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盲女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里面一个女孩的声音:“强哥,我在阳台,来了哦。”一个十来岁的盲女扶着墙壁赶过来,一面说:“说过了,让我来开门的,你又自己开门进来了?”   “我带着钥匙,没事,比麻烦你好。”两个人说着就在方桌边坐下了。   强子悉悉索索地打开了塑料袋,里面有几个馒头,半袋方便面,还有一块咬了两口的酥烧饼。   那是一早,一个年轻的母亲牵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儿,给她买了一个烧饼,女儿才咬一口就说:“我不吃,这是葱油的,我要吃白糖的。”“好好好,小祖宗我再给你买去,赶快走,上学要迟到了。”这时正走到小强的身边,女孩就顺手将那才吃了一口的酥烧饼丢进了小强面前的一个瓦盆里。听着这母女俩走远了,小强拿起来咬了一口,真好吃,可是又放下了,带回去给二丫吃。   “二丫,这里面有块烧饼,可好吃呢。”   “强哥,你也吃。”   “我吃过了,这是带给你的,快吃吧。”   “嗯,这烧饼真好吃,比俺奶奶做的烙饼香多了。”   “二丫,你在阳台做什么?”   “我在阳台晒太阳的,太阳真好,晒得暖洋洋的。”这时已经是秋天了,屋里有点阴冷。   “二丫,我不让你出门,我能照顾你的,你也不会被人欺负了。没事就在阳台晒晒太阳也好……吃吧。”二丫听着心里暖暖的,小强知道二丫吃得很香,心里也甜甜的……      二丫是小时候得了一种病,发烧不退,在乡村医务室打了几针,烧是退了,可是眼睛却看不见了,那时才四、五岁,也没上学的机会。农村丫头命贱,上面是一个姐姐,也是只读到小学四年级就没读下去了,因为那年家里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父母所在的那一家烟花厂,发生了爆炸,二丫的父母就在那次双双丧生了。一下子,两个女儿就成了孤儿,二丫又是个瞎子,这生活的重担就落在奶奶一个人身上了,爷爷还有痛风病,躺在床上要奶奶照顾,奶奶一个人实在是扛不住了。二丫就想自己怎么能帮奶奶干点活就好了,要么减轻点奶奶的负担也好。   有次听村里人讲,现在改革开放后,城里有钱人可多了,就是在城里要饭都不会饿着,二丫是个有心人,听在耳里,记在心里,有一天就把这事和奶奶说了,奶奶说你一个人不行,二丫骗奶奶说,村头上还有几个呢。   终于有一天自己带着两件小褂就出门了,一路沿讨到了城里,路上多有磕磕绊绊,风餐露宿,碰到过坏人,也遇到过好人,慢慢地知道一些人间冷暖。   有一天夜里,睡在小车站里的二丫,怎么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一惊醒,感觉到是一个男人的大手在自己身上,大声叫道:“有贼……”把人家吓跑了。   二丫从此学会了一些经验,把自己弄得脏一些,头发不梳脸不洗,车站有水也不洗,衣服穿在身上也不要整理……这样就不会引起人家注意,毕竟自己也有了十二、三岁,正在发育,尽量不让人看出来,再就是住在车站找那人多些的座位,不要一个人躲到远远的。人多些坏人胆子就小些……在幼小的二丫心里,就开始学会划分好人坏人的区别了。   一路沿街乞讨,来到了市郊的一个农贸市场,在这个农贸市场的后街上,人流量很大。二丫那天去乞讨,刚走过小街,就听到几个男孩的声音:“看,瞎子、是瞎女……”   二丫心里咯噔一下,警觉起来,但又不知道是些什么人,只知道是些半大小子,忽然又听到一个男孩的声音:“胡说,不是瞎女,是盲女。”   “你倒会说话,不过念了几年书呗,瞎女盲女还不一样。”   “我说盲女就盲女,看谁敢说瞎女。”这就是小强。在后街一带,已经是他的地盘,一般的事情他都能说了算,这江山也是他好不容易打下来的。      二、   小强是念过几年书,可是快要小学毕业的时候,没有人给他交学费了,爸爸是两年前和一个洗头女好上了,说是外出打工,其实就是和那个洗头女到南方去了,也寄过几次钱回来,慢慢地就没了音信了。   去年妈说去把爸给找回来,把强子从城里送回乡下奶奶家,结果也是一去没影子了。奶奶也关照不到小强,只要有口饭吃就行了,书是念不成了。   小强几次跑回城里,在自己曾经上过学的那所学校的栅栏外眼巴巴地看着以前的同学们在上课,眼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既然回到奶奶家,只是有口饭吃,在哪不是一样能有口饭吃,于是小强就干脆不回奶奶家,还是在城里那个家住下,到外面去乞讨要饭了。   刚来到这个郊区的农贸市场时,不懂规矩的小强以为凭自己的日晒雨淋能熬,夜宿车站能过,就不会讨不到一口养活自己。   哪知道第二天,就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子找他麻烦了:“喂,臭小子,哪来的,一点规矩不懂,这是谁的地盘知道吗?”   “哦,什么规矩,说吧。”   “给我磕三个响头,喊声老大,然后每天要交抽头,”   “抽头是什么?”   “每天要到的吃食和钱财物都要分给我一份,懂吗?”   “我还没养活自己,就先养你了?”   “你别嘴硬。”   “怎么着,”只听那个老大一声令下:“给我上。”   几个小子就将小强按倒在地,狠狠地揍了一顿……   那天,小强一整天没吃一粒粮,没喝一口水,身上到处都痛,但还是心里更痛,这是为什么?   第二天爬起来的小强换了个地方,打一枪换个地方,讨了些吃的,也有好心人看他满脸瘀青有伤,同情心的人就给他几块钱,几天下来伤已经养好了。   吃饱了的小强就在小市场转悠,在一个小摊子上看到一个小玩意,有点像峨嵋刺,又不是真正的那种,小强在小学时有几个同学上艺校的武术培训班,了解一些,这眼前的也是一种套在中指上的,左右分开两个小峨嵋刺,小强立刻花了五元钱将它买了下来。   过了几天,咽不下这口气的小强又去到农贸市场。   “怎么挑事来了?”   “挑事又怎么样?”   “上。”小强这次不怕了,只要几拳,三下五除二,右手上的峨嵋刺就将那几个小子撂在了一边。   老大看形势不妙,亲自上了,他比小强大几岁,高半个头,小强就从下三路走,猫下腰抱起他的腿,使劲一掀,将老大掀翻在地,当胸一拳下去,只听他大喊一声:“妈呀,”小强的拳头举在他的脸上,没有往下砸,看看老大的眼神,凶气收了,没有了杀气,虽然没有求饶,小强也不勉强他,一松手让他起来,自己也不多说,转身走了。   经过这次的不打不成交,慢慢地小强就成了这个地盘的老大了。      那天小强看到二丫,一眼就觉得他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样,娇小,软弱,无助,所以他不准人叫他瞎女,而叫“盲女”。   二丫也因为那次听到这么一个声音,特别感到亲切,舒服。也就放心大胆地经常去农贸市场,冥冥中仿佛有个什么人在那里,自己就不怕了……   一来二往,就和小强成了熟人,成了哥们儿,小强干脆把她带回自己的家里,再也不用住车站了。   小强就因为还有这个家,更像个老大了,这个家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了,父亲走了,母亲也走了,空空落落的没有人气、没有温暖,有时小强会在刮风下雨的时候,把小兄弟们带回来躲一下,大家都羡慕老大还有个家。现在,小强把二丫带回来住,小兄弟们就很少来了。   这是一个二居室的改造房,县城很多这样的房子,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将原有的平房改造成类似的公寓房套型。有两个卧室,一个门厅和厨房卫生间,阳台外有一个小院子。   让二丫住在有阳台的那间,二丫非常高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用脚步这里那里地量着,东摸摸西摸摸,认了这个家似的,认了这个老大强哥,一天到晚地“强哥、强哥”地叫不停,还说我家就俩丫头,我早就想有个哥哥了,嘻嘻,想哥哥,就有哥哥了,真好。   小强现在也不要她上街乞讨了:“有我吃的,还怕饿着你?有我的一口,就有你的一口。”   “要是只有一口呢?”   “那也得先尽你。”二丫听小强这么说,心里不知有多甜。      有一天,二丫不知是担心还是怎么。问小强:“强哥,你是怎么当上这个老大的,能长吗?”   “哦,刚开始也不懂规矩,被他们打个半死,后来我有了宝贝,就不怕了。”   “什么宝贝,我看看。”   “看,就是这个小峨嵋刺。”小强拿给她看,二丫用手摸了一下,刺到了手指,   “这是什么呀,这么厉害。”   “就是这个宝贝,打架时套在手指上,谁都不怕,打完架立刻收起了来他们还不知道,呵呵,秘密武器啊,你说是不是宝贝。”   “是个宝贝。”   “二丫,除了这个宝贝,我还有一个护身符呢。”   “护身符是什么?”   “就是能保护我平安的宝贝。”   “你宝贝还真多啊。”   “没有啦,就这个护身符还是我吗临走时戴在我身上的。”   “是什么?”   “是一个玉佛,我一直戴在身上,妈说千万别弄丢了,以后她会来找我的,就认这个玉佛。”说罢就让二丫在他胸前摸摸这个玉佛,仿佛它也会给二丫带来好运气似的。   天气好的时候,春暖花开的季节,小强也会带着二丫出去走走,闻闻花香,听听鸟语,二丫看不见,他就会讲给他听……这里原来是一片农田,现在又盖起来一幢大楼,大楼可高呢,说是要盖二十几层……这里明年就要建一个花园,这里是公交车站,以后什么时候带你乘车……每次出来,小强都要二丫穿得好看一些,把头发梳一下,小强有两次带她到服装大市场去买衣服,让那女老板看什么合适二丫。      三、   这样的生活又过了两年,一转眼二个人都长大了。十四、五岁的二丫,已经发育了,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凹凸有致的身材,因为不大出门,在家捂得白净的皮肤。小强看了时常是心里会“砰砰”地跳。   有一天,小强没有出门说是可能发烧了,让二丫摸摸自己的额头,“是很热呀,恐怕是发烧了。”   二丫又用自己的头去靠小强的头,不放心,又用自己的脸去贴小强的脸。   “真的发烧了,怎么办?可别像我。”二丫很是着急的样子。   “我明天就回奶奶家,你一个人好好地照顾自己哦。”   第二天小强就一去几天没回来,二丫只好自己去农贸市场行乞去了。还好,那帮小子都争着帮她。   直到半个多月,小强才回来,自己开了门,用棍子敲了两下桌腿,说声:“我回来了”   二丫听到小强的声音,一阵高兴。磕东碰西地赶过来,“叫你别开门,让我来……”   “二丫,现在我和你一样了。”   “怎么了?”   “也是在乡下小诊所,用什么屁药,把老子眼睛也打瞎了。”   “怎么,你也成瞎子,不,盲人了?”   “嗯!”这就是本文开头的情节,小强是个盲人,其实不是这样的,小强并没有瞎,只是让二丫知道他也瞎了。   看着二丫吃得很香,小强也开心了,“烧饼好吃我以后经常给你带回就是了。”小强和二丫这么说……   小强为什么要让二丫知道他也瞎了呢?这缘于去年的一天,小强看到越来越长大、漂亮的二丫,像一个等不及长熟的桃子似的。   那天和二丫说:“二丫,等过两年,我娶你做我老婆,我已经攒了三万多块了,我们有个现成的家,再给你买点好衣服,一个戒指,你看行不行?”   “不行,我只能嫁给盲人,你不是盲人,不该娶我的,就是嫁给你,我也不会安心,不会快乐的,你就做我的哥不行吗?”   小强记住了这句话,于是自编自演了这场也是发烧,也是打针,也是打瞎了眼的活宝剧。以为自己和她一样了就可以让二丫答应嫁给自己了,那次让二丫摸自己的发烧的头,其实是自己用热水焐出来的。   二丫知道小强也变成了盲人,心里真不是滋味,这样一来,两个人都是盲人了,自己本来就依靠强哥的,现在很多事情就得自己动手了,再说小强还可能说非得娶自己,自己没有理由不答应了,不知是喜是忧。在二丫心里当然也是喜欢小强的,可是一直以来都是当哥哥,这角色要是转换总得有个过程吧。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每天听到门一响,小强进屋棍子在桌腿上敲两下:“我回来了……”这是二丫一天里最高兴的时候。   而小强也得做得像个盲人,有时也会磕磕绊绊,让二丫担着份心:“你和我不一样,我从小就瞎的,习惯了,你得慢慢来。”   小强听到二丫这样说,心里有种酸楚,但也甜甜的。   那天,二丫说走路滑了一跤,把手崴了,当时正值夏末,想洗个澡都不方便,小强说:“那我帮你洗吧。”   二丫羞红了脸,“你帮我?”   “反正也看不见,没关系。”二丫想了想,说:“那好吧。”二丫脱去了衣服,跨进了浴缸,小强给倒了一些热水,就帮二丫洗起来。   昆明最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湖北治癫痫治疗哪家好齐齐哈尔靠谱的癫痫医院怎么找儿童得了羊癫疯还可以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