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文字】女孩吴花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感人故事
女孩叫吴花,家住和镇子一条公路相隔的吴村。一头枯黄的头发,衣服破旧、身材瘦小枯干,十三四岁左右。穿着脏兮兮的衣裤,说话粗俗,喜欢拿着人体器官说事。   家里有个患结核病的母亲,天气好的时候她和她的母亲坐在一段木板上,傻傻的看公路上驶过的车辆。看到高兴时,大声的骂句:“他爹个蛋的,真牛。”然后跳着脚在破旧的院子里,唱几句只有她自己才听的懂的歌。她的母亲喘着粗气笑的很开心,吴花的欢笑声音传得很远。邻近的人都绕开她们,怕她的母亲把病传染给自己。所以,他们的家就像一座传播瘟疫的活坟墓,没人喜欢靠近半步。偶尔有好心人送一些自己穿过的衣裤、或食物,也是站在破烂不堪的院墙外,把赠送的东西放在墙头上,大喊几声告知屋里的人,然后就匆匆离开。每次,吴花总是兴高采烈把礼物抱进屋里,照着父母结婚时买的镜子前,要花费一上午的时间欣赏。最后,把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放起来留着过新年穿。   有一次,邻居的女孩把自己穿过的衣裤送到家里来,吴花高兴的像过大年一样。这是来她家的第一位客人,她把父亲送给她唯一的礼物,一副银手镯送给了她。并送出很远。就在她转身时,迎面走来了邻居女孩的妈妈。吴花赶紧搭话:“婶婶好,谢谢你一家。”   女孩妈妈礼貌的笑了笑回一句:“没啥,都是穿过的衣服,扔了也是白瞎。”说完扯着女孩头也不回的走了。吴花的耳朵里传来女孩妈妈的呵斥声,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她却听得一清二楚:“我和你咋说的?你把衣服放在墙头上就回来。别进屋,她妈咳血会传染的,你不听非要进屋。没记性的东西,你要把病传染给你弟弟,我轻饶不了你。”说完抢过女孩手里的银镯子,仍出很远。   吴花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含着泪拾起在地上滚动的银镯子,果断的戴在手腕上。跑进屋里,把女孩送来的衣服,隔着墙扔回女孩的院子里。从此,她再也不接受任何人送来的任何东西。   母亲再想吃一片肉,她就把拾废品换来的零碎钱,拿去买哪怕半斤肉,炖来给母亲吃。一次她正在一个饭店门前拾废品,饭店服务员从敞开的窗子探出头来,问她要不要客人剩下的饭菜,她感恩不尽的谢过。由此事她受到了启迪,只要有时间就到附近的饭店等客人的剩菜剩饭。把买废品的钱积攒起来,给母亲买药用。梦想着有一天钱攒够了,领着母亲去最大最好的医院治病。   今天让她特别高兴,这几天的收获不小,废品竟卖了几十元。在地摊上给自己买了一件连衣裙,给母亲买了一套短衣短裤。她高兴的大喊大叫:“他爹个蛋的,我终于长大了,能挣钱养家了。妈,你一定会好起来,我一定挣好多的钱,领你去最好的医院治病。他妈的,我长大了……”   公路对面住着的雪冬,趁着母亲买菜的时间偷着玩电脑里的游戏。正在兴头上,被她的喊叫声一次次的打断,不由得怒火中烧,把头探出窗外大呵斥道:“吴花你能不能小点声,不打扰别人,路上跑的车有那么好笑吗?像个傻子一样?”   “我喊咋了?碍着你蛋疼了?我在自己的院子里,又没去你家。警察都管不着,你是皇上二大爷呀?你家才是一窝傻子。”吴花的骂声提高了好几倍。   雪冬真想从窗口跳出去给她几个嘴巴,虽然气愤到了顶点。毕竟好男不和女斗,何况妈妈买菜马上回来了,如果知道了自己放着功课不做,和女孩子打架逗嘴,自己也不会讨到便宜。于是关了窗户拿出了书本,心不在焉胡乱的翻看。   对面的吴花依旧没停下来,叉着腰用手做着手势谩骂着。虽然关闭的窗子阻隔了声音的传递,在吴花的手势中雪冬看得非常明白,那是最恶毒的咒骂。雪冬此时多少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惹她。在这个镇子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吴花的飚虎。别说是自己,就是半大个老娘们也骂不过她。自己无意中惹了一肚子的气,也武汉癫痫怎么治好只能自认倒霉。   疾驶的汽车挡住了吴花的身影,从车里抛下了几个矿泉水瓶子,随着惯力飞向了远方。吴花追出好远才拾到它们,满足的快乐促使她几乎手舞足蹈。雪冬蔑视的骂了一句:“几个破矿泉水瓶子能卖几个钱,活该她受穷上不起学靠拾废品活着。她爸爸抛下她们娘俩就对了,能和别的女人走了也不是他的错,一定是被她们娘俩骂跑的。”   暑假开始了,雪冬因为学习成绩突出,爸爸妈妈特意带他去南方旅游了一次。他们返回来时暑假己经快过完了,作业还没完成。为了赶时间他起早贪黑的忙碌起来,敞开的窗子不时的传来一阵阵香瓜的诱人香气,他抬起头向外张望。一个农民头戴草帽坐在树荫下,身边一贵阳看癫痫哪里专业个驴车上摆满了香瓜。农民的乡下打扮多少有些夸张,可香瓜的香气早已吸引了他的眼球。其实,近些年来有些商贩为了香瓜的畅销,大部分人都是刻意把自己伪装成种瓜的农民。很快香瓜车就被人们围了个水泄不通,你五斤他十斤的围在那里选香瓜。雪冬抵不住诱惑,拿起茶几上妈妈留给自己的零花钱就出去了。   吴花也夹在其中,用黑红粗糙的手选香瓜。雪冬犹豫了一下,接着选香瓜。几个老太太急着抢自己入眼的香瓜,硬生生的把雪冬挤出了人群。等了好久,几个老太太才满意地走了。雪冬才得空选香瓜。付完了钱转身刚要走,却被瓜农扯住了衣领子,要付另一份钱。雪冬很是生气,自己明明就买了一份,瓜农一口咬定另一份是自己的妹妹买的,说两份一起付钱。雪冬磨破了嘴告诉瓜农自己就买一份,他是家里唯一的独子,没有妹妹。瓜农就是不依不饶,并声称找他的学校,向老师讨个说法。人越聚越多,瓜农为了证实自己说的是真话,硬生生掰开雪冬捏钱的手。把钱展现在大家面前说:“你们大家都看见了,别说我欺负一个孩子。他的手里就攥着三十块钱,正好是十斤的香瓜钱。她妹妹提走的那份就是十斤,我再穷也不会和孩子耍赖。这钱我可以不要,你这孩子的行为像个学生吗?你妈咋教育你的。”   瓜农的一番斥责引来许多人的共鸣,便七嘴八舌教训雪冬。雪冬也不示弱,据理相争:“我没有妹妹,我的左邻右居都可以作证。你给我说清楚那个女孩的相貌特征,我看看她是何许神圣竟冒充我妹妹。你说不清楚,就是胡说,还我钱。”   “你这个孩子做错了事,咋就不承认?这么多顾客我哪里记得住。本来我想把钱还给你,让你记住不可这么做人。听你这么一说是我冤枉你了,这钱我还真收了。我也不走,等你找到能证明你说的话是真实的人,我再把钱还给你。”瓜农把钱塞进挂在腰前的钱包里,忙他的事不再理会他。   雪冬在人群搜索着,他希望在人群中找到能证实自己的人。可是,竟一个熟人也没有。大人除了上班就是陪孩子去旅游,在场的人自己一个也不认识。他气红了脸,“哇哇”的大哭起来。   瓜农放下手里的称,皱紧了眉头,咬了一下牙说:“我把钱还给你,你就这样做人早晚都得进监狱。这么小就学着骗人,脚下的路还长着呢。”   雪冬一路跑回家,趴在床上大哭一场。妈妈留给自己的钱,多半是学校为贫困地区捐献的救济款,每人最少五十元。如果少交或不交,会让人看不起的,所以雪冬急得大哭。再说了自己也根本不知道会出现这种事,那个该死的女孩到底是谁?难道是吴花?她是让人讨厌,除了和人争抢废品,可也没听说过她赖账和偷东西。自己虽然生了一肚子气,却也无从发泄。   夜里下了一场大雨,使干燥的空气变的多少有些湿润的成份。雪冬被今天的事,气的得了一场大病。爸爸、妈妈顶着大雨把他送进了医院,连班都没顾得上,一直守候到他出院。回家之后见他心情渐渐的好起来癫痫病如何治疗有效,妈妈拉着他的手,在镇里找了一家大型的餐馆。要了他爱吃的菜,妈妈不时的帮他夹菜,看着他吃的很香甜很是开心。   对面的两位顾客的谈话,引起了雪冬母子的注意。是关于吴花的话题。   胖子男顾客说:“几天前吴花她妈死了,这女人也够苦的了。自从嫁到咱村吴少梁,刚开始那几年日子过得还像那么回事。男人能干女人也能吃苦,眼看着日子要过起来了,在吴花七岁那年吴少梁被一辆面包车撞死了,肇事车辆一直没找到。这一年女人得了肺结核病,没钱治病一直拖到死。母女俩就靠困难补助,生活了这么多年,也真的拿不出闲钱看病。人啊,没钱真不行,你听说过结核病现在还有死人的吗?”   “很少,有也是老年人。对了,我刚调来当村主任一年,对村里的情况不太了解。我听说吴花她爸爸,是和别的女人走了,你咋说是让车撞死的?”另一个穿着得体的男顾客问。   “那是女人怕吴花太伤心,编出来的瞎话骗她的。”胖子顾客答。   “她们就靠那点困难补助生活?那点钱哪够啊?”穿着得体的男顾客问。   “我当村委会会计这么多年了,村里的情况我最了解。村委会就那么点收入,除了正常的消费,哪还有余钱。咳,也是没办法。”胖男顾客显得很无奈。   “啊,这样的贫困户也不少,都养起来也真做不到。女人死了,就剩一个孩子,再难也得想办法照顾她的生活呀!”体面男顾客很认真的说。   “你刚来不大了解村里的情况,村里的那点收入,还真的养不起这批人。吴花她妈死后,是村委会掏的下葬钱,吴花在她妈死的第七天,就走了。说是找她爸爸去算总账,去哪里了没人知道。她自己说她就对不起一个人,那个人是和她住对面公路镇里的雪冬。那天早晨她妈咳了一地的血,她知道再也没救了。看着妈妈望着窗外的眼神她就明白了,想口香瓜吃。她手里的钱都买药了。她站在香瓜车前徘徊了许久,想向瓜农要几个却没说出口。看到雪冬来买香瓜,她就有意站在他身边,选了十斤香瓜指着低头选瓜的雪冬,说是自己的哥哥两份一起付钱。平时她妈妈想吃些荤食她就去附近的饭店,要客人吃剩的菜。这条街上的饭店老板几乎都认识她,她多少都能拿回一些。也够两个人吃的。香瓜是要钱的,她就想了这么个办法,以后她挣到钱一定还他。她妈吃过香瓜的第二天就死了。”胖子男顾客说。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而后又聊了一些别的话题。然后起身争着付钱。胖子男顾客一把拉住得体男顾客的手说:“我这里有钱,咱这是给村里办事,这河北儿童癫痫疗法饭钱该村委会花。”说完把五百元钱放在吧台上,大度的说:“这五十几快钱不用找了,下次再来时给多打点折就是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雪冬心里一惊,胡乱的吃了一些东西,就和妈妈走出了餐厅。   傍晚,他一个人站在窗下,凝视着对面那座破旧的院落许久没动一下…… 共 392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