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新年小假_1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散文
破坏: 阅读:827发表时间:2018-01-14 21:55:06
摘要:傍晚时分,我们在夕阳下,告别了这繁华的高楼大廈,告别了喧哗的干净的街道,在百家灯火里,我们穿山过野,随之的灯火也是灭了又亮。下车的时候,微微泠风,夹带着暖冬的冷意,也许,这冬天还是冬天吧!


   也许,对阳历的新年,我们并没多大的兴趣,更不会像阴历的春节那么热情。也许,新年的阳光,它并不比旧年的璀璨。也许,我们久盼的假日,也并不如我们所愿。所以,我可以真挚地告诉你,这便是我们的生活,一个被称人踩人的低层的故事。
   其实,这也并不算是一个故事,因为我并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我呢,大都算个合格的聆听故事的人。我喜欢聆听,也像喜欢写文字那样,静静地聆听,也不管我面对的是什么人,也不去想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因为,我坚信相聚就是缘,再说,像我们每天都在为面包而忙碌的人,那还会有什么歪心思去算计人家呢!再往远处想想,我们都是从五湖四海聚来的旅人,已经被这是好的也是坏的时代,日日夜夜的折腾,我们相聚的,就只有了彼此的倾诉与聆听。
   其实,这也只是过往来的一次不长不短的小假,傍晚的夜里,我在静静地聆听新年的夜归时,也是这么对自己说,这有什么可写的。然而,我不知是从那本小说的序里读到,说伟大的作品,从来都是从最平凡的日子里磨练出来的,这就好比,我们每天生在平凡的岗位上,一天十二个小时的折磨,如果,我们都用一双慧眼来看,来想,把它看作是一种对自己的磨练,不说能不能磨出好的作品,但至少,我们过得开心。
   我也并不是在无病呻吟,因为每个人的生活,不管它是富裕的,还是贫穷的,但至少它们都是我们点点滴滴走过来的。当然,在此其中,不乏有难咽的酸甜苦辣,也有让人留连忘返的喜怒哀乐,但是,我们的日子,终归是我们的。
   有人说,解释就是掩饰,我也承认这句话真理所在,但在真像的面前,我们所说的真理,不像是在画蛇添足吗?记得,曾经,年少的我,才刚始接触小说,却有着一种,不固一切的蛮荒的精神,来寻找生活的真理,也以为,一本好的作品,也就是这个时代的真理所在。我很笑我那时的天真乐观,才有了今天这条前无去路,后无退路的忧伤。
   不再欺骗自己,我的忧伤不在黑夜里,更不在白日的阳光下,它只在我自己的心中。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我为何忧伤,就如同真理是什么,一样我都回答不出来。记得,每唱一回《好了歌》时,我的心情就开阔了许多,那时我先是读的,读熟了我就唱了,而且还是大声的唱,因为我像是领悟到什么了,只有大声的唱出来,我的内心才会更加的阔然。
   也算是放过自己吧!但我肯定,这一次我不是在逃跑了,因为,世界这么大,我是这么的渺小,能逃跑到哪去了。癫痫的治疗价钱是多少?r />   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这句话的解意,就是把真的当作假的时候,假的也就是真的了,把假的当作真的时候,假的也就是真的了。也许是我年长了,早已没了二十岁的那股较劲,现在的我,忧伤也好,真理也呗!在这个真真假假的世界里,活着才是真实了,拿句熟悉的台词,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在新年小假的前夜,一个人守在异乡的寒风凛冽里,这股子不喂寒惧,着实难得,可也不得不说,如此的这番感叹,用意何在。说到用意,我从来就不是个聪明的人,与智者一说,那是一个天,一个地,我可算是一个地地道道笨蛋。
   因为,这也是旧年的末夕,我只是发出了一个鄙人的感叹,感叹这寒夜里生生不息的情怀,还有这生生不灭的万家灯火。
  
   二
   这五天的假日,对于我们来说,在这漫长的一年当中,也是少有的假期,只要折两根手指就能得出来,一个五一的劳动假,和十一的国庆,再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了。不得不说,只从十六岁懵懂的出来工作,在这一晃眼中,除去中间的找工作中,至少有十年是在厂里渡过的。自己也是在不知不觉中,从少年走向了中年,当然这其中的感慨,也只有自己知道了,这里也不便一一的细说,否则是说个三天三夜也是说不完的。
   可能是经历多了,每过一天,都会有着不同的感慨,无论是在枯燥的工作日,还是无聊的休息日,对末来的日子,我从没这么迷茫过,已知每天醒来,傻傻的对着镜子,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又在做什么了。
   如果说,这个小假,自己有什么特别的愿望,相信对每个人都会有不少的,然而,对像低层的我们,像什么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想法,也只是在心中想想吧!因为,生活,会给我们作出一条无奈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可由不得我们了,不想走也得走,所以还是乖乖点好,因为,好死不如懒活着。
   一想到多日的那些早起的日子,我就不仅涩涩的发抖,回想那些个寒冷的早晨,暗淡的天空里,我是怎么起来的,又是怎么走去上班的,这都像是昨日里的一场梦,就算是一场白日梦吧!因为,这些寒酸的梦,是多思无益,不如忘了好。
   放假的前夕,我就说过一定要关掉手机里的闹铃,好好地睡个懒睡,为了这个懒觉,我还特意熬到了夜里两三点才睡。一觉醒来的时候,我也算是如梦已偿了,可是这心里真不是知味,这一身的疼痛,昏头昏脑的糊涂感,害得自己,这一躺就是一个整日过去了。对于窗的冬阳,我也是来不及看了,就落在这个寒碜的冬夜里。
   除了看电视,玩王者农药,这两日都得为这一个懒觉而付出了代价。夜里半躺在被窝里,听着窗外呼呼叫的冷风,我扪心自问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假日吗?
   这也真是一个廉价的假日,白日除了外出吃了一顿饭,喝了一瓶饮料,连个落日的黄昏,也没看到了。这也确实是一个省钱的法子,可否想过,于心于人都是一次伤害了,难到这个小长假,都要这么过吗?
  
   三
   元旦那天,天气很好,窗外冬阳也格外的灿烂,可惜,这样一个温柔无比的晨冬,我却沉浸在睡梦中,还开心地做着虚假的梦。梦里我成了电视里的一代大狭,一生绝世的工夫,又有一颗劫富济贫的雄心,放眼整个庞大的九州大地,再也找不出一个可与我匹敌的对手,正当我孤心忧愁的时候,不料一个电话的铃声就吓醒了。
   听着醒醒来的电话,他说今天元旦,问我有什么节目没,我还在揉着惺忪的睡眼,说有呀!醒醒连忙问我,什么了,我低声地说,睡觉了。听了他顿然了一句,你妹的,同时,我俩都笑了,然后他又说,既然我们都没节目,不如我们去邓兵那里做饭吃了。我说可以了,但你得通知他一下了,醒醒说,刚刚说好了。
   挂了电话,起来时的精神不乍地,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看起来像一个呆瓜,这都拜昨晚熬夜看剧所赐。卷起了窗帘,打开了玻璃窗,柔情的冬阳里,呼吸着新年的第一缕新鲜空气,这感觉好像舒服多。
   远处谁家放起了响亮的鞭炮,因为阳光的照料下,又离得远,我是只能闻其声,不见其影,就连那一家放的,不知其晓,大概在荔枝园外的靠马路一带吧!
   我们三个走在尘埃飘飘的小道上,这一带因为又赶上了新年建房子,每天来来往往的车辆,整条小道都快被泥土覆盖了,下雨天,就像一泥泞的小道;睛天,只要车辆经过,遍是灰尘普普了。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没有几个路人不是捂着嘴鼻走过的。
   以为,节日的菜市场人会挺多的,可进去了,只见少少的行人,摊上做买卖的都歇坐在摊位上,有见我们来的,就喊一声,靓者,看下了,这青菜都是新鲜的,这猪肉是今早杀的……,离我们远点的,干脆不喊了,坐着玩他的手机。
   也许是我们出来晚了,这个点上,都快做饭了,想来也是的。三个单身汉,虽然都有做饭的家什,但是,整天上着班,不见得有时间做,即使休息日,一个人也不见得想做。从头走到尾,三个人都没想好买什么菜,面对,少少的摊位,我们显得更是无从下手似的。
   我们来到尾端的鱼摊上,看到水箱里,那些半死半活左乙拉西治疗癫痫的药效好不好的鱼,全靠着插在水箱里的一根氧气管存活着,突然有种怜悯的感觉,若不是这股鱼腥的臭味,排斥着我们,我都没想过自己的心会这么柔弱。
   邓兵说,我们买条鱼做水煮鱼,怎么样,我有点摇头。醒醒说,可以呀!食堂好久都没吃过鱼了。我对醒醒说,食堂的鱼,你也敢吃了,闻到那鱼臭味,我那一顿都没了食欲了,也不知食堂是从那买来那么多死鱼。邓兵连道,食堂的大锅菜就是这样了,鬼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出来的,而且又不干净。
   我说,我不会煮鱼,其实也是不想煮。邓兵说就让他来做,他俩就挑了一条还挺活的草鱼,看着卖鱼的师傅,除去了鱼鳞,杀死后,又割成一片一片的。我便站着远远地看着。随后,我买了一斤猪肉,两斤的鸡肉,醒醒说,他喜欢吃扁豆,便又拿了五块钱的扁豆,和一斤的小白菜,算算有五个菜,邓兵说,够了,吃不完浪费了。
   只在邓兵那做过一次饭,以后的每次都在他那做了,因为他的房间够大,又收拾得干净,刚好是我和醒醒都缺其一的,我那算干净,就是房间太小,醒醒那房间大,但不干净。
   在窄小的厨房里,邓兵负责洗菜,我负责炒菜,其实我也不是很会炒,只因醒醒他俩是真的不会炒菜,邓兵说,他们河南只会炖菜,上次的水煮鱼就是这么炖出来的,还好有实成的着料,不难下口,醒醒说,我会煲汤了,煲粥的,我们广州人都比较吃清淡,新鲜的,不太喜欢吃炒菜,感觉太麻烦了。
   等邓兵的一锅端的水煮鱼上来后,我们就准备开粲了。我们也举起了酒杯,为我们的新年干上了第一杯,一杯冰爽的啤酒下去,再吃上一片辛辣的鱼片,这个新年的节日也就有了味道了。
   我们都起来的晚,没吃早餐,这一杯啤酒下去也激起了我们的食欲,酒没喝过三循,一盆的饭就被我们吃光了,邓兵说还要煮些吗!我说够了,这么多菜没吃完了,醒醒也摇头,示意不要煮了。
   这样,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其实也没聊下些什么,除车间的事,再说些各自家乡的习俗,原本我和邓兵不擅言谈,但喝上两杯酒后,也有些酒资的闲言。醒醒,人虽小我俩几岁,但话却多过我们,不过,他说的也有那么几分趣味,不似闲聊的枯味。
   吃过午饭后,已快下午两点了,我们一起收拾了干净,看看还有漫长几小时,我们便决定去镇上走走。
  
   四
   我们相约,一起去市里逛逛。醒醒说,来珠海已有一年了,就只刚来的时候,与老乡去过一次市区,后来他走了,我一个人就也去过了;还说,对市里的印象,不会比电视里报导得多。我也说,虽然有三年了,但去市区也没几次了,一是路远,坐车麻烦,尤其是休息日与节假日,上市区的交车上都是人挤人的,二是,整年月的上着班,偶有休息,多半是睡梦中渡过的。
   邓兵也是想着路远麻烦,不想去,不敌我和醒醒硬拉,才随了我们的意。还好元旦已过,车上虽满,我们还也有了座位,这一路走走停停的,至少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市区。我们看着窗外的风景,窗外也是冬陌暖暖,甚至还有些像秋阳,风景也是从淡泊的田野,到静静的山林,再到喧嚣的镇上,出了镇口,就直逼市区了。
   到了市里,我们转车去了拱北口岸,站在若大的口岸上,冬阳郑州有正规的癫痫医院吗直直的落在我们身上,暖融融的,久了还有些余热。身后就是关口了,我对醒醒说,出了关口就是澳门了,醒醒好奇地望着江外处那些密密麻麻的破旧的房子,惊讶地说,这就是澳门呀!还不如这边好看了。
   拍完照的邓兵说,也不能这么说了,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而已。我也同意邓兵的观点,毕竟当年的珠海还是个渔村来的,也是多亏靠在澳门的身边,才有了发展的机会,我还对着邓兵说,换我来为你们拍一张了。
   口岸的地下商城,也是出奇的大,密扎扎地,一间挨着一间,什么买卖的都有,很像是一窝大杂烩。我们也是随着人流,一间逛着一间,人声,喧哗声,音乐声,像是声声入耳。这里的东西,有贵的,也有便宜的,听本地的同事说,这里的东西假货奇多,要买最好去对岸买,可我们没有港澳通行证,过不去。不过,这样逛逛,便也是一种乐趣。
   不知不觉,就过了午时,我们也走饿了,就在一处面食店里坐了下来,各自要了一碗酸辣粉,一看菜单,醒醒第一个叫起来,对着我俩说,快看,二十块钱一碗。这样的一碗酸辣粉,比起早上我们吃的,没什么特别的有味道,只因,一个在市区,一个在郊区,贱贵就在这里吧!
   醒醒说,想去渔女处看海,我们就转车去了海边公园,看到高高耸立在海边的渔女,与一次看到的,石像上似乎多了些斑迹,但那阿姿的身影,摇换着远方的海面,像是等待着什么,期待着什么。
   这海还是这样的海边,一样的脏水,虽然边上多了一层白沙,也没能遮掩住污水的走迹,醒醒说,下去走走。我和邓兵看看这海水,摇摇头,说看看就好了。看着醒醒,赤着双脚,踏在微微的浪花上,虽然这朵浪花不是那么美丽干净,但是踩它的人,依然是那么开心快乐,看它的人,也是露着微微笑脸。
   傍晚时分,我们在夕阳下,告别了这繁华的高楼大廈,告别了喧哗的干净的街道,在百家灯火里,我们穿山过野,随之的灯火也是灭了又亮。下车的时候,微微泠风,夹带着暖冬的冷意,也许,这冬天还是冬天吧!
  
   五
   清晨醒来,窗外暗淡,细细一看,窗外下起了小小的冬雨,我还裹在被子里,一面叹息这寒气的凛冽,一面又叹息,新年小假的最后一天,只能拥被而过了。
   我一直渴望的懒觉,却一天也没睡好过,不是晚上玩游戏太晚,就是看电视太晩,严重的违背了日常的作息时间,平日里,因为劳累的工作,到了晩上十一点我就睡了。然而,放假这几天,我都是到了更深的半夜才睡,不知早已误了睡眠时间,睡再多也是于事无补了。
   当我还在叹息时,醒醒发来微信,说感冒了,今天只能躺在被窝里过了;还说,可能是昨天赤脚泡在海水里太久了,言语中不免有些失意,最后一天的新年假日,只能在被窝里过了。
   我像是安慰他,也像是安慰自己,这么冷的天,哪都比不上被窝里温暖,我也是一样的。南国的天气,历来都是这样的,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今天可能是晴朗的天空,明天就会是阴雨绵绵,到了勿冷勿热的冬天,也是见怪不怪的。
   挨到了中午,邓兵来电话,说他做了一桌菜,叫我们过去吃午饭。我说,谢了,这么冷的天,我不愿起来了。邓兵听了,心里自然有些失意,说你们俩,这是怎么了,这么点寒冷就吓住了,想我老家北方,现在都是零下十来度了,往年我在家时还照样出门玩雪了。电话里,我也解释说,也许这就是北方人与南方人的差意吧!就像你们夏天怕热一样。
   挂了电话后,我确实有些饿了,可我真的不愿起来,还好上床上还有些剩的零食,刚好可以拿来充饥了。
   半卧在被窝里,一刻都没睡下,而是玩了整整一个下午游戏。我把插座移到了床边,一边充电,一边玩游戏,因为这份贪心,因为这份坠落,自己也变成了一个玩物丧志的人。
   天黑了,(其实也没明亮过,)饥饿的我,不得不顶着寒冷起来了,去吃那黑暗的晚餐。街外寒光如流,冷雨如梭,孤光闪烁下,处处是匆影。想起昨天,还是冬阳照耀,今晚却是这般的凛冽。在小店门口,打好包,付了钱,我也匆匆往回走了。

共 559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