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瓦寨村日扎仓一个唐卡世家的传承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都市言情

瓦寨村日扎仓:一个唐卡世家的传承

刘冬梅

(云南民族大学副教授)

金属工艺村中的唐卡世家

瓦寨村位于西藏昌都市卡若区东北扎曲河上游约120公里处的嘎玛乡。嘎玛乡政府附近的里土、瓦寨两个行政村,现有116户,941人,其中民间手工艺人234人,主要从事唐卡、煅造铜佛像、金银首饰和法器加工、玛尼石刻、皮具缝制等职业。特别是当地传承的嘎玛嘎赤派唐卡于2009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此外,金属煅造工艺也于2014年被列入西藏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中唐卡画师以里土行政村的比如自然村为最,金属工匠则以瓦寨行政村的那也、瓦寨自然村最多。为此,当地人还将这两种主要的艺术传承与分布与嘎玛乡的地景联系起来进行解释:与嘎玛乡隔河相望的远山上,一道凸起的山脊形如宝剑,一块长方形的深岩形如经书。

一日文殊菩萨从他的道场五台山降临此处,一手所持宝剑正对着那也村、瓦寨村方向;一手所托经书正对着这边比如村方向。所以那也、瓦寨两个自然村出金属工匠,比如自河南军海医院简介然村则出唐卡画师。

瓦寨自然村共有17户人家,其中15户为金属工匠,仅有两户以唐卡为主业的家庭,而日扎仓则是村中唯一一户至今仍保持传承的唐卡世家。

日扎仓是家名。按照当地习俗,但凡过去是大户人家的才有家名。并且,为保持家庭的延续性,通常实行兄弟式一妻多夫的婚姻制度,世代共居不分家。2015年7月,笔者到访时,日扎仓共有12口人,其中曲布、曲英顿珠、巴多三兄弟以及他们的儿子晋美多加共4位唐卡画师(如图1),此外,还有唐卡学徒12人,正在为卡若区拉多乡佐孜寺绘制大殿壁画《释迦牟尼佛本生传记》。

图1:瓦寨日扎仓的唐卡画师们

◆修建嘎玛寺的四家施主之一

大哥曲布性格内向腼腆,但是说起唐卡和家族的历史来却是滔滔不绝(如图2)。他向我们介绍,当年第一世噶玛巴都松钦巴(1110-1193)初到此地创建嘎玛寺时,瓦寨日扎仓是四家施主之一。嘎玛寺就位于嘎玛乡境内,由噶玛巴都松钦巴于1185年创建,是藏传佛教噶玛嘎举派的祖寺。

图2:大哥曲布正在为笔者讲解唐卡颜料

从瓦寨村翻过一道名为更林果的山梁,再顺着西面峡谷中的盘山公路蜿蜒而上,行约15公里,便可到达这座古老的寺院。传说当年都松钦巴从卫藏回到康区传法,四处寻找,穿越三道由天然峡谷构成的神门,到达一座有形如“初八月亮”岩石的山下,看到十万空行母在草地上翩翩起舞。都松钦巴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上师授记中的宏法道场,遂向村民化缘在此修建一座寺院。

此举最先得到当地四户人家的支持,向他供养老了土地、建筑材料以及人力等。都松钦巴修建的第一座佛殿叫“喇嘛拉康”,此后还陆续建有三座佛殿。瓦寨日扎仓作为最早供养嘎玛寺的家族之一,得到赏赐一幅银川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噶玛巴都松钦巴的金汁手印唐卡和一尊都松钦巴擦擦(如图3)。

◢图3:日扎仓家传的都松钦巴擦擦

这两件法物一直是该家族的传家宝世代相传,可惜唐卡在“文革”中被损坏,只保存下了隐约可合肥癫痫治疗中心地址见的手印残片。曲布于2012年重新绘制了以噶玛巴都松钦巴为主尊的蓝底唐卡,将金汁手印缝在唐卡下方供养起来(如图4)。

◢图4:曲布绘制的《都松钦巴》唐卡,左下方为都松钦巴的金汁手印

◆为德格版《大藏经》绘制插图

日扎仓作为当地著名的绘画世家,从哪一辈开始有唐卡画师的传承并不太清楚。据《嘎玛寺寺志》记载,早在12世纪嘎玛寺附近村落便有擅绘家族堆日仓为新修建的嘎玛寺绘制过壁画。据说第七世嘎玛巴却扎嘉措(1556-1603)时,为大规模扩建嘎玛寺而请来了众多能工巧匠。

此后,嘎玛寺之下的嘎雪部落,便逐渐成为唐卡画师、煅铜佛像工匠、法器和佩饰金属加工工匠、玛尼石刻工匠、以及木匠、皮匠等民间手工艺人的聚居地。在唐卡方面,16世纪中叶后,当地先后出现了却扎西、嘎雪·嘎玛扎西、第十四世噶玛巴·台乔多吉、堪布·仁钦达杰、拉索·果扎次仁等嘎玛嘎赤派绘画大师以及拉索仓、布仓玛、阿吾仓、日扎仓等绘画世家。

大哥曲布谈到,自已以前听父亲说过日扎仓历代出过很多优秀的画师,其中最有名的要数拉嘎泽仁。当年德格土司丹巴泽仁和司徒·曲吉迥乃一道刻印《甘珠尔》,拉嘎泽仁受邀前往德格负责绘制经书中的插图。现在家中的经堂中仍保存着六件当年拉嘎泽仁从德格带回来的物品:

一是喇嘛坐的櫈子,可以拆开放置;二是喇嘛坐的床后的靠背;三是用来磨画布的木板;四是木尺;五是经书,共有十二部,是当时经板刻好后印的第一版(如图5);六是一个印章。曲布的曾爷爷诺扎、爷爷泽仁贡和阿嘎,还有父亲索朗多吉也都是优秀的唐卡画师。泽仁贡以前在江达有个叫字嘎寺的寺院画过一套《香巴拉国王传承》的唐卡,与现在德格八邦寺传世的同样题材唐卡系同一底稿。

◢图5:拉嘎泽仁从德格带回的经书,插曲系拉嘎泽仁绘制

◆改行与坚守:家与家传的唐卡技艺

二弟曲英顿珠(如图6)向笔者介绍,在瓦寨村,凡是实行一妻多夫的大家庭中,家长都会根据家庭的发展安排子女的职业,使一家人分工协作,共同努力使家庭兴旺发达。

◢图6:二弟曲英顿珠正在为笔者介绍唐卡的绘制过程

在传统上,每户家庭的每一代至少都会供养一位出家人,男性通常在嘎玛寺,女性在察秋寺或牙谦寺出家。在家人则从事各种工作维持家庭生计。农牧生产只能基本能满足家庭日常的酥油、牛奶、酸奶、奶渣等奶制品需求,现金收入主要靠手工艺。

以2012年为例,当地收入最高的是煅铜佛像,日薪从120-800元人民币不等;其次是金银饰品加工,日薪从60-500元人民币不等,再其次是唐卡,日薪从150-500元人民币不等;石刻每日收入约250人民币元。因此,一方面,唐卡是一种生计方式,可以为家庭增加可观的现金收入。

另一方面,唐卡画师是“拉索”(意为造神者),绘制唐卡是造佛像,从宗教的角度来说比其他普通的工作更有益于修行、积累功德。从经济效益来看,由于金属工艺的收入远远高于绘制唐卡,因此为了家庭的生计考虑,不少唐卡画师改行学习收入更高的煅造佛像和金银饰品加工。并且,这样的改行大多是通过姻亲关系达成的。瓦寨村原本有几户唐卡世家,到现在就只剩下日扎仓一家了。

曲英顿珠告诉笔者,自已也曾在两种职业之间进行过徘徊、选择。曲英顿珠的舅舅家那也村亚罗仓是嘎玛乡锻造佛像最有名的家庭之一。曲英顿珠在16岁时,曾被母亲送到舅舅家学过1个月锻造佛像。后来父亲生气了,说日扎仓的男子世代为画师,从来没有人学锻造佛像的。且在传统上,画师的宗教地位是高于铜匠的。于是曲英顿珠又被接回到家中继续学画唐卡。曲英顿珠说以后让两个儿子晋美多加和曲英多吉将家族的唐卡技艺传承下去。

◢图7:儿子晋美多加(左一)在第五届西藏唐卡艺术节上与参展的唐卡画师们一道交流学习

◆要带着家族的作品走出去

长子晋美多加12岁就开始跟随曲布和曲英顿珠学习白描基础、唐卡技法。如今,19岁的他已成长为日扎仓新一代的唐卡画师。2015年8月,晋美多加第一次离开家乡,来到拉萨参加第五届西藏唐卡艺术博览会。西藏唐卡艺术博览会由西藏自治区文化厅文化产业处主办,旨在通过精品唐卡展览、唐卡技艺大赛等活动,展示西藏历史悠久、独具特色、丰富多彩的唐卡艺术资源,探索这门古老艺术的产业化发展之路。

这一盛会通常在每年的雪顿节期间举办,到2015年已是第五届。昌都市卡若区文化局今年也首次接到正式的文件,组织了辖区内的25位唐卡画师报名参加。画师需要交一幅代表自己技艺水平的唐卡作品进行展览,再参加白描基础、文化理论基础等考核,由专家组现场评审打分,评选出一级、二级、三级画师。此次唐卡艺术节,晋美多加带来了在父郑州军海医院咨询电话亲指导下完成的唐卡作品《观音菩萨》,白描基础考核绘制了《萨迦贡嘎宁布》,参加了文化理论笔试,最终获得了58分的总分。

晋美多加向笔者说道,因为这是第一次参加,很紧张,没有取得好的成绩,但是自己很高兴能来参加唐卡技艺比赛,觉得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如图7)。以后一定要创作更好的作品再来参赛,将家族的技艺传承下去,让嘎玛嘎赤唐卡走出昌都。

?完

?

此处输入图片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