早就同化了。他们和我们没什么不同。
  
   三、下午的课
  
   第一节是心理课,教我们心理的老师三年换了三个,第一年是个魅力的女老师,第二年是精神矍铄的林老师。我们很喜欢这个年纪大的老师,他在课堂上,总会讲一些故事,从古到今,要不就是他所见的学生。我那时就想过,如果自己老了,也当这样可爱的老头,也挺好的。
   林老师讲课很有兴致,如果他讲到教学中,在椅子上坐不住,调皮的孩子,该怎么办?他会自己先找把椅子,表现那个调皮的孩子。现在看来,林老师真的很敬业,年纪那么大了,还那样认真地对待每一节课。可是我们这些小孩,根本就没记住什么。真后悔,那时怎么不好好听课呢?
   然后是哲学课,不记得老师叫什么了,只记得他特别的口音。什么客观存在,什么非物质。每讲到一个定义,他会拉长音,这个这个……我们就在下面小小的坏笑,为了考试,我们也学,也背。可是学完都还给老师了。
   第三节是体育课,不知道为什么,教我们的总会是新老师,这个体育老师,满脸的青春痘。对待我们比较严厉。而且三年体育课都是他教。开始教太极拳时还行,大家都还能比划到位,考核也能都合格,后来学前滚翻后滚翻,就很遭罪。在垫子上怎么都翻不过去,或者翻过去放歪了都不行,几个小女生给他起外号:大花脸。
   最不喜欢的还是跑步和冬天的滑冰,他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有一次,几个女生同时来事,请假不能跑步,他准许了。这天上课,大部分女生都不想跑步了,在他说,有情况的出列,女生们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退后一步。可想而知,他竟然罚全班多跑了三圈。后来还是班主任找他谈,才放过我们。所以上体育课,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闹心的课。每次都期盼下雨,这样就可以安静地在班级呆着了。偶尔也如愿。
   最后一节课,一般是自习课,大家都安静地写写作业,写写日记,背背书。或者给家人朋友写写信。
  
   四、晚自习的美好时刻
  
   寝室老十,不仅是个美人胚子,她的萨克斯更是无人能比,我们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考到这,真有些埋没人才。每天晚自习之前,她都会来上一段。金光闪闪的萨克斯,悠扬的曲调。我们看着书听着音乐,很是惬意。大部分同学和我一样都是来自比较闭塞的地方,根本没听过这种乐器,崇拜油然而生。王凯就想拜师,也只是说说,谁能学会呢。每次老十吹萨克斯的时候,王凯都如粉丝般,托着腮在那认真的听,虔诚至极。
   因为老十的萨克斯一直在脑海里,我在让孩子学习乐器的时候,果断地选择学习萨克斯。而这些老十是不知道的,这些年,都没有她的消息。
   还有每周一三五可以打开班级的电视,有半个小时的看新闻时间。这方面学校还是很人文的。
   这个时候,班级里的男生就派上用场了,他们搬凳子开电视,调电视台,控制声音大小。如果学生会查的不严,我们还可以偷偷地多看会。当然每次都是一男同学放哨。
   每次新闻前,或者新闻后都有些广告,一次电视上播放卫生巾的广告,一男生翔问:这是干啥用的?
   另一男生冰:我觉得是擦玻璃用的。本来全班女生都不敢抬头看这广告,这会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同桌庚说:就是擦玻璃的吧。这平时不言语的帅哥一说话,大家笑得更开心了。卫生委员姚说:咱们班玻璃这么干净,用不着那个。然后又对他们说:你们可别乱买。我们班男生多可爱。谁也不能告诉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还真担心下次大扫除,他们买来。
   看电视剧《一起同过窗》,那里的男生就把卫生巾当鞋垫了,我就想到我们班这些可爱的男生了,单纯美好。
   我们比较喜欢没有电的晚自习,期盼什么还真的会发生。第二天就没电。老师特设:背背课文就行,作业不用写了。于是大家如小兔般欢蹦乱跳的拿本书,来到教学楼下面的小亭子旁。

共 678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