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梧桐】老人与狗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耽美小说
老人很老,弯曲的脊背,花白的头发,脏兮兮的看不出颜色衣服,脸上的皱纹如纵横交错的沟壑。他每天早出晚归,身上背着一个硕大的塑料编织袋,装满废品的袋子压在他瘦弱的似乎不堪重负的肩膀上。他迈着蹒跚的脚步走进废品回收站,用微薄的收入维持生活。遇到风雨天不能出去,就蜷缩在自己栖身的小小的窝棚里看着巷子上面窄窄的天空发呆。这是一条幽深的巷子,是个死胡同,平时很少有人经过,他就在巷子的尽头搭起一个小小的棚子,用捡来的塑料布碎毡片罩顶,一住就是几年。他从来不和人交流,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为什么流落至此。一条幽静的小巷,一个孤独的老人,就这么孤独的生活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今天的天气特别好,秋高气爽,艳阳高照,他早早起床就着咸菜吃下昨天剩下的半个煎饼,然后像往常一样走出家门。巷子外是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马路两旁一个个垃圾箱就的老人赖以生存的依靠。早晨上班的人们顺手把前一天的垃圾丢进垃圾箱,老人走上前,用手里的铁丝钩勾开一个个方便袋,捡出有价值的废品装进手里的塑料袋,一个酒瓶,一个纸盒子都会让他露出笑容。今天的废品特别多,几个垃圾箱走过去,手里的袋子很快就满了,到中午的时候他就卖了一次。看着又即将装满的袋子,他张开没剩几颗牙的嘴笑了:好运气,两次可以卖十元钱,几天的干粮有着落了。   这时,前边垃圾箱旁传来狗的惨叫声,他循声望去,几个孩子在逗着一条小狗,小狗在他们的脚下就像一个皮球被踢来踢去,孩子们得意地笑声中夹杂着小狗无助凄凉的叫声。老人想起了自己的,他忽然有了力气快步跑了过去,人人以为是哑巴的他竟然开口喝住了几个恶作剧的孩子,孩子们看看满脸怒气的老人和脚下奄奄一息的小狗一哄而散,垃圾箱旁留下他和频临死亡的小狗。   小狗不大,肚子瘪瘪的,好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他蹲下身抚摸着它,它脊背上一道深深的伤口化脓流出血水。他心疼地说:“可怜的小东西,在哪里被人砍的?”      的确,伤是被人砍得。   几天前小狗离开家和妈妈来到这个城市,他被人带到一个建筑工地,看门的人嫌弃它瘦小赶走了它。看着看门的中年人凶恶的眼神,它仓惶逃了。陌生的环境,陌生的面孔,它有些胆怯和恐惧。很快他忘记了惧怕,一切是那么新奇,摩天大楼,宽阔的马路,川流不息的轿车……怪不得农村人都往城市跑,和农村真是天壤之别。它信步走到公园,优美的环境让它流连忘返,在一个小亭子里,它看见了一条漂亮的同类,和自己差不多大,长长的洁白的毛,圆溜溜的大眼,漂亮极了,它走过去想和它亲近一下,对方惊恐地躲闪:你走开,脏死了。它看看自己灰色的身子沾满尘土脸红了,白色狗的叫声惊动了一旁的主人,它的主人是个衣着华丽的贵妇人,她抱起白色的狗:好孩子怎么了?她看见了一旁的小狗,呵斥它:“滚开,吓坏了我女儿,我剥了你的皮!宝儿,不要怕,妈妈抱着你。”唉,美丽的女人怎么有这么凶的面孔。狗是她的女儿?奇怪的人类。它看了白色的小狗一眼恋恋不舍地走开。   流浪了一上午,走累了,饿极了,它走进一家餐馆。没有人注意到它,它溜到厨房,香喷喷的炖鱼还没有吃到就被厨师发现,他甩出手里的菜刀刚巧砍到它的背上,剧痛让它仓皇而逃,它不知道自己的伤有多重,感觉身体好像成了两截,几天来它躲在一株冬青丛下面,看着繁华的大街不敢出来,路旁的餐馆飘来的香味让它本来饥肠辘辘的肚子叫声更大了,背上的伤痛如雪上加霜。晚上它忍住疼痛踉踉跄跄地爬出树丛,路边的夜市红红火火,它瞪着一双警惕恐惧的眼睛躲开吃饭的红男绿女溜到餐桌下,寻找地上可食的东西,地上干干净净,它一个个餐桌走过去,不小心碰到了一双穿着白色鞋子的脚,脚的主人那个时尚的女孩夸张地惊叫一声,旁边的男孩看见了桌下的它,狠狠地一脚把它踢出很远:“狗东西,滚远点。”背上的伤口裂开了,它痛苦地叫着跑到绿化带的黑暗中。半夜里下起了大雨,它躲在一个石凳下,雨点不断地溅到它的身上,路边的灯无力地眨着眼睛,它想起了看门人的脸,贵妇人的脸,凶恶的厨师和那个男孩,为什么人都这么无情?冷!天冷,人冷,心冷,这个世界更冷。      它想妈妈,想那个温暖的家。   妈妈很疼它。一个多月前,它和两个姐姐两个哥山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哥先后来到人间。它最小力气也小,每次吃奶的时候哥哥姐姐就把它挤在一边,妈妈一边责怪它们一边把身体挪向它。它感谢妈妈,有妈妈的疼爱真是幸福。一个月后,哥哥姐姐陆陆续续被人抱走了,它为自己庆幸 以为可以留在妈妈身边,终于它也没有逃脱与妈妈分离的厄运。那天早晨,主人的邻居来了,要带自己去遥远的城市,主人不顾它和妈妈反抗的喊叫二话没说就把自己送给来人,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命运全怪主人,它恨主人,恨那个让自己背井离乡的邻居。   今天中午,伤口好些了,几天没有吃东西它感觉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几乎是爬着来到这条街道。在这个垃圾箱旁边,它看见一辆红色的轿车停了下来,车里下来一个女人把一袋面包扔进垃圾箱,它叫了起来:给我吃吧。女人看了它一眼开车径自走了。它眼巴巴地看着垃圾箱,想着那袋面包肚子更饿了。面包甜甜的,在家的时候主人的孙子吃过,面包渣掉到地上就是它的美食。它围着垃圾箱转圈,面包静静地躺在里面它没有办法吃到,没有人理它,没有人懂得它的语言,它无助地叫着,几个孩子发现它围了过来,一阵嘀咕后,它被几个孩子当做足球踢起来,伤口又一次裂开,身体再次断裂,剧痛让它盼望早点死去。就在灵魂将要离开身体的时候,拾荒的老人救了它。   老人看着它:唉,怕是活不成了。他把它抱到垃圾箱后面的阴凉处,你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病较好在这里听天由命吧。   一阵悲哀涌上心头,它不想死,看见老人慢慢转走的身躯,它用尽力气拼命地大叫,老人终于走回来,他再次抱起它:我老头子太穷了,如果不怕挨饿咱们就搭伙过日子吧,好赖有个伴。   它笑了。   老人抱着它走进一家商店,这是一家药店,他从怀里掏出今天刚卖废品的钱对店员说:“闺女,我的小狗受伤了,你看给点什么药抹抹吧。”   年轻的店员给了一盒药:“回去洗净伤口,把药撒上就可以了。”      老人带着它回到巷子深处的家。小小的窝棚阴暗潮湿,一张木板搭建的小床,一个木板搭的桌子,上面有一副碗筷。门外是老人未来得及卖的废品和几块砖块垒的一个小灶,这就是老人的全部家当。老人拿过捡来的马扎坐在门口,又找来捡来的没有舍得喝的半瓶白酒,他抚摸着它的伤口轻声说:” 狗儿,忍着点我给你上药。“他把酒倒在它的伤口上,一阵钻心的疼痛让它叫起来。老人用酒洗完了它的伤口,把药小心地洒在上面。一会儿,伤口果然不疼了,有一股凉丝丝的感觉。老人找出半个煎饼,从水壶里倒点开水泡在一个缺了口的盆子里:”吃吧,家里就这些口粮了,一会我出去捡废品,你在家好好养伤,晚上回来就有东西吃了。“   在老人的精心照顾下,它的伤口慢慢愈合了,它活过来了。老人笑了武汉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呢,它也笑了,它每天围着老人欢快地叫着,巷子里有了生气。老人有了伴它有了家。每天他们一起出去,一起归来,生活虽然清苦倒也悠闲自在。有一次捡到半只烧鸡,虽然已经变质,可是他们还是高高兴兴地回到窝棚分着吃了,它感觉那天就像过年。老人说:有钱人讲卫生,穷人命贱,吃什么都不会生病。   小狗长大了许多,身体变得强壮起来。   一人一狗组成了一个温暖的家。   人们发现老人变了,变得会笑了,有时他也和人搭讪,尽管没有人搭理他。      晚上,老人躺在床上,狗儿躺在铺着毡片的床边。老人说:“狗儿啊,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咱爷俩关起门来听听我讲讲咱家里的事。”   狗儿静静地听,老人慢慢的讲。他讲远方的家,讲自己的过错,讲几个不孝顺的儿女。   老人的家在几百里外的县城城郊,他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都已经成家立业儿孙满堂。虽然儿子媳妇不是太孝顺,但是各过个的日子,自己种着一亩地 和老伴倒也安安静静。生活的巨变来自拆迁,那年县城旧城改造,他住的老年房换了一套大房子,大儿子家换了一大一小两套,刚巧孙子结婚,大儿子父亲俩就和他商量用自己的小套换他的大套给儿子结婚,老人想自己和老伴也住不了这么大的房子,也不想得罪儿子媳妇就同意了。没料到惹了祸,二儿子和三儿子找上门来兴师问罪,逼着老人要回房子,大儿子当然不让,于是父子兄弟反目成仇,形同陌路。过了一年,二儿子家的孙子结婚没有房子,逼着老人让出自己的房子,让两个老人几家轮流住,大儿子和二儿子赚了房子,小儿子当然不同意,于是战争升级,老伴受不了几个儿子媳妇的谩骂上吊自尽,他后悔自己的草率,一切已成定局无法挽回。没过多久他被几个儿子赶出家门,无家可归的他只好投奔女儿,两个女儿也怨愤父亲的不公对他没有好脸色,女婿更是冷眼相对。   终于他收拾好自己的被褥衣物,推着独轮车背井离乡,一路乞讨流落到这个城市安了家,转眼间几年过去了,儿女们没有找他,好像早已忘记了世界上还有父亲,他也不想回去,在这里安度残生也很好,八十多岁了没有几年活头了。   老人讲着睡着了。   可怜的老人,狗儿叹了口气。      冬天来了,寒风呼啸。今年的冬天特别冷,刚进十月,一场几十年不遇的大雪铺天盖地的袭来,雪深及膝盖,窝棚被雪压塌了,雪停后气温骤然降到了零下十几度,老人在寒冷中修理窝棚,整理屋内的积雪,当一切收拾好,他已累的气喘吁吁,狗儿看着老人忙活干着急,当老人躺在脏兮兮的被窝休息,它就安静地伏下来守候着他。   老人病了,发着高烧,病中的他胡言乱语,狗儿急得团团转没有办法。壶里没有水,家里没有药,老人有钱但是病重的他不能出去买药,狗儿冲出巷子冲行人焦急地狂叫,没有人理解它,没有人读懂它的语言,它只能来来回回在巷子里跑。   一天两天……   几天过去了,床上的老人没有了声息,狗儿哭了,它用舌头不停地舔着老人的脸,老人安详地睡着了。   它又一次跑到巷子外,巷子里厚厚的积雪早已被它的蹄印踏平,它站在河南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路上寻找着要找到人   一个老大爷在面前走过,它认识,老大爷就住在前边的小区,出去捡废品的时候经常遇见。它像看见了亲人,冲老大爷叫了起来。老大爷没有理它,它冲上前轻轻地咬住了老大爷的裤管,大爷吃了一惊,它转身就跑,在巷子口停住脚步,看见大爷走了,它又一次咬住他的裤脚,老大爷感觉奇怪,不由停住了脚步。一连几次,老大爷明白了什么,他随着走走停停的狗儿来到巷子深处,于是,去世的老人被发现了。      城外的山坡上,一座孤零零的坟茔。   坟茔旁边,一条孤零零的狗。   狗睡着了,一天两天,再也没有醒来……   共 410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