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拣拾回忆的珍珠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传统国学
破坏:武汉中医治疗癫痫病?le_curse_state">无 阅读:1861黑龙江癫痫那里治的最好ont>发表时间:2015-06-17 22:56:55
摘要:对亲人和往事的回忆是最美好的。

每个人都有许多难忘的故事,对亲人和友情的回忆是最美好的。那些过往的人和事,犹如沙滩上遗落的珍珠,用时光把它串起来,依然闪闪发亮……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的效果比较好—题记
  
   【一】我的姥姥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已经去世多年姥姥。
   在我的记忆力里姥姥是一个弯着腰走路的老太太,年轻时从车斗上摔下来造成了脊柱弯曲,从此再也没有直起过腰来。
   妈妈讲,姥姥年轻时是个很时髦的洋学生,家里条件很好,在洋学堂里读书到24岁,家里是开点心铺子的。姥姥讲她上学常常拿点心跟别的家境差的同学换豆包吃。
   姥姥的父亲虽然很开放了,但是姥姥的婚姻依旧是他包办的,妈妈说记得她姥爷(姥姥的父亲)是个留着一条辫子的和蔼的老头,头发和胡子都是白色的。姥姥家是满族,满族人是不裹脚的,也不注重家人的属相,所以她的孩子属什么,她不是很知道也不关心。她们称呼她父亲阿玛,后来听说只有皇室血统的才这样称呼,但是她家到底是不是皇室血统,这个就不得而知了。妈妈回忆小的时候她跟姥姥回娘家,会和表姐妹一起钻到柜子下面,那里有很多银元宝,她们扔着玩。我经常问妈妈,那些元宝后来去哪里了。
   姥姥家住在长春,在她小时候父母受英国人的影响,就成了虔诚的天主教信徒。她结婚时就是在教堂举行的婚礼。
   姥爷和姥姥是亲上加亲,姥姥应该是姥爷的远方表姐,当年姥姥是个剪了短发的进步青年,漂亮,有文化,注重礼节。在我的印象里她波澜不惊,处事稳重有礼。
   当年有所大学的校长要娶姥姥为妻,姥姥的父亲坚决反对,最后姥姥只好嫁给了姥爷(一个大地主的儿子)。
   姥爷家很有钱,姥姥的婆婆却不肯雇佣丫鬟,家务活都是儿媳妇做,姥姥尽管是个大小姐,也脱不了洗衣做饭。妈妈说姥姥一直做饭不是很好吃,衣服洗得也不是很干净。因为她婚前从来没做过这些,她婆婆很厉害,每顿做饭只给儿媳三根火柴,如果一次用完了还没有点着火,就得自己想办法。我总在想姥姥的婆婆怎么那么吝啬,她家的土地当年多得一眼望不到边,竟然对儿媳这样苛刻。一定是个很刁的地主婆。
   后来由于老爷的大哥吸鸦片,被迫分家了。姥爷的二哥夫妻染上鼠疫,因为家里有钱去了日本人开的医院结果都死掉了,穷人住不起医院的反而没有死,可能被日本鬼子做细菌实验了。姥爷的三个哥在英国人的教堂里做了神父,姥爷的姐姐做了修女。
   很遗憾姥姥年轻时的照片一张也没有留下来,都被她的嫂子烧掉了。原因是日本鬼子在姥姥的娘家看到了她的照片,就叫家里人交出这个漂亮女人,不管家里人怎么解释,这个女人已为人妻,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日本人依旧不相信,最后把姥姥的嫂子打了个半死走了,姥姥的嫂子一气之下烧了姥姥所有的照片。
   记得姥姥拿起妈妈的雪花膏闻闻,总是摇摇头,说她年轻时的雪花膏才香呢。她用的香水喷到衣服上好多天都是香的,她那时用的穿的都是英国,日本进口的东西,她总说她年轻时穿过膝洋袜子,高跟鞋,旗袍,看看你们现在穿的,和我年轻时差多了。每每这个时候,我的眼前就会浮现一个穿着时髦的二十年代的漂亮的年轻妇人。姥姥的针线活做得很好,土改后她家被分了,她便给别人做衣服贴补家用,她对人说话从来都是特别有礼貌,非常干净,她老了衣服也从来都不用别人洗。
   记得她看电视时,总是说现在的人真能,这样一个小匣子就能演电影。
   还有很多我都记得,她虽然离开我们很多年了,可是我总感觉她没有死,就在舅舅家。她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二】我的侄子
   从他妈妈宣布怀孕那天起,我就在脑子里无数次想像他的模样。我在他出生前,从来不喜欢小孩子,对多可爱多漂亮的孩子都不屑一顾。
   在一九九六年七月五日,在医生的手术刀下,他妈妈迫不及待地把他带到了人间。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新生儿,脸红红的,闭着眼睛,小脸儿、小鼻子儿、小嘴儿,攥着的小手儿,就是一个“小”。
   出院回家,他每天除了吃奶前,从不哭。也不睁眼睛。随着一天天长大,一个月后,我就能抱他了,他能盯着我看了,还会冲着我笑。一天天地胖起来,
   白天睡觉也少了,我学着给他做小棉裤,看着他穿我做的衣服真高兴,他开始认人了,“奶奶在哪里?”他就把头转向我妈妈。“老姑在哪里?”他就把头转向我。
   ……
   他长大了也很淘气。他一周岁时,我怀孕了,我常常懒懒地躺在妈妈家的炕上看电视。有一天,他突然跑过来,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正好打在我眼睛上。当时疼得我暴跳如雷,他却跑回炕里头笑嘻嘻的,奶奶问:“为什么打老姑?”他就是笑。那时哥哥工作在外地,回来看到他总是笑着问“又和你老姑干仗了吗?”他总是怯生生地说没有。
   我女儿出生了,他总是盯着看,奶奶告诉他这是妹妹。看着看着喊:“奶奶,看我妹儿有鼻子呢?”满屋子的人哈哈大笑,他一脸困惑。女儿吃奶时,他看到总是馋得不行(那时他已经不吃奶了),有次我看他特别想吃还不说,就说,妹妹吃这个,你过来吃那个吧。他来我怀里,“咕咚,咕咚”大口喝起来,喝了会,我妈妈硬是把他拽下来了。“好了,别吃了,你给吃没了,你妹妹吃啥?”他吧嗒吧嗒嘴,抬头说“奶,我老姑咂儿里有糖,甜。”
   他很懂事,和妹妹一起玩,从不打妹妹。有一次,妹妹抢他的玩具,把他打得坐在爷爷怀里默默地掉眼泪,也舍不得打妹妹一下……
   如今他已经是大学生了,个子比我高许多,我已经抱不动他了,他能把我抱起来转圈了。他不能经常在我身边,时常会打电话给我。
   现在,我还是总回想起他的小时候……
  
   【三】女学伴儿
   看别人经常和同学在一起真是羡慕,由于搬离故乡,和中学的同学一个也没有联系,更不知道他们的状况,上学的时光还那么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她是我的初三同桌,初一时我们就在一个班,她比我大三岁,中等个,有点罗圈腿,胖胖的脸上有很多雀斑,学习也很用心,可能是岁数大的缘故,也不贪玩,我们班主任是英语老师,竟然让她当学习委员,我心里很是不服,老师让我当了英语课代表,我心里才消了点火,现在想想,我当时的好胜心也挺强啊!她数学学得比我好,我怎么暗暗努力数学也就六七十分。其他科目我是不比她差的,她很用功。她对女生很和蔼,有大姐的范儿,对男生却很厉害,我还记得她和男生吵架呢!
   初中上一段时间就分出派系来了,有一群好打仗的男生自我感觉挺义气,学什么拜把子,那些喜欢早恋的女生便跟着他们混去了,那是我们这些学习为主派系不屑一顾的,这两个派系的人几乎很少交往,他们交不交作业我们也不管。
   后来我和她关系相处得很好,我们互相学习研究问题,上课下课都黏在一起。早上一起跑步,背单词,晚上一起上晚自习。
   那是一个冬天她邀我去她家,我们周六是走着去的,她家离乡里十多里路。她父母很好客,她家四个女儿,她是二女儿,她三妹妹早就不上学了,找了个养老女婿。那时我总是想不明白,她还在上学,她妹妹就要结婚了。后来也没再去想。她初三时,由于学习太用功,经常头痛。毕业后也没考上什么学校。而且很快就结婚,当时我很接受不了,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早结婚。后来我家搬走了,我们就没联系,几年前我们碰到了,可是由于各自处的环境不同,我们聊天却找不回来当年的无话不谈了,我有些失落。也留了对方的手机号。可是依旧断了联系,我却常常回忆上学时和她在一起的快乐日子……
  
   【四】同桌的他
   今天翻东西,翻到了初中毕业的照片,便想起了我的同桌。当时他是一个个子不高的小男孩,圆圆的脸,两只不大的眼睛还有点搭拉眼角。呵呵,别的记不太清楚了。学习很努力,他家离学校十多里路,每天他们村一群学生一起上学,放学。夏天骑自行车。冬天步行。下晚自习都得八点多,他们就一起十多个学生一起走。后来他们村有一个在乡里上班的大人,喝多了。晚上骑自行车回家,在村子后面碰到了一头狼,开始以为是一条狗,后来狼从自行车上往下拽他,他才清醒过来,下车用自行车来回挡着,大喊村里人出来,狼跑了,他说当时酒醒了,头发根都竖起来了。从那以后他们晚上就不回家,住学校宿舍了。
   我那时也很坏,哈哈,总是戏弄他,不是把他的书藏起来,就是把他的作业本不交给老师,偷偷地放回他的书包,因为我那时是课代表。呵呵!老师批评他不交作业,他自己却莫名其妙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座位上自言自语:“我明明交作业了,怎么会在书包里?”我和我的另一个女同学就乐得前仰后合。他也不知道是我搞得鬼。
   我爸爸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我有很多课外书看,他很想看,我就是不借给他。毕业后,我家搬到了现在的城镇,他还住在我故乡的村里,后来听说他做了村医。有次他碰到了我的前男友,他说和我做了三年同桌,为此我前男友一直耿耿于怀,可是我明明记得我们做了三年同学,我初一同桌叫王宣,初二同桌是徐丽红,初三才是他张跃柱。他怎么就记错了呢?我真为他初一和初二的同桌感到悲哀,呵呵!我们毕业后在也没见过面。
   有一次我回故乡在客车上,看到他在路上,车在行驶,也没来得及说话,他样子没变,只是个大男孩,个子还是没有我高。呵呵,此时我只想说,同桌谢谢你记得我,如果可以穿越,那些书都送给你,我在远方祝你幸福快乐……

共 354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