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花开三月祭姨娘_1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摘要:为3.3日仙逝的姨娘,在第一个清明节之际,写下一份怀念…… 三月的北方,柳枝发芽,小草返青;山岭崖畔上,一簇簇的山桃花、公园里迎春花、红梅、桃花、连翘花也都竞相绽放,我的心底也酝酿着一句句诗韵。   四号中午饭后,我双手敲打着键盘写下春的诗句,就在1:59时电话突然响起,江南老家大表弟的名字赫然显示着;瞬间我的心突然感到一丝不祥之兆,因为姨娘已85岁高龄,且前几年患有不治之症!忐忑中我接通了电话,果然,噩耗传来,我亲爱的姨娘已于三号下午6:20走向天堂……   我喉咙哽咽,哭腔悲切,大表弟说:“姐,别太难过,就是告诉你一声,我们这边正在忙碌。”停顿一会,大表弟继续说:“姐,你远,不用来了,这边不让大声说话,你什么都不要管……还是让妹给你说。”我只感觉,他说话声音很小。又听表妹也轻声说道:“姐姐,我妈走得很安详,像睡着一样。”我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失声哭着。妹子不住地说:“姐姐你听我说,我妈现在正在走向天堂的路上,不要哭,不要惊动她,你什么也不要做,只是说阿弥陀佛就可以了……”我一下想起来了,姨娘与表妹她们信佛教。“那你关了手机,让我哭一会儿吧!”我只能用悲恸来送走姨娘,无论是否相信佛教,都希望那边是一个天堂。   挂了电话,我失声痛哭。我的阿姨啊(我一直这样称呼,但老家方言与普通话发音不同),您就这样走了!我想着您那么好的身体,一定能活过百岁!没想到病魔还是没有放过您啊!你不是几次都说,要到我们这里来玩吗?怎么还没来您就提前走了呢?天堂虽好,活着的人依然不愿让您去啊!您这一走,就是阴阳两隔了,小萍以后就再也没有阿姨了!谁再问起来,你老家还有谁?我就不能再说有姨了啊……   哭泣中,姨娘的音容笑貌反复闪现于脑海,我一个人是越想越难过,越难过越想哭,就这样难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感觉情感得到一点释放。忽然我想起应和舅家小表弟联系,了解姨娘仙逝前后的情况。   当我拨通了电话时,小弟还在公交车上,说:“姐,我也才知道,详细情况也不了解。现在回家与我妈商量一下,准备下午过去一趟。晚上回来向你汇报!”我便托付小弟,看他们的信仰都是咋样办理?另外,我真得不想看见亲人在告别仪式上的那一幕,只想在自己的心里,留下姨娘生前最灿烂的笑容,因此唯有通过小弟带去我的心意,替我吊唁时祈祷阿弥陀佛。   晚上在电脑上我查找当年的照片,泪如雨下,写下七绝以示哀悼之情。   电讯姨娘仙逝去,小萍双目雨倾盆。   声声哽咽音容现,默念亲人走好言。   我的姨娘在他们姊妹中排行老小。我母亲为老二,上有姐,下有弟妹。我隐约听说,姨娘小时候曾被送给无儿女的老夫妇抚养,所以姨娘是随人家姓的。我想:外公年轻轻地就走了,外婆一人守寡抚养四个孩子多么不易,否则谁愿意将亲生骨肉送人呢。老夫妇去世后,姨娘就又回来了,为了报答人家几年的养育之恩,外婆就没给她改姓,因次我感觉外婆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一个名字,倒也说明不了什么,可在外婆心中,那是仅存的感恩的可能。   姨娘中等个头,一生清瘦。她与姨父均为市公交公司的职工,姨父是司机,她是售票员。后来年岁大一点,姨父担任了工会主席职位,姨娘也是某站上的调度员,都不再跑车了。年龄再大一点时,姨父患上哮喘病,早年病逝,姨娘就与表妹他们一起生活。   姨娘很会过日子,手也很巧,毛线活织得花样、款式特别新潮。记得我们插队那年代,母亲看病回去,那时大城市刚开始有晴纶毛线,色泽鲜丽、韧性好,且价格适中,所以深得人们喜爱。母亲从治病钱里,硬是挤出一点买了墨绿色毛线,让姨娘给我与小弟各织了一件新毛衣。母亲带回后,我与小弟穿上还去县城照相馆合了一张影。母亲第二次又回去看病,也带回一个深湖蓝色的“风雪帽”,也是那个年代女孩子最时髦的织品,母亲说,那是姨娘为我织的,我非常喜爱,也去留了影。   遥远的爱,好在有照片来记载,我抚摸着,泪珠滴下来,眼前现出姨娘盘腿坐着飞线走针的镜头,真的希望姨娘可以抬眼看看我。   以前在老家的记忆里,和以后离开几十年,我们家人先后回去过好几次,但与姨娘接触不是太多。都是与外婆、舅母同住。所以从感情上我在姨娘跟前不是特别的亲昵。   1986年父亲去世,丧事中很多具体事,都是姨娘帮忙给办理的,所以我非常感动。从那年离开后,我于2010年秋季退休前,再次回到老家探亲。那一次是我和姨娘亲昵接触时间最长的一次。由于表妹事业有成,家里居住条件得到很大的改善,所以姨娘邀请我去家里小住,那也是我当年没有预料到的,后来一住就是十天。以及次年舅家二表弟突然离世我再度回去奔丧,又被姨娘邀请到家里小住一周。两次小住,让我此生跟姨娘有了亲密的接触,因此留下很多难忘的片段,感情也因此而得到升华。   姨娘很注重养生锻炼。南方的太阳似乎比北方的起早,她从三十多岁起,清晨四点多就起来锻炼,风雨无阻,一直坚持几十年,退休后更是如此。我小住期间,她也是早上不到五点就起床,六点多就带上我,去玄武湖与其他地方锻炼。城市大了,去的地方非常远,公交车坐不到,下车还要走好多路,但姨娘还是喜欢来回奔波,辛苦地去远处。那一年姨娘都76岁了,可走起路来我都赶不上,经常为赶她,感觉有点累,也感到汗颜。   姨娘还带着我去了莫愁湖、中山陵、雨花台、明孝陵等地方,相互拍照留影,惬意快乐。姨娘从来不服老,喜欢接受新事物,加之妹子条件好,所以姨娘什么相机录像机的应有尽有。每次带我去,就是为了让我给她们打拳、舞剑拍照、录像。   记得那次我们去玄武湖,她就约了几位老姐妹在公园一空地方,放音乐舞剑,让我为她们录像、拍照,只见姨娘最后一个“劈叉”亮相,赢得了围观游客的阵阵掌声。她每次锻炼前热身时,也总喜欢把两条腿交替着,顺着树干就架了上去了,让我看得惊叹不已,佩服得五体投地。   还有一次早上,姨娘拿出一套红色练功服,让我一定穿上。她带了好几样家什,在小区一隅,教我做这动作、那动作,我便花拳绣腿地模仿着,姨娘给我拍了好多照片,那天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前年的一天,姨娘打来电话给我说:“小萍,我得了FCa……”我一听头皮就发麻了,半天回不过神来还惊出一身冷汗,不知道咋去接她的话,但从她的口气中,感觉似乎很淡定,很乐观。听完后,倒让我感到姨娘的坚强与从容,那一刻我说什么都是寡淡的、无用的,我只有心里默默祈祷,愿大慈大悲菩萨保佑她尽快康复。   后来听表妹说了治疗的情况,她全心尽力,毫不吝惜地出资为姨娘请专家与民间高人治疗,所以每次与姨娘微信通话时,从来不敢提及身体咋样的话题,因为每次我听到她的声音,都是一个健康人的音量。从前几天表妹发来几张怀念照片,看见有姨娘劈叉、架腿的照片,那一张张如夕阳般的笑容感染着我悲痛的心情。妹说那是四年前的照片,其实那时她已经有点腹水了,但照片上她依然开心快乐,目睹照片,我不由悲从心起,泪水又一次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儿子结婚那年,姨娘与两位表弟都来了,她爱吃我做的腌黄瓜,临走时带了一点,回去她也还做过几次,但她总说没我做得地道。第二次我回去还给她做过一次。去年也许她有病口中无味,语音里说,她很想吃,也还想吃新鲜核桃。于是我买来黄瓜为其制作,第一次寄核桃时,装了两瓶寄去,姨娘非常开心,不住地说感谢之类的话。次年我就想,姨娘身患绝症,却好这一口,我得在她有生之年尽一点孝道,又寄去一次,核桃上市也寄去一次。她还是很开心,并每次都会说:以后我想到你们那里去再玩一次!但我知道,那只是她美好的愿望而已。   时光荏苒,一晃我们分别了好几年,最后一次我是2014年秋季回去的,姨娘带我们坐车去了表妹新购买的别墅,那时还在装修中,我们匆匆参观,合影拍照后,大家告辞离开,没想到那一次分别,竟然是我与姨娘的永别!   清明节就要到了,我写下这些怀念文字,心里默默祈祷:姨娘,阿弥陀佛!      写于2019年3月26日 哈尔滨癫痫病什么药治疗最好武汉有什么治疗癫痫的好医院哈尔滨癫痫要注意哪些湖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