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童年_4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推开记忆的门,让时间定格在那个瞬间,点燃童年的灯,去寻找曾经的童心。   ——题记   童年是一首久远而古老的歌,让人想忘也无法忘记,我的童年味道苦涩,缺乏营养。但回想起来还是有番特别的滋味。在记忆深处,许多的欢乐与童年梦想,都随山风烟消云散,有的至今也未能实现,留下太多的遗憾。   在那个遥远的小山村里,冬天的记忆漫长而深刻,因为它过于萧瑟,过于寡淡,过于安静。整个冬天雪下了一场又一场,春天基本上过完了,冬天的积雪才消融。最好玩的就是和伙伴们用铁丝圈去雪地里套山鸡和野兔,那时候的山禽比人都多,凡是能看见的树丛、石缝都是动物的家,最大的动物数野猪和豹子。冬天,村民为了养家糊口,整天在雪地里早出晚归,把捕猎的战利品背到山外面去变卖,农田里上的化肥,还有家里的油盐酱醋也都是家里养的鸡鸭鹅猪换来的。母亲最能干了,白天干完地里的活儿,晚上还在油灯下赶夜给我们姊妹缝制穿的衣服和鞋子。就连饭桌上的老酸菜,也被母亲搅拌得有滋有味。   记忆中,在黄牛犁完地里的活计卸下犁铧去山上吃草的空闲里,我们埋头在土坑里和泥巴,把泥巴和得稀稠均匀,用自己的小手学母亲揉面的样子,将泥巴在石头上揉光,捏出一个个小人儿,捏出自己喜欢的玩具和漂亮的衣服,还有做梦都想尝一尝的糖果。这就是酸涩的童年里属于我们的快乐。   童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记忆里好像已经没有太多的印记,童年是什么时候溜走的?也许是从不再玩泥巴开始,或是对玩泥巴也没有了兴致的时候开始的吧,或者就是在这之前,童年就已经悠悠地走远,像当年熟悉的小玩伴。   童年的忧伤似一把刀,割伤我的手指,也割着我的心。为了赶收庄稼地里的麦子,我和妹妹也随大人们用镰刀割麦子,可是镰刀割在麦杆上感觉如老牛,割在我的手指头上却锋利无比。看着手指头上镰刀割伤过的痕迹,心里很难过却也无奈。   童年的快乐也是一首甜蜜的歌。唱在关山密林,唱在弯弯河畔,唱红三月的桃花,唱熟六月的庄稼!   一天天,一年年恍恍惚惚长大的我们,最后都离开家乡去采撷外面的风景。直到今天和老公小坐在牧野的夜市摊前,喝一杯清淡的绿茶,也常常会想起那段苦涩的童年。   每一次,看着从牧野上空初升的太阳,我只能站在地图前向着故乡陇东的地方挥一挥手,将渐渐被尘世所累的心,寄放回童年的梦园。让她尽情舞动,尽兴飘扬。 郑州市看癫痫哪家靠谱癫痫患者抽搐的紧急处理方法郑州癫痫病能治么哈尔滨治疗癫痫比较便宜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