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花】梦非梦

来源:短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散文
第一排里面一个四十多岁的啤酒瓶二饼和旁边的一位谢顶的男人说:“你有数了吧?”   “这怎么好说?谁都有可能,就拿你的那部穿越剧来说,不正好是穿越剧方兴未艾的时候出炉的吗?难道没有可能?拿到奖可要请客的啊。”谢顶男人未置可否地回答了他,实际上等于什么没说。   “老兄抬举了,穿越剧也烂了,各家杂志社都会在网络上搜寻,只要搞一次征稿活动,给点奖金,就可以轻松收集到一大摞,现在热播的那个宫斗戏不就是网络上搜到的吗?现在出书也太容易了,你自己出点钱,再按合同自己包销个二成或三成的,立马搞定。不过话说回来,那些也就是个走马灯,像老兄你的那个《都市魅影》才是力作,经典啊!没准这次有戏,获奖可别忘了提携下小弟啊!”   在后面几排的青年作家,网络作者中间,有个三十多岁的板寸头、手上戴着个大钻戒的男人和身边的一个中年女子聊得挺投机的:“你的那本诗集我看过,也买了,真的很好,叫什么来着,是叫青草魂吧?”   “是叫秦岭魂,你也别逗我了,知道你是想让我开心,大姐请你吃顿饭没问题,问题是你要真的没看没买,请你吃饭我不就二了。”   “哎,哈大姐,你要是这么说,我他妈才叫浑呢。要不是在网上你那么耐心熏陶的我写诗,我哪会有今天,还坐了一天一夜的车,人模狗样地坐这?”   在离他们不远的一个角落坐着一个寒窑书生模样的人,一声不响地听着他们的谈话,不时投过去些许羡慕的目光,有人帮忖提携多好啊,自己在创作领域也辛勤耕耘,可是怎么都没有人看好呢?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一位美女主持人开始了开场白:“这次畅销书颁奖大会,是由省作协、市文联主办,由市图书馆,以及省市级六家资深出版社联合协办的,本着公平公正原则,发扬传统文化和前卫文化并进的方针,同时鼓励和提携新老作家的一次文化界盛会。与会者都是文化界的精英,你们的图书都已经得到广大读者的追捧和市场的认可,至于今天颁奖的书籍,也是经过了评审慎重地辛勤地评选出的,它只代表过去,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更多的优秀作品还是有待读者和市场的考量的。畅销书就得畅销,才是唯一的活路。希望经过这次的评选和颁奖,广大作者要学会摸准读者心思,摸准市场行情,找准穴位。在不失去传统和自我的前提下,多多创作出优秀作品来繁荣我们的文化生活,繁荣我们的文化市场。”   停了一下,美女主持人用眼睛扫视了一下嘉宾席上的一位老者:“现在请德高望重的胡老给我们致辞。”   台下一片掌声雷动,只见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先生在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微微欠了下身子,干咳两声,推了推鼻梁上的那副金丝眼镜。   “嘉宾们、作者们、大家好,有幸参加这次畅销书颁奖大会,已经是我第六次的荣幸了,感谢组委会给我的这个机会,文艺界的盛会不同于商业界的盛会,它是给大众带来的精神产品,而不是单纯的物质的产品。因此要求我们广大作者提供的是精神食粮。我们这次十二位评委很辛苦地评选出的四大类四十二部图书是经过了读者的鉴定和市场的肯定,销售数据的统计和众多的好评汇总得出的评选结果,所有运作程序具有合理性,合法性,因而是公正公平的。获奖作品毕竟是少数的,获奖作品是给作者的鼓励和动力,而更多的作者依然在梦想成功的道理上一步一步艰辛的攀登。过去叫爬格子,现在叫敲键盘,都是一个样,只要有耕耘,就会有收获,梦想就一定会实现……”   台下有人按捺不住了:“颁奖吧,我们等不及了,胡老致辞很好,不如赶快揭晓。”   这时主办方请来的一位文化苦旅的学者站起身来:“大家安静、安静!我这就来宣布获奖作品。”      二、   获奖作品首先是由小说类开始颁奖,宣布了八个优秀奖以后,开始颁发四个三等奖,然后是三个二等奖。   获得二等奖的一个是《第二个春天》,是几位中老年人在业余生活中走进了文学创作的道路,辛勤耕耘,用自己年轻时候的生活和晚年的生活做了对比,付出得到了回报,最终取得了不菲的成绩,它写实了人到中老年后的精神生活,给予了那些中老年后无所适从的人以正能量,去学会丰富自己的人生。第二个作品是《边走边唱》,是一部说走就走的旅游汇集,旨在告诫当今社会中的上班族,抽空去观光游览祖国大好河山,陶冶情操,提升修为,为更好地投身工作学习中,不失为一种休闲和放松的极好选择。第三部是《都市魅影》说的是在我们身处的都市中,有一群生活在阴暗中的魅影,他们的生存状态鲜为人知,但是这也是一种无奈的现实,也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和正视。   刚说完,坐在后排的一个三十多岁男子激动起来。原来就是那个寒窑书生,只见他涨红了脸,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大声说道:“这不是真的,那本书是我的原创,这个什么作者剽窃了我的作品,应该还我公道。”   一下子所有人都被这个不和谐的声音怔住了,转过身来,看到的是一个很不起眼的书生在那里为自己申辩。   “这位年轻人,你有什么话要说,是吧,可以上来和大家说说么。”主持人以为这样可以控制住这个人的情绪。   可是,这个人更加激昂地跑上了台,大声地说道:“刚才宣布的《都市魅影》就是我的原创作品。原来的名字叫做《夜色阑珊,我还没有发表过,可是前一阵我在书店发现了和我的《夜色阑珊》内容一样的《都市魅影》。我还没有反映过来这里却获奖了,这不是天下奇闻吗?谁能解释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请问这位男士,应该怎么称呼,有什么慢慢说,别激动么。”   “我叫郑毅,是一名教师,我在两年前创作了小说《夜色阑珊》。最早在自己的空间里,后来拿出来在网站发表,有人建议我出书,可是我是一个穷教书匠,拿不出那笔钱,找了几家杂志社和出版商,结果都是无功而返。可是前不久,有一天我逛书店的时候发现一本叫《都市魅影》的书,打开一看,内容几乎完全和我的《夜色阑珊》一模一样。我大吃一惊,还在想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接到市文联一个通知来这里开会,说是交流学习的机会。怎么就这么巧。居然我的这篇小说改头换面地获奖了,我不知道应该是喜是忧。”   “请问你怎么能确定那是你的作品?”   “第一你们可以看看原始记录,谁最先出现的,第二,我的原稿在自己的文件夹里,里面的很多情节是不是完全一样,而且我的那篇援交少女最后的结局是几个受骗和失足的少女都得到了教训,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在鞭笞这种丑恶现象的同时给人以希望。而现在被改写的《都市魅影》,却改成了几个少女一如既往地在失足的路上继续走下去,无疑是在推波助澜,起着不良导向的作用。”   “这不正说明这两部作品就不是同一部作品么。”   “你们不能以偏盖全,等着,我一定会维护自己的权益。”      三、   郑毅在学校里辅导夜自习的学生,很晚才回来,反正他是一个人,无牵无挂,可是却也冷锅冷灶,有点凄凉。在那条深巷子的尽头,有一条河,前不久还有一个女子从桥上跳下去,看到的人不会水性,等到报警110警方来的时候,救上来的那个女子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这人为什么有时候那么顽强,有的时候却又这么脆弱,难道生活中真的有些坎就是无法跨过的吗……   郑毅一面任由思绪信马由缰地驰骋着,一面也在琢磨着一些现实的问题,那个小叶为什么就这样也不来个消息了,如果不满意也得说清楚不是?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被相亲了,对小叶也还有些好感,不像前面的那个,一开始就恨不得想刨根究底地把你祖上都搞清楚才行……还有自己爱好的文学创作道路怎么就走的这么艰辛,想出本书真的好难,跑过几家杂志社和书商,不是那么现实就是那么功利。甚至也不问作品是什么格调、什么品位,在什么位置,能不能得到读者认可和青睐?而所谈到的大多是些进账、收益、提成和市场规律,以及商业运作成本……   忽然听到一阵笑声:“哈哈、哈哈,这些其实也很简单,只是你得真心愿意付出。”   “难道我还没有付出吗?可是我的付出总是没有得到回报。”   “你愿意和我做一笔交易吗?和我交换,你一定就可以得到回报。”这显然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怎么交换?”郑毅好奇地问道。   “我想要灵魂,你想要成功,正好可以做个交易。”   “你是谁?我在和谁说话?”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就是你的需要。”郑毅循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一袭兰色衣裾飘然而至,嫣然一笑又飘然而去……郑毅吓出一身冷汗,原来是一场梦。   郑毅是在一次看到新闻报道关于援交少女的资料后,作为一名教师,对此很敏感,经两个多月的考察酝酿,创作出了一本《夜色阑珊》的小说,期间查阅了大量资料,分析了这是一个“大叔和萝莉”的暧昧关系,打着援助教育、完成学业的幌子,实际上是一种变态的金钱和性的交易。了解了这个源头是开始于海外,后来经由港台传到大陆,先在沿海城市蔓延开来。后来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也有越演越烈的现象,一些是经济条件较差的学生容易受到物质的利诱,更多的是经济上并不算差的家庭。由于家教的缺失和不当,致使孩孩子在叛逆期经不住金钱的诱惑,滋生出贪图物质享受,以及互相攀比的心理,一步步地走向了失足。而另外一面,社会上一些小有成就的人士,披着道貌岸然的外衣,在玩弄女性的心理越来越年轻化的过程中,也就瞄准了那些不谙世事,鲜嫩如樱桃般的女学生。   郑毅感到自己作为一名教师,应该站出来揭露这种丑恶的社会现象,更应该为了挽救这些失足的少女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在这段时间里,也上百度的各种网站浏览,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的吓一跳。地下黑网站的猖獗,暧昧和隐晦,还不是一时就能说得清,打得掉的。更是让郑毅感到社会的进步是多么不容易,媒体的导向,网络的净化,和文化人的自律都和这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郑毅像往常那样在回家前到附近的超市便利店去买一些生活品,看到在隔间的货架旁有一个女子,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只见一晃就没有了。可是就在他付款的时候,感觉到一个人在自己的身上轻微地触碰了一下。也没在意,回到家后发现自己的手包已经被打开,一检查,才发现那里面有一个信封,打开一看,是一张银行卡,附带有这张卡的密码,还打了几行小字:这张卡里有五万元,是你那张U盘的定金,祝你成功。   郑毅赶紧地查看自己放在包里的那个U盘,已经不见踪迹了,是的,是她拿去了的,可是她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这么做?那张U盘可是凝聚着自己两年多的心血,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在电脑上一个字一个字敲下的四十万字的《夜色阑珊》。最近还想用他去和展望杂志社的孙老总谈谈有关在杂志上连载的事宜。是不是那个女子,对,就是那个蓝色衣裙的女子,神秘的女子。郑毅对蓝色衣裙有种特殊的情愫,在这本小说里也有写到蓝色衣裙的女子。   郑毅在小的时候,还是在初中一年级那时,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里,对一切都很新鲜,尤其是那个年轻的班主任,是才从师范学院毕业的女教师。第一天给郑毅班上课的时候,就是穿着一袭蓝色衣裙的,那种蔚蓝色,像大海,又向天空。在幼小的郑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不止一次地表扬过郑毅,说郑毅有颗善良正义的心,一定能做出一番事业。“做个像她一样的教师”——郑毅也许就是从那时暗暗地立下了这个志愿,后来就报考了师范大学,真正做了教师。      四、   在一次房地产老总们的聚会上,本市的领头羊施总,是这次联谊会的中心人物,刚刚才从喜马拉雅登山归来的施总有五十出头,虽然有些谢顶,可是却依然显得身强力壮。说话声似洪钟,他的客户们都以他的传奇口口相传,因为他原来只是个销售厨具的小老板,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装饰城的大股东。几年后就跻身C城的房地产业,有人说他的岳父是市里的前城建副市长,有人传说他的小舅子是在澳洲的一个农场主,几年前给他们夫妻注入了一笔可观的资金,而自己只拿了很少的一份股份,这就让施总有了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总而言之,这个施总是个有能力,有潜力,能折腾,会折腾的主。   武汉哪里找正规的癫痫病医院?武汉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好湘潭治疗效果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湖北能治愈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