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暖】孤独的渔民诗人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文章
海民的媳妇红菱好不容易哄着女儿子荷,又拿起丝瓜瓤洗碗筷,没好气的在丈夫耳边抱怨:“你就不许搭把手,我就不明白,写诗还能当饭吃。”   “收拾好,早点睡,都忙一天了。”海民没好气地望着媳妇,拨了拨煤油灯的灯捻,继续在草纸上写字……   红菱的鼾声,子荷的梦呓,在浩瀚的淀上那么厚重,清晰。今晚,海民没有灵感,夜渐渐深了,他握着笔伏在桌上睡着了。直到一股烧焦味弥漫,海民才发觉煤油灯燎了头发。海民瞬间睁圆双眼,拍打着头。他一下冲出船舱,在空中划出一条抛物线,扎进水里。   船摇晃着,把红菱惊醒了:“田海民,你又抽什么疯?”   “我洗澡呢!”田海民纵身跃上船,摩挲着湿漉漉的短发。   “哼,你是嫌我活着呢!”红菱转身又睡着了。田海民又回到舱内,夜是那么短,昨夜的灯油敖干了,海民没有激发出写诗的灵感,枯黄的草纸上只留下两个字。   天空泛起鱼肚皮白时,田海民的渔船睡醒了。船头的灶火燃起,红菱在淀里舀一瓢水倒进鱼锅。田海民坐在船舷上修补大罩和渔网,密密织着的渔网在太阳下洒下无数的银光。红菱是家里最忙碌的人,刚打理好锅灶,就嚷子荷洗脸,听话的子荷俯下身,捧起淀水在稚嫩的脸上撩泼。红菱手指弯曲像耙子,把子荷的头发扯得生疼,泪花在小女孩眼里打转。   忽然,一阵恼人的风袭来,子荷长发好似柴草在风里炸开。家里实在太穷,买不起脸盆、拢子。海民不由的心酸:“红菱我要送子荷进学堂念书。”   “不行!”红菱很直接。   “闺女,你想读书吗?”海民没接媳妇的话茬,转向子荷。   “我想!”子荷声音脆得像地梨。   “学会认字,我们父俩一起写诗。”海民笑着把一卦渔网抛向半空。   “你快拉倒,提起诗,我是吃了蝇子,喝了醋。子荷在跟你学,我就不活了。”红菱嘴快得像把机关枪。   “不说了,不说了,我们下淀吧。”海民来到船尾,棹船驶向捕鱼区。      二   白洋淀为“九河下梢①”,自古就有西至保定府,北上琉璃河,东达天津卫的航线。田海民家在四面环水的李家庄,他的祖辈打渔为生。虽然没上过学,可从小喜欢编些顺口溜。直到后来进夜校扫盲班,学会认字。田海民仿佛镀得金身,激发起几乎魔怔地创作热情。   太阳是最自在的,很快悬到人的头顶。田海民轻扯快放,很快撒完渔网。红菱和子荷母女坐在船头敲铁板,“铁板惊鱼”是白洋淀渔民传统的捕鱼方式。撒好网,田海民又拎着镂空的大鱼罩,沿着船观察鱼情,最终选定了船尾的捕鱼区。海民身材精瘦灵活,肌肉结实的像铆上。他举起鱼罩投入水里,踮着脚尖,身子向下压把鱼罩固定在水底。不久,大罩里黑压压游满鱼。太阳是巨大火炉,淀上热的像起了火。田海民的笑那么干净,裸着上身,挥舞着回子在大罩里捞鱼。红菱的脸晒得通红,酷热很折磨人。海民怜惜,让妻子休息会,红菱摆摆手,继续和丈夫一起收网择鱼,直到船满仓。捕啊,捞啊,熬啊……渔民血泪的一天终于过去了。   暮色匆匆,一阵阵夏风拂面,带来淡淡凉意。炊烟袅飞,红菱开始做饭。海民点燃煤油灯,为写诗做准备。天像是初生的婴儿说变就变,天色直转急下,当一阵风袭来,渔船晃得厉害。海民抛锚,拴紧船绳。两道刺眼的闪电,几声闷雷后,雨珠瞬间转入瓢泼。“娘!我怕!”子荷搂紧母亲的脖颈。   “别怕,有爹娘呢!”红菱发现海民又开始写诗,叮嘱道:“天不好,别出事,快熄了灯,睡吧!”   “嗯,马上,你和闺女先睡吧。”海民话音刚落,突然一阵哀嚎的大风几乎把船打翻,煤油灯倒了,引燃渔船的帐篷。   “着火了。”红菱失声惊叫,抱起子荷逃命。   田海民发疯似的抽打着恣意的火苗,可依旧挡不住火势蔓延,直到船篷漏了天。在风里,在雨里,红菱抱着闺女在船头痛哭:“田海民,我恨啊,我恨死你了。”   海民飞似的冲到船头,脱下衣服盖在她们头顶。红菱扯下来,扔进淀里:“我们不用你管,你滚开。”   “我错了!”海民流着泪,把媳妇和女儿搂进怀里。      三   李家庄通电了,家家户户按上了电灯,终于告别了点灯油的日子。海民的家也从渔船上,搬到岛上。因为子荷上学了,红菱也怀孕了。   海民写诗,一时成了全村人议论的焦点。人们褒贬不一,有人认为写作了不起;在大多数人眼里,写作在渔民的生活里是多余的。直到如今,在农村,人们对文学创作的观念和态度,依然是不理解。海民的儿子出生了,取名叫田子伟,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孩。照顾孩子的重任,还是红菱。不知从何时,红菱面对海民写诗,不再唠叨抱怨。其实,聪明的红菱看透了,文学是海民的命。最重要的,自己爱这个男人。   淀里的苇,换了一茬又一茬。在海民写诗的第九个年头,那年冬天某日,市文联《莲池》杂志编辑部给海民来信,原来他的诗歌发表了。海民一口气跑了十里的冰路,取回珍贵无比的样刊,还有人生第一笔微不足道的稿费。那一刻,海民高兴得几乎飞到天上。海民回到家把喜讯告诉红菱,面对兴奋至极的丈夫,红菱抱着儿子淡淡一笑,算是祝贺海民。   一时间,李家庄的淀里淀外,都是田海民发表作品的话题。白洋淀水乡人历来不重视知识,打渔织蓆是他们的全部。当人们听说渔民田海民会写诗,还有作品发表在报刊上,这对李家庄,甚至整个白洋淀地区是奇迹。白洋淀孕育了“荷花淀文学流派”“白洋淀诗歌群落”,让孙犁、芒克、多多、林莽等作家家喻户晓的。当渔民诗人田海民的作品在文学界流传开,白洋淀的水音、渔民生活等一下跳脱出来,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赞扬。   赵北古镇历史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这里曾是燕国和赵国的分界点。在千年的历史进程里,明清两朝又在此大兴土木,建有赵北口康熙行宫②和十二连桥③。淀里小荷尖尖角,初夏的一天,田海民和几个相邻赶马车到雄州卖鱼。当马车踏上雕工精美的广惠桥,因为桥身跨度大,很陡滑,几次都无法过桥,到达对岸。一时,广惠桥头桥尾两端围满人,看热闹的、出主意的等。   “大伙,都让一下。我们要赶马了。”海民站在桥上告诫众人。   海民跳上马车,“啪啪”两声马鞭。车前车后,渔民们各负其责。只听海民高声哼起《嗨号》④,渔民们跟着一起喝:   (领)嗨嗨   (合)嗨吆唻嗨   (领)哎咳哎巴呀的嗨   (合)嗨吆唻……   田海民脸色通红,甩着马鞭在马背上狠抽两下。瞬时,枣红马前腿高高跃起,后腿蹬紧,再次飞上广惠桥。号子声、马吠声、人的喊声等相继炸开。马打了几个趔趄后,终于征服了广惠桥。就在马车冲向桥下时,马车里的水和一条大鲤鱼洒出来,劈头盖脸地浇在一个女孩身上,田海民赶紧从马上跳下来:“妹子,对不起啊!”   “大哥,不碍事。”湿漉漉的女孩把鱼捡起来扔进马车。“我想问下,田海民老师家住哪?”   渔民们四目相对,一齐指向海民。女孩叫季节,是省报的记者,今天是慕名过来采访田海民,顺便来白洋淀采风,欣赏水乡美景。季节是带着任务来的,因田海民的诗在全省引起很大的轰动,受几所大学之托,季节到省城请田海民为学生们讲座。听说了季节的来意,爽快的红菱为客人烙小虾烀饼,炖杂鱼。田海民多年的文学创作,在经历漫长的蛰伏和攀登后,渐渐出了名,得到大家的认可。   诗歌为田海民带来了改变命运的机会,其实他有很多离开李家庄,去大城市工作发展的机会。他终究没有离开白洋淀,改变自己渔民的身份。红菱面对诗人丈夫,对他写诗的态度还是从前。作为一个吃过很多苦的渔家女,面对丈夫的鲜花、掌声和年轻女孩的追捧等,说不紧张,那都是假的。可无论如何,红菱对丈夫写诗的态度一如既往。   那天,田海民从县里开会回来。当船驶进村口时,就看到红菱担着木桶,领着子荷和子伟来挑水。那一刻,志鸿像是被人打了一闷棍,眼泪差点掉下来。船还没停稳,海民就向亲人跑去。他从红菱肩上接过扁担,在孩子们脸上亲了亲。一家四口,在彩云满天的光圈里,一起回家。   白洋淀、渔民、芦苇、荷花等是自己创作的源泉,田海民心里很清楚,离开家,离开红菱和子女,自己的诗歌灵感就会枯竭。白洋淀四季风景轮转,田海民在自己的水乡、渔船上打捞捕鱼。这所有的一切在田海民笔下,化作诗歌,为白洋淀留下永远的财富。      四   当初,田海民为买不起煤油发愁。现在生活好了,从黑白跳入花花的世界。海民和红菱都不年轻了,他们的女儿田子荷已长大,说话跟母亲一样有水音。她没有继承父亲写诗的理想,可是在他的感染熏陶下,懂得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现在是医学院的一名大学生。田海民捕鱼的手艺,儿子田子伟没继承。子伟在县城住宿读书,对于父辈的渔民生活,只停留在父亲的诗里。   整个中国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白洋淀。水乡人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传统的捕鱼织蓆等劳作方式边缘化。人们在追求幸福的道路上,可谓是各显神通。与此同时,田海民的渔民诗没落了,过去慕名来的读者和文友都不见了。如今,田海民头发半白,红菱的眼角也爬满皱纹。因为常年的渔民生活,田海民落下了病根,再也无法从事高强度的捕捞。   生活还要继续,田海民把自己曾经创作的手稿、出版的书籍、获奖证书等,收集在一起,全部都压在大衣柜底……   为了生计,田海民到附近一家鱼馆,给人后厨拉风箱。坐在昏暗的一角,每天面对的事,风箱发出得“呼、呼、呼”声。红菱则一心扑在苇上,每天解苇、轧苇、织蓆等。   家门口荷花淀的荷花开了,整个院里都是香味。那天午后,海民和红菱一起坐在船上泡脚。红菱信手摘一根莲蓬,剥出莲子给丈夫吃。海民打量着媳妇,笑着吃起来。   “海民!”红菱声音还是那么脆。   “嗯!”海民望着荷花淀的远方。   “你写了半辈子的诗,给你老婆我,写首情诗吧?”红菱话很突然。   海民先是一怔,然后摸摸媳妇的脑门:“你没发烧吧!”   “我当真的,你别闹。”红菱拉开丈夫的手。   “诗”曾经是横亘在海民和红菱面前的平行线,把他们分置两边,永远无法相交达成一致。如今,他们老了。在红菱和海民几十年的婚姻世界里,红菱无数次祈祷着丈夫放下诗歌,跟自己说说话,帮自己分担家务,抱抱孩子等等。可是真到海民不写诗了,放下了,红菱慌了。   对于名利,田海民看得很淡。当文坛风向标发生变化时,田海民有过短暂的低迷。其实在他的本性里,更加看重家庭和亲情。当初,为了成全海民的诗歌梦想,红菱付出得太多太多了。此时此刻,所有的往事,都化作生命里的电影海报。   海民俯身捧起一捧淀水,移到红菱的嘴边:“喝一口。”   红菱轻轻抿一口说:“你也喝。”   “好!”海民应着,一口灌进嘴里……   那晚,田海民在台灯下,信纸上为红菱留下一首诗《一捧淀水俩人喝》⑤:   淀边村旁渔船卧,   一对情人船头坐,   东村哥哥西村妹,   收工相会话儿多。      妹妹织网是能手,   哥哥打渔是劳模,   常在一淀同撒网,   哥哥领号妹妹和。      丰收鱼儿满仓跳,   兄妹喜鼓敲心窝,   背靠晚霞淀照相,   订婚留念把影合。      情话说的口儿渴,   一捧淀水俩人喝,   哥哥心里有妹妹,   妹妹心里更有哥。   窗外的月光,映入老屋,红菱一脸笑意,睡意正浓……      备注:   ①九河下梢:白洋淀号称九河下梢,为九条河的汇集之地。九条河有:唐河、孝义河、潴龙河、府河、瀑河、漕河、萍河、金线河、白沟引河。经海河流入渤海。   ②赵北口康熙行宫:位于白洋淀内名镇赵北口,坐西朝东,三面环水,建于清康熙年间,占地12亩。现地面建筑已不存在,现行宫所在地已经变为烈士祠。   ③十二连桥:位于白洋淀东北部,贯穿赵北口镇南北。沿赵北口长堤,每隔不远,就有一座形式不同的桥梁,前后十二座。由于十二连桥中每座石桥、木桥结构造型不同,形成了形态各异的群桥景观。十二连桥为:易阳桥、航洪桥、普渡桥、广惠桥、通济桥、景蓟桥、迎喧桥、延爽桥、拱级桥、太平桥、来薰桥、广惠桥旁木亭。   ④《嗨号》:摘自白洋淀著名渔民诗人李永鸿《白洋淀民歌》1979.12   双眼上翻且无意识癫痫病药物治疗怎么样啊?兰州治癫痫病首选哪家医院武汉中医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