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坟添土(散文)

    我娘去世时,姐姐不足14岁,姐姐后面,我两个哥哥是挨肩生的,我刚学着走路。父亲不让我们去给母亲上坟。他拎上供品,一个人去。他说我们年岁小,八字软,身体弱,老人又稀罕我们,一旦搂...[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再见黄师(散文)

    时光荏苒,岁月如刀,刻在脸上的是风霜。我再见母校黄师已是二十年后,当年的青涩少年,如今已是人到中年。多少往事一起涌上心头,几多滋味,几多眷念!当我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举目四望...[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那年丁香】今又回家(散文)

    母爱如水,父爱如山。习近平总书记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于我心中,母亲是碧波荡漾的绿水,父亲是那伟岸的青山。一一月前的一个深夜,风狂雨大。父母居住的老屋的屋脊上,三年前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赤脚女医生(散文)

    黄方是一位医生,跟父亲学的,父亲不是一个好医生,她恰恰学到这一点。招赘后,独立门户,老公在工地上做建筑。她靠着祖传的有限医术,勉强维持生活。几年后,两孩子的到来,让一家人的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何不事农桑·田螺(散文)

    晚上哄儿子睡觉,我说只要乖乖躺好就给他讲故事,小朋友终于安静下来我却心虚了。讲什么呢?书上有的儿童故事他知道的比我还多,我小时候倒是听过不少长工智斗地主的故事,例如某地主嫌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情长路更长(散文)

    【一】两天前接到县作协的通知,19号上午九点去县里参加敬孝征文大赛颁奖会。老公是不愿意让我去的,只要是涉及我参加作协会议的事情他就没有支持过,可我坚持要去,我的犟劲一上来了,任...[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菊韵】永久的回忆(散文)

    翻开历史的篇章,穿越硝烟的战火,蓦然回首,那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年往事,似一阵轻风,又掀起了内心深处平静而又深蕴的波澜,往事历历在目,硝烟的战火,烧毁了多少个家庭幸福的生活,战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童年“性事” (散文)

    那个时候,我不懂得什么叫“性事”,仅仅是因为我才13岁。依稀的记忆里是大人们略带黄色的玩笑,看着他们开心诡秘会心的笑我知道那是男女之间的事情。比如,村里男女偷情被别人发现,谁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相约春天”征文】荠菜香悠悠(散文)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荠菜又名护生草、地米菜,属于十字花科,是春天乡间地头生长的一种常见“菜”。说它是“菜”,其实更是“草”。它不需要谁去种,也无需谁去管理,甚...[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花】梦非梦

    第一排里面一个四十多岁的啤酒瓶二饼和旁边的一位谢顶的男人说:“你有数了吧?”  “这怎么好说?谁都有可能,就拿你的那部穿越剧来说,不正好是穿越剧方兴未艾的时候出炉的吗?难道没...[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